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612章天醒之莲
    第612章天醒之莲

    毫无悬念的一剑,包括叶琉璃在内,两人毫无反抗余地地被秒杀。

    这不管是对沈重山还是叶琉璃而言,都是从未有过的事情,这一剑之强,强过了叶浮屠给沈重山的感觉,甚至也强过了大长老给沈重山的感觉,他觉得就算是这两人回归到巅峰状态,面对这一剑都不可能抵挡,这已经不是人能挥出的一剑,这种剑,一旦出世,毁天灭地,毁道灭宗!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强得这么离谱的人吗?

    沈重山心头忽然出现了一种恐怖的想法,要真的这么强,那么这游戏还怎么玩?对方随手一剑,自己连反抗能力都没有直接被秒杀,这游戏还有必要玩下去吗?

    这就是第一代樱蝉空鸣的实力?那个所谓神的实力确实是神,这已经超出了人类的范畴之外。

    难怪这一代的樱蝉空鸣那么放心,甚至还直接告诉他们天醒莲就在这坟墓之中,面对这种敌人,怎么可能抵抗?

    无数的念头纷至沓来,而当沈重山眼前模糊的世界缓缓地恢复清明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和叶琉璃又出现在了第一次来到这里时的那个院子中。

    身前,是一个老者。

    这个老者须发皆白,笑容满面,很是可爱可亲的模样,年龄也不知道多大,只是他站在那里,仙风道骨,让人完全感受不到一星半点的存在感,仿佛他在那里就是空气,什么都没有,但又仿佛他无所不在,左边、右边、前面、后面,任何一个位置都有可能是他真正所在的地方,而眼前出现的,不过是他希望你看到的模样而已

    恐怖!

    这种级数的对手,已经不是任何手段和心智能抵抗的,一旦实力的差距拉大到一定的地步,那么任何阴谋诡计都是苍白无力的,因为对方的实力已经到了随手就可以抹杀你的地步,所以这些手段都没有用。

    显然,这种感觉叶琉璃也感受到了,她前所未有地紧张起来,如临大敌死死地看着眼前的老者。

    这老者笑容可掬地看着两人,缓缓地说:“两位老友,我们又见面了一眼过去,已经是一百年,我从书生到剑客,到现在归隐,一辈子都在寻求当初的那三个问题的答案,但是一直到现在,我都想不明白那三个问题的答案是什么。”

    “你是樱蝉空鸣!”沈重山凝眉说。

    老者微微一笑,说:“我就是樱蝉空鸣。”

    果然,所有的猜测的答案浮现出水面,尽管心里早就已经做好准备,但是当真正地见到眼前这活在一千多年之前的无敌强者时,沈重山还是觉得有些梦幻和虚假一个人,怎么可能跨越千年的时空?

    “你是个书生。”沈重山叹了一口气,他忽然有些明白这个幻阵存在的意义了

    “是的,我就是个书生,我父亲是个秀才,我母亲是大家闺秀员外之家,我衣食不愁。”老者点头回答。

    “后来你投笔学武,追求武学的巅峰。”沈重山又说。

    “是的,贼人杀我满门一百六十七口人,除我之外没有一人活下来,我意识到作为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没有办法报仇,我去告官,县令老爷惧怕那些江湖人士的势力,不但为我伸冤做主还将我打了十棍丢出县衙,从此我就学了武,我发誓要报仇,我做到了。”老者继续点头。

    “报仇之后你想到了那三个问题,于是想要弄清楚,于是你攀向武学巅峰,你认为只有走到了巅峰才能有资格弄清楚这三个问题的答案。”沈重山又说。

    “你说的不错,我走到了巅峰,我打遍天下无敌手,他们称我为神,武神,可我觉得不是,因为我觉得我眼前的世界被蒙上了一层纱,让我始终无法看清这个世界的真谛。”老者依然说。

    沈重山叹了一口气,问:“你到底活着,还是死了?”

    老者淡淡一笑,说:“你们认为我活着,我就活着,你们认为我死了,我就已经死了。”

    “别说屁话!”沈重山忽然爆发,他一脸凶相地盯着老者,凶神恶煞的模样似乎打算随时冲上去揍一顿这个老头一般,看得叶琉璃吓了一跳,她觉得沈重山太冲动了,这种时候自己两个人加起来也不是对方一根手指头的对手,这不是找死呢么?

