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619章很重要的人在等着我
    第619章很重要的人在等着我

    混混们不但不收保护费了,甚至还排着队争先恐后地掏钱买书这一幕别说是看了,赫连秀秀连想都不敢想。

    一直到狼哥他们抱着书千恩万谢地走了,赫连秀秀才用一种无比惊奇的眼神看着沈重山说:“你怎么做到的?”

    “你不是全程都在看嘛,不过虽然他们表面上是现在这种很高兴很庆幸的态度,但是难保之后会不会反水,要是再来找麻烦的话,就没有这一次这么好解决了,因此这几天还是小心一些比较好。”沈重山对赫连秀秀笑道。

    此时,赫连理夫妇俩也走了出来,赫连秀秀的妈妈古怪地看着沈重山,那表情和神态虽然说不上惧怕但是也明显和之前有所不同,到是赫连理更自然有些,他有些为难地说:“小沈啊,今天的事情实在是麻烦你了。”

    沈重山对赫连理说:“赫连叔没事的,我在你们家白吃白住,遇到了事情自然也要出一份力,我想他们短时间内是不会回来了,要是再找麻烦的话,也还有我,总之,你们就不用担心这件事情了。”

    赫连理欣慰地点头说:“好好好,那真的是太感谢你了。”

    微微一笑,沈重山并未说什么,转头看向赫连秀秀,却发现后者正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似乎是知道自己被发现了,赫连秀秀一惊之后俏脸羞红地转过头,沈重山微微一笑

    这一幕,都被赫连秀秀的妈妈看在眼里,她一皱眉,有些狐疑地在两人中间扫来扫去

    杭城市府家属大院。

    一号别墅今天迎来了新的主人,陆清影被调到这座南方重要的省会城市担任市委书记,说是一次重要的高升不如说是一次非常严峻的考验,杭城的情况不比沪市,沪市之前有那么多前人已经打下了一个良好的基础,可以说沪市本身除了享有得天独厚的地理和历史优势之外,但凡是京城那边的新政策也总少不了沪市的好处,毕竟沪市作为华夏的经济中心对于新政策是非常敏感的,而它本身也可以作为新政策在全国铺开之前的一个试验点,因此类似近年来的自贸区和早年的港口规划,沪市都是拔得头筹,换而言之,沪市自己已经形成了一个非常良好的自我循环体系,整个沪市的市场和制度架构让这座城市自觉地朝着前方发展,若不是遇到战争或者重大的自然灾害之类的天灾,它的脚步并不会停下,所以在沪市当市长其实真正的压力还没有那么大。

    但是杭城不同,作为浙省的省会城市,杭城的情况可谓是整个浙省的浓缩版,作为沿海省份,浙省的主要经济支柱是轻工业和房地产,而随着国家经济形势的调整,轻工业目前的前景不容乐观,房地产更是国家主控项目,因而浙省大热的两个支柱产业前途并不被人所看好,这两年的经济形势也是一再严峻,而此时此刻把她调到杭城担任市委书记,自然代表着京城对她的看重和考验。

    陆清影自己的压力也很大,但是调令已经到了面前,她这个位置要动是不能逆转的既定事实,因此在规定的报到时间,她来到了浙省省委报道,今天她刚刚在京城来的组织部副部长以及浙省省长和组织部部长的陪同下完成了入主市委的第一个会议。

    回到别墅里,陆清影脑子里想的还是今天白天组织部副部长宣读自己任命的时候,底下来自杭城三套班子的主要领导干部们那古怪的眼神,叹了一口气,陆清影已经意识到在自己陆家的实力相对较弱的浙省,自己的这一次履新并不会那么轻松。

    一想到明天还要作为浙省常委第一次参与常委会,陆清影就有些烦闷,在浙省陆家的实力非常弱,虽然现任的浙省省长和自己家里的关系不错,但是作为一个年龄快到线马上就要退居二线的他今天能来市委帮自己站台已经算是难能可贵,而接下去的事情也未必就能那么顺利毕竟树倒猢狲散,一个领导在一线位置上的时候自然是呼风唤雨追随者甚众,但大家现在眼睛都雪亮着,一旦这个领导要退二线了,手里头没有了权力,那么还能有多少人会听他的?还是要看自己是否能在最短的时间内交出一份令人满意的答卷,否则的话就算是现任省长打算把他的人脉关系交给自己,那些人也未必就服自己的话。

    来到楼上,陆清影打开房门就见到自己的卧室里一个人影坐在床上发呆,叹了一口气,陆清影打开灯对坐在床上的陆映月说:“说好陪我一起来杭城报道,怎么自己一个人坐在这里?还在想沈重山吗?”

