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611章那一剑的风情
    第611章那一剑的风情

    明亮又刺眼的光芒中,沈重山和叶琉璃下意识地闭上眼睛,可因为光芒太强烈的缘故,就算是闭上了眼睛还是能感受到眼前白茫茫的一片,一直到这种光芒缓缓地消失之后,沈重山再次睁开眼睛,他惊讶地发现自己此时居然站在一个小院子的外面。

    幸亏之前已经经过了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而且已经做好了自己依然在幻阵中的打算,所以尽管很惊讶,可沈重山和叶琉璃还没有到多惊慌的地步。

    静下心来,沈重山开始打量周围的环境,这是一个很小很古朴的村落,周围坐落着几处人家,每个人家都住在一个小院子中,院子里鸟语花香,阡陌道路中有小小的花草调皮地从篱笆中探出头来,偶尔能听见不远处传来的鸡鸣狗叫,还有孩童嬉戏的打闹声,一座座房屋的烟囱上炊烟正袅袅升起,一条小溪从村落中间贯穿而过,沈重山和叶琉璃甚至能看到几个农妇正谈笑着在小溪旁边洗着衣服,远处是远山藏在树林之中,这一切,显得平静而祥和,一派世外桃源的美好景象。

    “两位客人面生的很,是从外面来的吧。”一个老者背着斗笠,身前的布衣因为刚从田地里劳动结束而出汗的缘故拉开了衣襟露出汗津津的铜色胸膛来,赤着满是泥土的双脚,牵着一头老黄牛正从村头走来,看着沈重山笑呵呵地问。

    沈重山闻言回答道:“是的,不知道这里是个什么村?”

    老者哈哈笑道:“这里啊,这里叫世外桃源,叫杏花村,两位是来找先生的吧,现在就在里面,你们只管进去吧。”

    说着,老者牵着老黄牛摇头晃脑地就走了,而沈重山和叶琉璃对视了一眼,沈重山有一种啼笑皆非的感觉,世外桃源杏花村?这幻阵还真的挺有格调。

    无论如何,既然来了,会面对到谁沈重山也大概有数,沈重山推开了篱笆门,和叶琉璃走进了院子里。

    院子里空无一人,一院子的植物看起来绿意盎然百花齐放甚是漂亮,一个水缸摆放在院子的角落边,这屋子的木门轻轻地掩着,也看不清里面的景象是什么样,沈重山想了想,对着屋子里面喊道:“有人在吗?”

    刚喊完,木门嘎吱一声被推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莫约三十来岁的文质书生,这书生穿着一身古代的书生装,头戴着书生帽,手中正握着一卷书,他走出门来就对着沈重山和叶琉璃抱拳热情地笑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两位远道而来,快快来坐下,我亲手泡两壶茶,我们好好地聊一聊。”

    说着,这书生指了指院子里的小石桌,然后一脸欣喜地转身回屋去了。

    沈重山和叶琉璃面面相觑,沈重山一脸古怪地问叶琉璃说:“我怎么感觉这么奇怪?”

    叶琉璃皱眉说:“我感觉了一下,这个村子里并没有武功高强的人,都是一些普通人,而这个书生更是体质柔弱不像是什么陷阱,但我们必然是在一个幻阵中,现在还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所以先静观其变吧。”

    两人刚坐下,那书生便端着一壶茶一路小跑了出来,他脸色欣喜地把茶壶放下,取出了三个杯子然后一一斟满,感慨地说:“自从家道中落我科考落榜之后,以前门庭若市现在却是门可罗雀,已经好久没有人上门来了,两位今天来了,一定要好好地留几天,今日以茶会友,两位不要嫌弃。”

    说着,这书生端着茶杯朝两人敬了敬,示意他们喝茶,叶琉璃也端起了茶杯,只是嗅了嗅这茶香,她的表情忽然一变,而一直都观察着叶琉璃脸色的沈重山吓得赶紧放下了茶杯,尼玛这茶有毒?

    对于毒来说,叶琉璃可是甩了沈重山一万条街,能让她都变色的东西,打死沈重山都不敢去喝。

    但是让沈重山没想到的却是叶琉璃抬头对沈重山说:“喝,这茶不一般。”

    听见叶琉璃这么说,沈重山才狐疑地端起了茶杯,轻轻地抿了一口,顿时感觉口齿生津,一股芬芳和香甜从口腔中化开,这滋味就如同喝了花蜜一般,整个人都变得甜滋滋的,随着茶水入喉,沈重山通体舒透清凉,从四肢百骸中散发出一股子令人轻松的愉悦感。

    “这茶叶是我去后山采的,水用的也是山泉,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眼下也没有别的了,两位千万不要客气。”书生一脸羞赧地对沈重山和叶琉璃说。

    不要客气?沈重山听见这书生这么说,顿时就高兴了,我当然不能和你客气了,他一伸手抓过了茶壶给自己和叶琉璃满上,然后又喝了一口,眯起眼睛再次感受了一番那令人通体舒畅的感觉之后,再满上一杯,这才扭头对书生问:“你知道我们是谁?”

