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609章千年老怪
    第609章千年老怪

    就在沈重山和叶琉璃冲向第一代宗主墓的时候,在他们的身前,忽然出现一个人影。

    这个男人身穿着所有樱花宗弟子都会穿着的麻袍,只是他的更讲究一些,这个男人身材中等,仿佛是在虚无中走来,他就这么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两人的面前,嘴角带着轻慢的笑意,从容得就好像看着自己已经到手的猎物一般看着沈重山和叶琉璃。

    “是这一代的樱花宗宗主,樱蝉空鸣,现在的他在这里出现应该就是借助着整个先祖墓的阵法才做到的,虽然我不知道玄机是什么,但我们眼前的他绝对不是他本体,是个幻影。”叶琉璃在沈重山耳边说道。

    樱蝉空鸣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容,最为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的眼睛是紧紧地闭着的,仿佛就像是一个双目失明的盲人,但是沈重山却莫名地感觉到他能看到自己,而闭着双眼也不一定就代表看不见,毕竟眼前所发生的一切早就已经脱离了人类现在的科学所能解释的范畴,而类似的事情他也不是第一次接触了,至于汇聚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沈重山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看,那对毫无感情的苍天之眸依然在天空之上冷漠地俯视着自己,此时,沈重山有一种感觉,仿佛这对眼睛就是眼前樱蝉空鸣的眼睛,借助这对眸子,樱蝉空鸣能看到他所看到的一切。

    “这似乎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你叫沈重山而你身边的,叶琉璃,樱花宗的圣女,你的圣女仪式还是我主持的,但是现在,你却已经变成了樱花宗有史以来最大的叛徒。”樱蝉空鸣对着两人缓缓地说道。

    叶琉璃冷淡地说:“我和我师父跟樱花宗之间从来只有交易,我不属于樱花宗,也不愿意做什么圣女,所以叛徒之说,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樱蝉空鸣笑了笑,似乎并不在意,他平静地说:“或许事实的确是这样,但是在外人看来,樱花宗的确出了一个最大的叛徒,这对于樱花宗千年来至高无上的名誉来说是不可估量的损失,所以只有杀了你们两个人,才足以洗刷樱花宗的耻辱。”

    “第一次见到无耻得这么理直气壮的人。”沈重山评价道。

    樱蝉空鸣的脸朝向沈重山,他的脸上第一次露出愤怒的情绪,说:“你不过是华夏来的一个贼子,闯入我樱花宗犯弥天大错,还不跪下!”

    随着这一声跪下出口,顿时轰然一声巨响,整个天地之间的威压都笼罩在沈重山的身上,仿佛在这一秒,沈重山就成了那个天地之间的异端,根本不为这一方天地所容,这种伤害是无形但却有实质的,就好像一个人到水里,一条鱼到了空气中,短时间或许还能挣扎一下,但是毕竟他们来到了一个完全不适合自己生存的环境,死亡只是迟早的事情。

    沈重山闷哼了一声,天地之间的排斥感和猛然增强的威压让他心浮气躁,咽下了喉头因为气血虚浮而冲上来的血,沈重山咬牙说:“别和他废话,我的感觉很不好,越是拖延下去他和这个所谓阵法的契合度就越高,我们立刻冲进第一代宗主墓里面去。”

    沈重山的话说到了叶琉璃的心坎里,两人对视一眼,同时朝着樱蝉空鸣快速冲去。

    樱蝉空鸣平淡地面对两人冲杀而来,他忽然张开了双手,轻轻地说:“在这里我就是神,神说不可前行的,必然将终止。”

    话落地,沈重山和叶琉璃同时感受到自己就好像行走在泥浆之中,每一次行走和跨步都显得无比的困难,身上好像被灌了铅一样沉重,原本他们随意的一步可以跨出数米的距离,但是此时连平常人的一半都没有,同时,两人面前的土地忽然一阵剧烈的蠕动,然后一面墙壁毫无征兆地从地底升起阻拦在两人身前。

    沈重山咬着牙闷哼了一声,怒声道:“神说!?你还真的以为自己是神!?去你娘的!”

    话落地,沈重山重重一拳捣在面前的墙壁上,半米厚的土墙居然被沈重山一拳轰塔了一半,泥块落下,沈重山抓着叶琉璃从土墙后面走出来,直接面对着樱蝉空鸣,冷笑道:“还有什么手段吗?你不是神吗?怎么不直接落下几道雷霆劈死我?”

