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606章活尸
    美女和丑女都是女人,为什么差距会这么大?

    讲道理的说,不管是美女还是丑女,作为女人的基本功能和零件都是齐全的吧,这跟魅力型男和丝男的概念是一样的,都是男人,为什么妹子们总更倾向于躺在前者的床上,而后者只能找自己小左和小右这两个女朋友?

    因为……完全不一样啊!

    妹子漂亮了,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显得赏心悦目,哪怕有两天没洗澡浑身都还是香喷喷的,但要是一个膀大腰圆皮肤比你的手还粗糙的女汉子一边擦着鼻涕泡一边痴笑着过来要你抱抱,你敢抱上去吗?

    命运对每个人并不公平,在这个看脸的社会,长得好看不好看,在出生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当然,它也是相对公平的,因为你可以选择去整容,哪怕是要承担一些风险和金钱上的压力。

    叶琉璃美不美?我想这是一个并不需要回答的问题。

    沈重山亲上叶琉璃的时候,感觉整个人都酥了,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讲到底说实话,其实也就是抱着叶琉璃压在她身上亲吻她而已,在这个开放的年代对于很多妹子来说或许这都算不上什么亲密接触,但是对于沈重山来说这感觉和滋味却完全不同。

    每个女人都是一块瑰宝,一个充满了无数秘密的宝藏,一层一层地打开她,你会感受到那种从陌生到相识、相知,然后彻底征服的那种快感,这种快感绝对不仅仅来自于的愉悦,更多的,还是一种精神和心理上的满足感。

    叶琉璃的嘴唇很软,带着一些微凉,还有一种难以言喻的芬芳,沈重山不知道怎么准确地形容此时此刻他的感受,他觉得自己就好像躺在一块软绵绵又不乏弹性的温床上,他尽力地嘬取着一切能掠夺到的甘甜,霸道地在这个女人身上打上自己的印记,对全世界宣布自己的所有权……

    而这种刺激是相互的,它不但给沈重山带来了难以想象的愉悦感受,更是带给叶琉璃极强的刺激……这种刺激完全超出了沈重山和叶琉璃的想象之外,在沈重山亲吻上叶琉璃的那一刹那,意识到什么的叶琉璃就已经恢复了自己对身体的掌控权……

    被吻了!

    这是叶琉璃二十多年来从未想过的事情,哪怕是对男女之防并不了解,甚至在这方面可以说是一张白纸,但是叶琉璃也不是傻妞,女性的本能让她意识到自己被侵犯了,而这种侵犯,对于任何一个女人来说都是不可饶恕的……

    但是对象是沈重山。

    所以叶琉璃只是生气,而不憎恨,她生气更多的还是生气自己白白地给沈重山得了大便宜,这让叶琉璃莫名地觉得自己吃了很大的亏,另一方面,女性的本能让她意识到自己不能让这种情况持续下去,否则自己吃的亏越来越多了……你看,现在沈重山的爪子就不老实地摸上来了,当叶琉璃察觉到这个混蛋居然想要摸自己的时候,叶琉璃做了一个女人最该有的本能反应……

    “啊……”一声惨叫中,得意忘形的某人直接被踹飞,在半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

    在半空中的沈重山想到了很多,他认为叶琉璃应该是已经恢复神智了,那么最大的危机已经接触,可不代表他安全了,甚至可以说自己比之前更危险了……在他身边的女人中,叶琉璃的危险系数完全可以和冥刀媲美……于是沈重山的大脑立刻开始想着应对的办法,至少,至少不能让叶琉璃认为自己是故意的!

    第二次趴在地上的沈重山觉得自己很委屈,明明自己牺牲了和贞操来帮助叶琉璃,但是自己现在却不但要安抚叶琉璃,还要想着怎么解释自己的行为……

    一个咕噜爬起来,沈重山若无其事地拍了拍身上的泥土,抬起头用严肃无比的眼神看着天空说:“你已经恢复了?既然恢复了,那么我们就分析一下到底是什么东西让你刚才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刚才你可差点真把我给杀了。”

    “现在最重要的问题不是这个吧。”叶琉璃从地上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着,袖子被撕碎的她半截手臂暴露在空气中,这让叶琉璃很不自在……

    “有东西!”沈重山猛地扭过头警惕地看着之前被叶琉璃一剑劈开一个大口子的坟墓,严肃道。

    叶琉璃轻哼一声,咬着樱唇愤恨地看着沈重山,总觉得这家伙就和一头狡猾的狐狸一样,想方设法地占着自己的便宜,一得手就立刻跑,还插科打诨的不让你追究他,更可恨的……此时自己嘴唇上麻麻的,总觉得有这个男人留下的味道……这让叶琉璃的面色绯红一片。

