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620章给我去买烟去
    第620章给我去买烟去

    两天之后,沈重山和赫连理一起去了工地,而沈重山这才发现赫连理所在的工地居然是杭城数得上的大项目,一个商业cbd的建造工地,这个商业中心连沈重山都知道它是杭城未来三年最重要的规划,杭城打算在这里打造出一个城市的副中心,这里将汇聚杭城绝大多数的公司和商业集团,它包含游乐场、购物中心、步行街等等设施。

    这样一个巨大的项目自然需要很多施工方来一起建造,而赫连理所在的施工方则负责其中一幢大楼的建造项目,在这里,工地内一个简易的办公室中沈重山见到了赫连理所谓的管着工地上人事工作的经理。

    这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穿着一身便服脖子上带着一个工牌,沈重山注意到那上面有男人的照片和名字、职务等信息,这个男人叫李栋梁,很普通的名字,职务确实是现场经理。

    两人进门来的时候,他正在打电话,一边在电话里说着什么,他一边挥挥手示意两人随意坐下,赫连理却弯着腰带着巴结的笑容对对方笑了笑,然后拉着沈重山在旁边坐着他说到底也不过就是工地上的一个普通工人,上面有班长有组长还有工头,再上面就是经理,在经理的面前,他哪里敢随便坐。

    等了一会,李栋梁打完了电话,抬起眼看着两人,眼珠子在沈重山身上转了转,然后对赫连理说:“老理啊,这就是你说的远房侄子?”

    赫连理忙点头陪着笑说:“是的是的李经理,他就是我前几天跟您提过的想到工地上谋个差事的侄子,叫沈重山,他刚从老家来杭城,这不是一时半会没什么工作,就寻思着到工地上看看有没有什么机会,我看他手脚勤快人也老实,这不是正好缺了个保安,就带他来见见李经理。”

    说着,赫连理给沈重山使了一个眼神,沈重山便对李栋梁说:“李经理你好,我叫沈重山。”

    李栋梁点点头,他从办公桌后面站起来对沈重山说:“虽然这一次招的只是一个小小的保安的位置,它并不起眼,但是你不要小看这个位置,你们是工地的第一道防线也是最重要的防线,很大程度上工地的安全重担都落在保安的身上,而且我们建造的是许氏集团的项目,这幢大楼是未来许氏集团的在浙省的分公司的驻地,所以许氏集团也非常重视这个项目,经常会派人来巡视,因而一定不能出任何差错,否则我们建筑公司从上到下从你到我都吃不了兜着走本来按照制度的话还需要走一个流程,但你既然是老理介绍来的,人品方面相信应该没有什么问题,明天就来上班吧,工地管你一顿午饭,其他的吃住自己解决,待遇的话每个月两千块,有数了吗?”

    沈重山眉头动了动,问道:“许氏集团是沪市的那个许氏集团吗?听说是很大的公司”

    赫连理正奇怪沈重山从来不是一个多话的人,怎么会忽然问这个其实和这份工作一点关系都没有的问题,而李经理闻言脸上却是露出了自豪和骄傲的表情,说:“没错,就是那个许氏集团,这一次我们公司能承建这个项目也是老板花费了很大功夫才弄来的好了,这些跟你都没有什么关系,你们先出去吧,其他的事情老理会告诉你的。”

    从办公室里出来,看着叮叮当当繁忙的工地,沈重山抬起头看着已经初具雏形的许氏集团办公大楼,那大楼上挂着许氏集团四个字的横幅,对身边的赫连理问道:“这就是许氏集团的办公楼?”

    赫连理也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大楼,用很感慨的语气说:“是啊,有二十六层高,还只是人家一个分公司的大楼而已,不知道多少公司连主公司的办公楼都没有这么气派,这是有钱人听说许氏集团的老板还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孩,啧啧,人比人气死人啊。”

    “许氏集团”沈重山皱着眉头喃喃地重复了一遍这个如今在华夏商圈俨然越来越威严的名字,脑海里不断地有无数零碎的片段如同放电影一样闪过,他总觉得这个名字对自己非常非常的重要,但是无论如何就是想不起来到底是什么事情

    “我先带你去认识一下你以后的同事吧。”并没有察觉到沈重山异样的赫连理扭头说道。

    跟着赫连理,沈重山来到了工地门口的简易工棚里面,推开一个房门沈重山发现这里就是一个休息室和办公室合二为一的简易移动工棚,屋子里面乌烟瘴气,几张宿舍里常见的上下二层的床,床上凌乱地挂着一些脏兮兮的衣服和衣架,烟雾缭绕之中沈重山见到几个男人正围着办公桌在打牌,从他们身上的制服可以看出他们就是这里的保安。