    陆映月转过头,陆清影看见的是陆映月手里捏着的手机屏幕上赫然是她和沈重山的合影,还有就是陆映月那红肿的和小兔子一样的大眼睛。

    “还是没找到”陆映月带着哭腔咕哝道。

    陆清影坐到陆映月身边,伸手摸着陆映月的小脑袋说:“那个叫叶琉璃的女孩子不也是说了吗,他并没有死,只是失踪了而已,许卿她们在全力寻找,我也和家里说了一下,别的不谈沈重山作为陆家和许氏集团合作的重要中间人,他的安危对陆家也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家里也同意动用一些渠道力量来帮忙寻找,至于我的话,我也知道你跟着我过来是为什么,今天我刚报道还没上班,明天去省委开会之后,我会让相关的部门帮着一起找的只要他在华夏,在这种力度的寻找之下,不可能找不到他,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陆映月抬起头眼泪汪汪地看着陆清影说:“可我还是好想他好担心他啊,他会不会出了什么事”

    陆清影叹了一口气,揉着陆映月的脑袋说:“许卿不是说了吗,她的身上有一只和沈重山性命相连的蛊,那只蛊还在,沈重山就不会有问题的,相信我,只要再等一段时间,一定能找到的。”

    陆映月神色黯然地点点头,抱着膝盖不说话了。

    “好了,后天你还有课,明天就要回去沪市,今天先去洗澡早点休息吧,明天我安排人送你回去今晚要和我一起睡吗?”陆清影站起来说。

    陆映月抬头看着窗外皎洁的明月,喃喃地说:“那他现在在做什么呢?”

    “为什么就是一点都记不起来呢?”沈重山坐在书店的门口,抬起头借着清冷的月色看着天空那皎洁明月,喃喃地说。

    身边,赫连理走了过来,他找了一张椅子坐在沈重山旁边,掏出一盒烟抽出一支递给沈重山,沈重山犹豫一会,还是接了过来,点燃之后他很熟练地抽了一口,吐出一道烟雾。

    “还是在想你忘掉的事情吗?”赫连理问。

    沈重山点点头,说:“但也还是没有什么头绪。”

    “我觉得你以前应该不是一个普通人。”赫连理用很认真的语气说。

    沈重山哈了一声,扭头对赫连理说:“赫连叔,什么算是不普通的人?其实在我看来,赫连叔你这样的才不是一个普通人。”

    赫连理有些纳闷地挠挠头,他憨厚地问:“为什么?”

    “一个男人独力支撑起一个家,在杭城的消费可不低,但是这么多年下来了,尽管辛苦你还是坚持下来了,正是有无数赫连叔你这样的人,才有那么多个虽然看起来平凡但是其实很不平凡的幸福家庭,这样难道还普通吗?”沈重山眯起眼睛说。

    赫连理哈哈大笑,说:“生活不就是这样的嘛不过小沈,那份工作你要是不愿意的话,我还是去帮你回了吧,说实话,很辛苦的,而且你年纪轻轻的一个小伙子去工地上当保安也会被人看不起的。”

    摇摇头,沈重山说:“不用了赫连叔,我也觉得我应该出去接触一下这个社会了,或许多和一些人接触了之后我会记起什么东西来,再说,我天天在你们家这么住着也不是一个办法,我打算攒一点钱然后自己找个房子搬出去。”

    “为什么?是不是因为秀秀妈?你别理她,她其实就是刀子嘴豆腐心”赫连理解释道。

    沈重山摆摆手阻止和赫连理的解释,他说:“并不是因为这个原因,阿姨其实也是好心肠我知道,在我刚来的那段时间尽管家里没什么钱阿姨也还是主动去买了很多东西给我进补,要是阿姨真的是个坏人的话,我想我也没法在这个家里停留这么久吧,只是生活上那些逃避不开的柴米油盐让阿姨不得不多考虑一些,我是很理解的,所以也希望赫连叔你们能理解我我总觉得,有很多很重要的人还在等着我,我要去找到她们”

    赫连理沉默了一会,叹了一口气,拍了拍沈重山的肩膀,说:“小沈,不管怎么样,赫连叔家的大门都为你开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