    然而就在叶琉璃觉得沈重山是在插科打诨转移她注意力的时候,那坟墓忽然轰的一声巨响……

    这一声巨响很熟悉,之前两人在地下大白熊的洞穴里时听见的就是类似的动静,只是那一次声势浩大的多,而眼前这一声巨响虽然没有上一次那么强烈,但是两人却就近在咫尺,因而这一声巨响对他们造成的威力绝不是之前那一次可以比拟的。

    沈重山和叶琉璃同时后退,紧紧地盯着那烟雾缭绕之中,豁然走出来一个黑色的身影。

    这身影走出烟雾之中,这是一个大约五六十岁的男性,很清瘦,他穿着一身麻袍,脸上和所有裸露在外面能看到的皮肤全是一片惨淡的白色,这种白是一种病态的惨白,没有丝毫血色,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一块在福尔马林中浸泡了很久的那种惨白一般。

    这个男人他闭着眼睛,身上没有一星半点活人的气息,甚至连呼吸都没有,他就站在原地,忽然,它仿佛像是察觉到了沈重山和叶琉璃的所在,猛地转过头来对着两人所在的方向,然后张开了嘴。

    这一张嘴,沈重山差点没恶心吐了。

    这个男人的嘴里,牙齿已经被氧化得只剩下了在牙龈上的一点点,而黑色的牙齿尖上全是那种鲜血凝固变质之后的黑红色,这种颜色不但是在他的牙齿上出现,甚至他的牙龈,整个口腔都是这种颜色,更为恐怖的是他没有舌头,嘴巴里空空荡荡,好像那条舌头早已经腐烂得干干净净。

    随着他的嘴巴张开一股恶臭袭来,那种味道就仿佛是几十年没有刷牙然后早上起床还嚼了两大口蒜跟着喝了一大口粪汤的滋味一模一样……

    沈重山捂着鼻子赶紧后退几步,而他这么一动,仿佛是触发了什么了不得的机关,这个身穿麻袍的男人居然对着沈重山瞪开了眼。

    没有瞳孔,只有两个森白的眼球,惨白惨白的眼球就好像是一团已经发霉变质的奶酪,那景象要多恐怖有多恐怖。

    “这是活尸……快后退到我身边来,没想到这个世界上居然真的有这样的东西!”叶琉璃对沈重山急声道。

    沈重山闻言扭头拔腿就跑,连叶琉璃都这么说了,那么沈重山绝对不想和这什么活尸来个近距离接触……

    就好像是被一头恶犬盯住了一样,要是沈重山不跑的话估摸着还能对峙一会,可沈重山扭头一跑,那活尸立刻就追了过来,沈重山只听见身后两个大跨步脚步重重地落在地面上的声音,然后后脑一阵劲风袭来,沈重山吓得亡魂皆冒,这玩意之前明明距离自己还有一百多米的距离,怎么才两个跨步就追了上来。

    而此时沈重山的面前,他看见叶琉璃提起长剑一剑就朝着自己刺来,沈重山和叶琉璃之间的默契完全不需要解释,沈重山心领神会地再次在地上一滚……泥土飞扬之中,沈重山听见了一声金铁交击的声音,然后就是火花四溅,沈重山从地上爬起来正好看到那活尸踉跄着后退了两步,那双明明没有任何瞳孔的眼珠子死死地盯着叶琉璃,它再次张开大嘴嘶吼了一声,似乎很忌惮叶琉璃一般没有立刻冲上来。

    而之前的那一次撞击让叶琉璃也有些气血浮躁,她深吸一口气持剑站在沈重山身边,说:“这活尸是上古流传下来的一种法门,将身前具有极其高强武功的高手尸体保留下来,然后用一种秘制的药水浸泡,经过无数年的炼化和浸泡,这些活尸没有任何意识,只剩下了本能,它们拥有生前的功夫,尽管会失去所有内力,但是药水浸泡换来的好处就是它们的肉身几乎刀枪不入,历史上出现过几具活尸,但是因为极度残忍和可怕,因此每次一出现就会引起众怒被击杀,没想到樱花宗居然敢私自炼制这种活尸!”

    沈重山咽了一口唾沫,说:“这玩意……真那么厉害?”

    “刀枪不入水火不侵,而且身上含有猛烈的尸毒,一旦被它打伤,那么那些尸毒立刻会进入体内……这毒性有多可怕我可以告诉你,我师父身上所中的毒就有一部分是用这些尸毒作为原料炼制的。”叶琉璃双目中露出刻骨铭心的仇恨,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