    老者看向沈重山,风轻云淡,似乎丝毫不为他的不敬而生气,而是说:“我临死都没有想明白那三个问题,我布置下了幻阵,保存我一缕神智,期待未来有一天能有人解答我的疑惑,他们却将我这一缕神智当成了保护伞,却不知道,后代弟子不肖,我这祖师又如何能帮得了他们?所谓樱蝉空鸣,所谓神,只不过是天下之人眼前被纱所蒙,何为道,何为真理,何为宇宙,你我所追求之宇宙无极,道理无极,谁说了算?你我又如何知道所谓的真理就是对的,所谓的道就一定是正确的?可悲,可悲”

    “你的问题,我们解答不了,你想了一辈子都没有想出来,我们俩加起来活的年纪还没有你的零头大,所以肯定不知道,但是我们来,是为了天醒莲而来。”沈重山索性豁出去,很光棍地就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天醒莲便是此物吧。”老者一伸手,手掌之中忽然出现一朵莲花,这莲花很小,巴掌大,雪白,根茎须叶清晰,花瓣九朵,最神奇的是那花蕊,花蕊之中有湛蓝色的星空在缓缓地旋转,那模样,仿佛这天醒莲就蕴藏了一个世界一般,这天醒莲才出现的一刻,沈重山就觉得异香扑鼻,光是香味就让他感觉通体舒服,整个人神智都清明了不少,好像被彻底洗涤了一番一样。

    终于见到天醒莲,看到它的那一刻,叶琉璃整个人都激动了起来,这天醒莲蕴含着救师父一命的全部希望,对她来说,自己的性命都可以不要,但是师父的病却一定要治好,这一路走来,九死一生都不为过,但是她从来没有说苦说累说害怕说后悔,为的,不就是这朵小小的天醒莲?

    但是叶琉璃也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更加清楚眼前的老者是一个什么样概念的恐怖强者,说一句不好听的,对方哪怕是一丝灵魂状态,随手一下,就能让两人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而叶琉璃的所有反应,都看在沈重山的眼中。

    此时,老者的话传了过来,他说:“要这天醒莲可以,我已经是死去千年之人,这玩意留在这里也是暴殄天物,至于那些不肖子弟,不需管他们,但是你们却必须要回答我那三个问题,若是答不出来,接我一剑也可以,但是这一剑却是我领悟大道一百年所悟透的一剑,我称它为忘,喻意为忘记一切,忘记生死,忘记轮回,忘记这宇宙诸多烦恼纷杂,接下一剑,海阔天空,接不下这一剑,在这里你们死了,外面也就死了,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叶琉璃盯着那天醒莲,眼神闪烁,她一定要得到这天醒莲,哪怕是付出自己的生命也再所不惜,所以听见老者的话她的第一反应就是要答应下来,可是她还未开口,却听见沈重山说:“把这个女人弄走,爷们之间的事情,我们解决。”

    听见沈重山的话,叶琉璃大惊,她怒道:“沈重山,你胡说什么!你知道不知道”

    话还未说完,老者便是一笑,若有深意地看着沈重山说:“还是一个痴情种子,也罢,我一生未曾娶妻,也不知爱恨是何滋味,你愿意为她而死,我成全你就是。”

    话说完,老者一挥手,叶琉璃猛地消失在原地。

    叶琉璃精神一阵恍惚,当再次清醒的时候她发现自己赫然站在那漆黑的坟墓之中,身前是那一具棺椁,一切都没有变化,唯一不同的是她身边空空荡荡的,没有了那招人烦的家伙,听不见他的声音也看不见他的嬉皮笑脸,就剩下了她一个人。

    这一刻,叶琉璃心中忽然重重地一空,仿佛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般,这种落差让叶琉璃脸色一阵苍白,她忽然觉得心中的一种羁绊忽然断了,这羁绊无声无息,但是却真实存在,可在它断掉的一瞬间,叶琉璃多年来未曾有过变化的功力忽然猛涨了一大截。

    叶琉璃越发出尘,越发清冷,越发的遗世独立。

    但是她却高兴不起来,她知道那羁绊是什么师父说过,她这一生会有一个情关要过,情关难过,斩断了情丝,便是大彻大悟,而斩不断情丝,一生的成就仅限于此现在那羁绊断了,情丝没了,叶琉璃也明白了自己的情关应验在谁的身上,同时也明白了这份情,似乎已经不斩而断。

    “啊!!!!”叶琉璃猛地仰头发出一声尖锐凄厉喊声,音浪从她身上扩散而出,轰轰轰,整个坟墓,轰然崩塌。

    远在香省,哗啦杯子砸落在地面变成无数碎片,滚烫的咖啡泼洒在名贵的地毯上,叶琉璃和林墨浓同时面色苍白地站起来,透过窗户,她们不约而同地看向远方那,是霓虹的方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