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610章第一代樱蝉空鸣
    第610章第一代樱蝉空鸣

    原本还歉意满满的叶琉璃闻言忽然就不开心了,她冷淡地说:“你可以把我留下,我会尽力想办法让你活着离开的。”

    沈重山惊喜地对叶琉璃说:“真的吗?你和你师父不会怪我吧?”

    叶琉璃平淡地说:“不会,你已经尽力了。”

    沈重山搓了搓手掌一脸开心地说:“这样的话太不好意思了,那既然这样的话,别浪费时间了,我们快去求饶吧!”

    话说完,沈重山就朝着第一代宗主墓大步走去。

    “你走错方向了!”叶琉璃冷声说:“你要求饶的人在那边。”

    “别板着脸了,我什么性子你还不知道?快跟着我过来,这天底下有能让我老沈怕的事?有能让我老沈求饶的人!?我喜欢的妹子除外!再说了,这可是事关你师父的性命,你是我的,所以你的就是我的,因此得出结论你师父就是我师父,我还指望着讨好他老人家让他把你当感谢礼物给我呢”

    看着沈重山的背影,叶琉璃忽然第一次感觉沈重山这人口花花起来也不是那么讨厌了,之前她是差点真的以为沈重山是害怕要退缩了,此番心情大起大落之下,她竟然也没有注意到自己并不打算追究他调戏自己的事情,而是快步追上去,故意冷着脸说:“你这人,若是正经一些不要那么多调戏之语就完美了。”

    “那还是我吗?你喜欢的不就是这样纯天然的我吗?”

    “我改变主意了。”

    “啥主意?”

    “之前本打算不打你,但是我改变主意了,我受不了了。”

    “我靠,说打就打,注意一下场合啊喂!轻点轻点,这里是坟墓,你好歹顾忌一下”

    尽管尽力地用玩笑来缓解一下现在其实已经很重的心理压力,但是当进入第一代宗主墓的时候,沈重山和叶琉璃都不约而同地沉默了下来,他们抬起眼看向这墓穴的内部很简单,甚至简单到让两人以为自己是不是走错了,这里压根就不是第一代宗主的墓穴。

    打开墓穴进来,能够看出这里就是一个黑暗的墓穴空间,而一具棺椁就这么摆放在最中央处,它都没有被埋入地下,就这么简简单单地放着,棺椁本身也很简单,看的出来是一块巨木直接掏空制作而成,沉重的棺椁就放在中央的位置,千年来,没有移动变化过。

    沈重山和叶琉璃对视了一眼,然后走向棺椁,

    这棺椁的上面终于是出现了一些不同。

    上刻日月星辰,下刻神农百草

    这种雕刻是绝对不可能出现在寻常人的棺椁上的,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和雄心壮志才会把整个天下地上都给刻在自己的棺材上,就不怕承受不了这份威压而不得好死吗?

    叶琉璃表情凝重地说:“第一代樱蝉空鸣是那个时代最顶尖的天之骄子,据说他早在六十岁的时候就已经打遍天下无敌手,而晚年用了二十年制作了自己墓穴的大阵,然后面壁数十年,他具体活了多少年没有人知道,只是根据樱花宗的宗门志记载一直传到第四代樱蝉空鸣的时候他才下葬,完全是按照他临死之前的吩咐举办的仪式,我在上面看到过,樱蝉空鸣死不葬地,棺椁置于地面千年不坏,上刻日月星辰,下刻神农百草,据说是樱蝉空鸣哪怕是死后也会去到另一个世界继续他无敌的人生而不是进入轮回,但是我却感觉这些刻画,很可能和他传说保留一丝神智流传至今有关系到了第一代樱蝉空鸣那个地步,无敌不无敌已经不重要了,他无敌了数十年,早也就寂寞了。”

    “推开看看?”沈重山跃跃欲试地对叶琉璃说。

    叶琉璃点点头说:“事到如今也只能一条路走到底了。”

    闻言,沈重山一把抓住了棺材盖,用力一推这棺材居然没有用铆钉钉死,而是就这么随意地盖上,随着木头摩擦的沉闷声音,这沉重的棺盖缓缓地被沈重山推开当棺盖推开过了一半时候,猛然,这漆黑的墓穴中,那棺材里面忽然爆发出强烈的光芒,这光芒瞬间就淹没吞噬了沈重山和叶琉璃两人

