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616章保护费
    因为钱确实不多的缘故,五百块钱要最少买两套平时换洗的衣服,所以两人并没有去很高档的商店在那些商城专卖店里五百块钱大概就够买一条皮带的,不过在华夏,就算你并不是什么有钱人,但总也不缺少你所拥有的钱正好所能买得到你想要的东西的地方,在一个批发市场,赫连秀秀很贴心地帮沈重山选了两套衣服,沈重山对此到是并不怎么在意,穿什么对他来说并不是生活的必需品,能遮风保暖并且看起来不是那么蠢就是他的基本要求了。

    买好衣服出来已经是晚上十点钟左右,这个时间在大城市里和白天唯一的区别就是没有太阳,而且自己也不用坐在办公室和教室里守着规矩,十点,正好是夜猫子们出来活动的时候,吃货们出来觅食的时候,情侣们从电影院散场出来考虑去哪个宾馆开房间的时候。

    沈重山和赫连秀秀肩并肩从批发市场出来,两人商量之后决定步行回家,三站路,走路慢慢走也只需要半个小时,大家都很默契地没有提出坐公交车什么的,多煞风景啊。woshinibaba

    在经过一个小吃街的时候,赫连秀秀去买了几串烧烤,递给沈重山一边走一边吃。

    “我之前好像听你妈妈说过,你不想出去找工作?为了这个你还经常和你妈吵架。”沈重山嚼着一串羊肉串,问道。

    赫连秀秀叹了一口气,有些低落地说:“是啊我也知道家里辛辛苦苦供我读书让我大学毕业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但是我真的不想和那些人一样在一个公司找到一个普通的工作然后过着每天都麻木不仁的生活,我知道自己的性格,不适合在职场里生存的,我想的是守着现在这家书店,攒点钱然后以后开一家咖啡厅,就在一个街角的位置,我都想好了用透明的玻璃窗做墙面,每到下午黄昏的时候琥珀色的夕阳照射进咖啡厅里,然后养一只猫,懒懒散散地趴在阳光下晒太阳,你不觉得这样的生活才是真正的生活吗?”

    沈重山闻言哭笑不得地说:“但是你妈可不这么想,再说,这种想法虽然很好,也很有情调很小资,但是毕竟梦想不能当饭吃,虽然我不太了解杭城的房价,但是在这样的城市租一个位置稍好一些的店面也不是一件很廉价的事情吧,更何况装修、维持经营和生活,都是要钱的不是吗?你们家的书店生意似乎并不是太好。”

    赫连秀秀闻言低落地说:“的确不好,现在买书的人已经很少了,就算是有也会去网上或者一些大书店买,就连新华书店那样的国有大型书店都快过不下去了,我们家这个小书店很多时候一个月都不一定能卖出去十本书,妈妈早就想要把书店关了换一个其他的生意做,或者出租给别人,但因为这个书店是从爷爷的手里继承下来的,我和爸爸都坚决反对这才拖下来更麻烦的是,不但是生意不好,一群小流氓还每隔一个月就来捣乱,去年爸爸就被他们打伤了,报警了也就是当时两天好一些,风头一过那些小混混又回来变本加厉地欺负我们,我们一个家在那,他们随时能报复我们,所以后来我们也屈服了,只能求他们少收一点保护费。”

    沈重山闻言扬起眉毛,说:“还有这样的事情?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敢来受保护费?”

    赫连秀秀刚要说话,手机忽然响了,原来是赫连秀秀的妈妈不放心女儿和沈重山单独出来太久,眼看都快十一点了,于是忍不住打电话来询问情况赫连秀秀说明了情况之后就挂了电话,但是显然她也并不像继续再这个很烦人的话题上继续谈下去,于是两人就加快了脚步回家。

    之后几天,似乎对沈重山工作的事情格外上心的赫连秀秀妈妈一直都在催促赫连理关于工地给沈重山找事做的事情,赫连理去询问了一番,得知工地上暂时也不需要一个毫无经验的新人,毕竟虽然做的都是体力活,可是工地上的体力活也是有风险和经验之谈的,特别是一些比较特殊的工种,之前就发生过没有经验的新人胡乱操作结果搞的施工方和建筑方都很被动的事情,但是赫连理毕竟是老员工,他好说歹说之下,工地上主管人事用人的经理总算是表示过几天工地上一个看管现场的保安会辞职回老家,如果沈重山愿意的话可以接替这个工作。