    樱蝉空鸣的神色平静如水,伸手一点沈重山,说:“如你所愿,神说,只要挑衅神的,都将受到神罚。”

    话落地,半空一声巨响,从天空之中那对巨大的苍天之眸中落下一道雷霆,重重地轰在沈重山身上。

    沈重山闷哼一声伛偻下身体半跪在地,咬着牙低头看着地面上从自己嘴里滴下来的一滴滴黑红血迹,沈重山后悔的要死早知道就不嘴贱了,谁知道这东西居然真的能言出法随,还真的是神!?他都能嗅到自己身上的焦臭味道了,后背肯定有一块肉被劈熟了,他娘的,在沪市被雷劈,来到这里,居然还是被雷劈,难道自己人品真的这么差?

    “樱蝉空鸣!”叶琉璃从沈重山身后站出来,冷声道:“你也不过是借助秘法把自己强行融入到整个先祖墓大阵之中,时间越久威力越大没错,但是操控整个大阵对你的消耗一旦透支会造成不可逆的损伤,你真的以为天底下就没有破解之法,你在这里真的是神?”

    樱蝉空鸣看向叶琉璃沉默不语,要是换了其他任何一个人来他面前说这番话他都可以不理会,哪怕这番话的确是事实,但是叶琉璃所说的,他不能不认真对待,叶琉璃的师父叫叶浮屠!那个曾经华夏第一的高手,他的手段是自己不可想象的,更加重要的是,叶浮屠和上一任也是樱花宗历史上唯一的女性宗主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到现在都没有人知道,叶浮屠那个达到了半神境界的男人若是知道这个阵法的破解之法,他一点都不奇怪。

    “你们不就是想要进去第一代宗主墓吗?你们的目的,我也知道,你是为了解你师父身上的毒来取天醒莲的吧?你师父留在樱花宗二十年,想要的就是这天醒莲,但是你不奇怪吗,为什么当年上一任宗主和你师父关系这么好,而你师父和樱花宗的关系也是蜜月期的时候,为什么我们没有给出天醒莲?不单单是因为天醒莲太珍贵根本不可能给任何一人,更是因为天醒莲哪怕是樱花宗也取不出来,天醒莲就在这第一代宗主墓中,但是你们却是永远不可能取走的,因为天醒莲早就作为贡品祭献给第一代宗主,它是第一代宗主最喜欢的玩物,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从第一代宗主的手中拿走天醒莲,你们想要?好啊,我送你们一程,去吧,进去,去取走你们想要的天醒莲。”樱蝉空鸣哈哈大笑着把话说完,身影就渐渐地淡化然后消失,临消失的前一秒,他的脸上依然带着微笑,他轻轻地说:“叶琉璃,你以为你和你师父用二十年的时间就摸透了樱花宗千年积累下来的底蕴?那么现在就让你们看看,什么才是樱花宗最大的底蕴”

    随着他身影的渐渐消失,其实他的最后几句话已经轻微到很难听见的地步,但是最终他还是消失了,而天空上的苍天之眸也缓缓地淡化消失,沈重山抬起头扭过脸看着叶琉璃直喘气,说:“为什么虽然很轻易地赶走了他,但是我总觉得他这么一走,我们的麻烦更大了?”

    叶琉璃的脸上也露出难以确定的神色,她看着沈重山说:“恐怕师父的猜测是真的”

    “什么猜测?”沈重山表情很不好看地说,预感告诉他,这个很可能变成真实的猜测一定是个非常不好的消息。

    叶琉璃用一种很古怪的语气说:“其实不管是我师父还是那个把这个猜测告诉我师父的第九十三任宗主都不敢确定,但这个猜测大概的意思就是第一代宗主用一种办法,将自己的一口气或者说是一缕神智留了下来,他或许在某种意义上并没有死。”

    “???”

    一个人活了上千年!?

    沈重山想要摸摸叶琉璃的脑袋有没有发烧,这是要病得多严重才能说出这种话来!?

    但是叶琉璃的表情和语气却让沈重山没有这么做,这一路走来所经历的一系列事情已经很明显地告诉他,他不知道的或者认为不合理的,不一定就在这个世界上不存在。

    沈重山嘴角抽搐了一下,喃喃地说:“还真的不好说你还记得始皇墓里那个女人了么?还有那个现在还浸泡在龙脉之中等待复活的秦始皇?那都几个千年了”

    话说完,沈重山和叶琉璃对视一眼,同时发现彼此眼中的忌惮和凝重

    “好像因为师父的事情把你带入一个必死的局面了。”叶琉璃嘴唇动了动,有些歉意地说。

    “说的也是,好烦啊,我又不是单身狗,我有漂亮又有钱的媳妇,还有很多漂亮又有钱我喜欢她,她还喜欢我的妹子们”沈重山一脸蛋疼地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