    香省。

    许卿神色不善地看着眼前站在自己面前死死地低着头恨不得把整个脑袋都埋到地底下去去的一群许氏集团在香省分公司的负责人,她的表情很冷漠。

    “集团在香省的分公司成立并没有多久,而作为集团精心挑选出来到香省分公司来组织起框架的诸位都是明白人,香省分公司在未来集团的跨国战略中意味着什么,有多么重要这种话不需要我再重复了,但是你们居然一而再再而三地犯下这种低级错误!我来香省是来考察商业环境和香省政府签订一系列商业框架合同的,而不是来天天给你们处理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的!你们一个个拿着超过六位数的月薪,但是对于集团给你们的报酬,你们就用这种工作态度来敷衍集团!?”许卿怒声道。

    随着许卿的话,一大群香省分公司的高管把自己的脑袋埋得更低,特别是为首的那个四十多岁看起来就是养尊处优长期在衣食无忧的生活中过来的男人,不断地用手帕擦着自己额头的汗水,因为脸上的汗太多,他那副名贵的金丝边眼镜都有要掉下来的趋势这让西装革履气度不凡的他此时显得格外狼狈。

    许卿的眼神停留在他的身上,沉默了片刻之后,许卿冷淡地说:“张总裁留下,其他人先出去吧。”

    话说完,其余人给这个中年男人一个同情的眼神,默默地离开了这个套房。

    等所有人都走之后,许卿对着面色忐忑的中年男人说:“张总,我把你从下面的分公司调到香省担任负责人,目的是什么你很清楚,说能力,你开拓不足守成有余,按照道理来说现在的香省分公司需要的是一位能锐意进取的负责人,但是一方面,香省的战略地位对于整个集团的布局来说非常重要,所以我力排众议选择了你作为这个负责人,因为所有业务拓展的事情我这一次亲自过来都会谈妥,你需要做的就是按照我划给你的框架慢慢地把分公司给充实起来,其他任何有进取能力的人我都不放心,我更需要的是一个懂得我的布局能按照我的计划把分公司发展起来的负责人在这里看着这个很重要的节点,你的优点是人缘好,谁都不得罪,集团上上下下和你交好的人很多,人情也多了起来,而瞎子都看得出来香省分公司在未来几年之内是很容易出成绩的升迁跳板,我知道现在已经有不少人在私下里拜托你安排掉他们希望安插进来的人,你要顶住这些压力,不要把我寄托了很大期望的分公司变成一个鱼龙混杂给那些酒囊饭袋混吃等死的地方,而集团为了达成战略目的,绝对不惜对一些有着自己私心的人采取严厉手段,其中也包括你,明白吗?”

    听到许卿的话,张总浑身都是一个哆嗦,他深深地低下头用无比惶恐的语气说:“我明白了许总,我回去就把那些人给回绝了,而已经在走调动程序的人我也会整理成名单递交给许总的。”

    许卿满意地点点头说:“既然你明白那么最好,这是我给你的警告,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希望下一次我们的会面气氛能比这一次愉快的多出去吧对了,至于名单的事情,交给人资力资源部吧,我已经和那边的柳总说过,这些人全部会卡掉。”

    张总喘着大气离开之后,许卿有些疲惫地靠在办公椅上,旋转过来看着酒店落地窗外面香省的天空,半晌,她支撑起了身体有些头痛地揉了揉太阳穴。

    此时套房里面的门开了,林墨浓端着一壶刚煮好的红茶过来,给许卿倒了一杯说:“什么事情那么生气,刚我煮茶的时候都听见你的声音了。”

    许卿苦笑道:“集团大了,人多了,这心思就杂了,一些人平时就毫无组织纪律,我是没空腾出手来对付他们,这一次在香省和海湾省的重要战略布局他们居然还想过来搀和一手,刚敲打了一顿他们,应该能安分一段时间了。”

    林墨浓微微一笑,说:“治大国如烹小鲜,而你这集团虽然说不上一个国家那么繁杂,但是其实也差不多了,各种各样的关系需要梳理清楚,利益关系需要平衡好,你这个位置不好坐,但要是失去了冷静和理智,那么你就露出了破绽,这一锅小鲜也要乱了味了。”

    许卿靠在椅子上,有些烦闷地盯着手心里的红茶,说:“道理我都懂,可就是很烦啊不知道为什么,我眼皮一直在跳,总是觉得有一些很不好的事情会发生,今天一整天都是这样你说,是不是那个家伙遇到麻烦了?我又联系不上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