    书生轻轻一笑,摇头晃脑地说:“圣人曾说过,天下君子皆为吾友,我看两位相貌清奇不像是为非作歹之小人,既然如此便是君子,既然是君子,君子之交淡如水,相逢何必曾相识?”

    被这书生的一番掉书包差点没酸掉牙,沈重山勉强算是听懂了他的意思,正要说话,这书生却又说:“不过小生还有一个问题困扰了许久,想要向两位请教一番。”

    沈重山和叶琉璃闻言对视一眼,估摸着这一次幻阵的考验来了

    “人之一生有极而道无极,道无涯学海无涯,吾将漫漫而求索,然而小生却一直很苦恼,何为道何为宇宙?谁说我们现在追求的就是道就是宇宙,就是真理?小生如何知道小生现在所学所求所思所想之事皆是对的?”这书生一脸困惑地发问道。

    而他的这个问题,立刻让叶琉璃脸上露出感兴趣的神色,她细细地沉思了片刻,便越发觉得这个问题很有意思,什么是道,什么是宇宙,谁规定的道谁规定的宇宙,怎么证明现在自己所追求的就是对的?这是一个终极的哲学问题,想一想,就觉得有无数可能,但是冒出心头的每一个可能又总觉得欠缺了什么,无法明说,就好比是人为什么是人,为什么吃饭要用筷子为什么要学习,这些似乎都是很简单的道理,可是大道至简,越是简单的道理越是令人无法回答。

    叶琉璃细细地沉思着,而旁边的沈重山则好吧,学渣老沈蒙圈了。

    沈重山的表情有点尴尬,就好像是发现对方嘴角有一粒米黏着还不知道,想说又不太好意思说的样子,但是看着书生希冀的眼神,他终究还是没忍住,干咳一声,小声地说:“那个,你这是三个问题”沈重山觉得这书生很不讲道理很不客气,明明说问一个问题,怎么能一口气就问三个呢?你都说了,大家都是君子,老沈个人对此是不反对,毕竟君子谁都想当,被人捧一手的滋味还是十分不错的,但是你拿三个问题来为难人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

    “”

    性子清淡如叶琉璃此时都有一种把沈重山这个大煞风景之人丢出院子的冲动。

    那书生愣了愣,然后大笑道:“对对对,先生说的是,是小生唐突了这确实是三个问题。”

    在这书生的大笑声中,沈重山和叶琉璃眼前忽然强光再次出现,小院,鸟语和花香还有那书生全部被强光淹没,渐渐地两人的世界再一次被强光取代,当一切重新回归到平静之后,他们发现自己身处的地方又换了。

    这是一座雪山,天空高原,群山连绵,雪山只有一条满是冰雪的小路,山路难行,雪山更是路滑无比,而在他们身前,一个人影手持长剑正在慢慢地行走。

    这人四十多岁,豁然转过身来,赫然是那老了二十多岁的书生。

    这书生不对,现在应该叫剑客,这剑客看到两人,脸上露出舒心的笑容,说:“两位故友久违重逢,一别二十年,可还好否?既然相见,不如接某一剑,看这巅峰的江山,是如何的寂寞如画。”

    “这是我这辈子听过最装逼的话,我要记下来,以后拿来装逼。”沈重山认真地对叶琉璃说。

    话还未说完,那剑客扬手就是一剑,这一剑,看似轻描淡写,如同三岁的孩童随意的泼洒,但是简单之中,却有大道蕴含其中,沈重山骇然发现面对这一剑自己居然兴不起抵抗的勇气。

    这一剑,仿佛就是大道之剑,无论从什么地方来,如何来,让人感觉都是接不住的,这一剑,直接摧毁了任何面对它的人整个精神意志,与其说是剑强,不如说是剑意强,这种剑意,已经到了领悟真谛,随手便是道的境界。

    而更让沈重山骇然的是这剑客手中的剑这把剑他就是变成了骨头渣子都不会忘记,这分明就是自己的太昊剑!

    太昊剑,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为何会出现在这书生所化的老了二十年的剑客手中!?

    就在思索着这一切的时候,剑光漫漫,已然淹没两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