    “其实就是纯粹的保安工作,主要负责看好大门不要被没有佩戴证件的人进来,也要负责工地上的一些材料被外人偷走,工作不轻松时间还长,并且工资很低,我觉得年轻人不太适合这个工作。”赫连理自己都觉得这个工作实在有些委屈沈重山了,在吃饭的时候主动说。

    “工资很低是什么意思?有多少?”赫连秀秀的妈妈最关心的就是这个问题。

    “保险什么的全部都没有,一旦出了事情要自己负责工地管午餐,一个月休息一天,工资的话两千块钱。”赫连理回答说。

    赫连秀秀闻言就皱起眉毛,扭头对沈重山说:“太苛刻了,而且完全没有任何劳动保障,这种条件根本就是违法的,不要去!”

    沈重山笑着对赫连秀秀说:“我没文凭也没有其他什么特别出众的本事,能找到一份工作赚点钱已经不错了,赫连叔,麻烦你明天和经理说一下吧,这份工作我做,等你们现在的保安正式辞职离开之后我就去。”

    赫连理神色有些不忍,他张张嘴想要说什么,但是却被老婆在桌子底下踢了一脚,赫连理有些无奈地看了自己老婆一眼,叹了一口气,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而赫连秀秀的妈妈则笑容满面地夹了一块肉到沈重山碗里,心情愉悦地说:“小沈呀,你这样的想法很好,比秀秀懂事多了,现在赚点钱多不容易哦,能有一份可以赚钱的工作就很好了,我们又不是什么富贵人家,起步肯定是比较辛苦的,我相信你能吃得住这份苦的,说不定到时候经理一看你是个干活的材料,让你转行做其他工资更高的工作呢,阿姨相信你!”

    沈重山笑了笑,说了一声谢谢阿姨,然后给了绷着脸的赫连秀秀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

    就在这刚吃饭的当口,门外忽然传来了一阵嘈杂的脚步声,赫连秀秀一家人脸色一变,然后沈重山就听见一个公鸭嗓一般的男人声音在门口喊道:“喂,还有没有活人?今天已经到了交保护费的时候了,有活人的话出来把钱交了,别让哥几个生气啊。”

    听见这话,赫连秀秀的脸色立刻就变得很难看,那是一种很生气愤怒但是不得不压抑下来的表现,她的手死死地捏着筷子,对同样脸色很不好看的父母说:“爸妈,那些人又来了,我们报警吧!”

    赫连理叹了一口气,说:“报警有什么用,也不是没有报过,但是每次都是象征性地把他们赶走过两天他们又来了,我们根本招惹不起他们,算了,还是把钱给他们吧我卡里还有几千块钱,先给他们应付过去。”

    “可是这样下去总不是办法!”赫连秀秀怒声说。

    此时房门忽然被推开了,一个身材魁梧脸上带着一道刀疤看起来就很不好对付的光头大汉站在门口笑嘻嘻地说:“哟,正吃饭呢?怎么样,这个月的保护费准备好没有?要是没有的还,哥几个可好几天没有吃饭了,只能在你们家一起吃了。”

    后面一个高瘦的小黄毛挤了过来,嘿嘿笑着说:“狼哥,跟他们还客气什么,要是不给钱直接把店给砸了再说呗。”

    光头狼哥靠在门框上,色咪咪的眼睛在赫连秀秀身上不断地转来转去,他说:“瞎说什么,我们可是遵法守纪的好市民,砸人家的店是犯法的这种事情怎么能随便做呢?再说了,他们家也没有说不交保护费嘛。”

    说着,他斜眼看向赫连一家人,说:“我的脾气还不错可我兄弟的脾气就不怎么好了,怎么样,别浪费时间了。”

    赫连理的脸上全是愤怒和无奈,最终他还是叹了一口气,站起来打算给钱,但是却被沈重山一把按住了。

    沈重山抬起头看向狼哥,皱着眉头很认真严肃地说:“你们是来要保护费的?能不能告诉我你们保护这里什么东西了,是保护这家店年年收益几十万还是保护这一家人身体平安健康?如果没有的话,你们凭什么要保护费?无功不受禄,这些钱给你们,你们真的好意思拿走吗?”

    听见沈重山的话,狼哥乐了,他嘿了一声指着沈重山说:“小子,哪里蹦出来的?看你面生的很,不是这一片的吧?那就对了,这一片的人几个不认识我光头狼,谁敢问我为什么收保护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