    “刘队长,这就是我侄子,刚去见过李经理了,说是明天就来上班,我带他过来认认人。”赫连理如同一个老好人一样脸上带着笑脸,进屋子就开始给每个人散烟,并不是什么好烟,几块钱一包的廉价烟,所以之前在李经理的办公室里他也不敢向平时都抽中华的李经理递烟,但到了这里就不同了,大家都是一个档次的人,也没有什么好与坏之分。

    刘队长是一个身材挺魁梧的男人,他接过了赫连理递过来的烟,抬起头看了沈重山一眼,冷淡地说:“知道了,不过这么一个小身板来干保安他能行?”

    赫连理忙笑道:“肯定还是有很多不懂的地方,以后请刘队长你多多关照一下。”

    刘队长咧嘴一笑,拍了拍赫连理说:“放心,咱们也是老熟人了,你的侄子就是我的侄子,哪里有不关照的道理,嘿嘿嘿。”

    这个李队长充其量也就是三十来岁的样子,他这么一句话显然是在占沈重山的便宜了,沈重山微微扬起眉毛看了对方一眼,而赫连理赶紧给沈重山使眼色让他不要冲动。

    工地上事情不少,赫连理也没有能久留,待了一会就被人叫走了,而赫连理一走,整个房间里的气氛就不一样了。

    刘队长叼着烟打着牌,斜眼看了沈重山一眼,说:“小伙子,在这里工作最重要的就是眼力劲你懂吗?要记得尊重前辈,脏活累活身为小辈要抢着干,哝,这个拿去,先去给我买包烟来。”

    说着,刘队长从裤兜里掏出一个钢镚丢到沈重山脚边。

    沈重山看了一眼地上的一块钱硬币,平淡地说:“让我买烟?”

    刘队长嘿嘿笑了笑,说:“钱已经给你了,能买来什么烟决定你以后的日子痛快不痛快快去快回,回来了把我们的衣服拿去洗了。”

    沈重山一脚踩在那枚硬币上,平淡地说:“我来是做保安这个工作的,而不是给你们做保姆的,或者你以为我看起来很好欺负?”

    听到沈重山的话,刘队长嘿了一声,他丢下牌站起来,朝着沈重山走来狞声说:“不要以为有赫连理那个什么狗屁叔叔就能横着走了,在这个工地里他就是一个普通工人,连个屁都不是,你以为你有什么靠山?”

    说着话,刘队长伸手就一巴掌朝着沈重山脑门煽来,沈重山一仰头让过这一巴掌,反手捉住了刘队长的手腕,对着后者微微一笑,温和地说:“我说过了,我来是做保安这份工作的,没有打算仗着什么叔叔就以为自己有靠山,做个保安还要靠山,你们这些人是有多悲哀啊。”

    话说完,沈重山拉着刘队长的手腕猛地朝着自己怀里一带,刘队长不受控制地踉跄着朝沈重山倒来,而此时沈重山提起膝盖重重地一个膝撞撞在他的肚子上,刘队长发出一声惨叫身体弓成了一个大虾米,沈重山抬起手肘向下一挫,坚硬的手肘几乎要把刘队长的脊梁骨给撞断。

    毫无征兆地遭受到重创,刘队长趴在地上不断地惨叫着,而在他一边惨叫一边呼喊的招呼声中,另外三个保安也纷纷站起来,怒吼着朝沈重山扑了过来。

    “给我上!揍死他!这个狗日的他妈的敢打我!今天不把他抬出去老子跟着他姓!”刘队长怒吼道。

    沈重山反手抄起了一张塑料凳,扬手扭腰重重地一凳子把一个保安砸得趴在地上,轰然一声巨响中沈重山抬头看向另外两个脸色一瞬间就变了的保安,温和地说:“跟着我姓?千万不要,我宁愿被你打一顿也不想被你这么羞辱。”

    “王八蛋!!!!你们还愣着干什么!给我上!揍他!!!”怒极攻心的刘队长从没有发现过这个世界上还有如此可恨之人,只觉得恨不能把沈重山给大卸八块的他咆哮道,而还未来得及彻底咆哮完,沈重山扬起手中塑料凳,重重地砸在他的脑袋上,哗啦一声脆响,塑料凳变成无数碎片,头破血流的刘队长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安静了啊你们,还要上吗?”沈重山扬起眉毛,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