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626章我妈现在很狂躁
    第626章我妈现在很狂躁

    赫连秀秀冷淡地看着周宣城,她一脸平静地说:“抱歉,从一开始我只是把你当我的学长,不管是在学校里还是后来我毕业之后,都很感谢你对我的照顾和关心,但是最多我只是把你当作一个兄长一样看待,你对我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我对你真的没有那种感觉,你是个好人最起码几分钟之前还是,我想我们最好还是好合好散,不要再纠缠我了。”

    话说完,赫连秀秀拉着沈重山就走。

    刚被发了好人卡的周宣城站在原地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一双眼睛中的怨毒几乎化作两把阴刀刺进沈重山身体里在他看来,如果不是卑鄙狡诈的沈重山用了阴谋诡计的话,自己是绝对不会沦落到这个下场的。

    在回去的路上,看的出来赫连秀秀的情绪很低落,而沈重山想方设法地哄了好几次,赫连秀秀也只是勉强地笑了笑,然后依然低着头一脸失落地走在路上。

    想着用什么办法能把赫连秀秀哄开心的沈重山注意到不远处一个现在已经很少见的小摊子,忽然叫赫连秀秀在路边的休息长椅上坐着等自己。

    赫连秀秀疑惑地看着沈重山,但见沈重山一脸神秘的样子,她也没有去刨根问底,乖乖地坐在椅子上等着。

    沈重山跑去马路对面,几分钟之后当沈重山回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个大大的糖人。

    看着沈重山送到自己面前那惟妙惟肖的猴子糖人,赫连秀秀惊喜地说:“你从哪里找到的,我小时候吃过到现在都没有见到了呢,好怀念啊!”

    “喜欢就拿过去吧。”沈重山笑眯眯地说。

    赫连秀秀伸手接过,小心翼翼的模样似乎唯恐把这糖人给弄碎了,沈重山说:“这是之前看到一个老大爷摆的小摊上在做的,这是纯粹的手艺活,现在的确已经越来越少了,利润没有多少但是却很难学,年轻人都忙着读书打工工作,也不会有人想学这个,看那个老大爷老态龙钟的样子,似乎也干不了多少年了,所以现在能遇到一个就买一个,全当是重温童年了。”

    赫连秀秀伸出粉嫩的舌尖轻轻舔了舔糖人,感受到舌尖味蕾上传递来的甜蜜滋味,一脸幸福地说:“就是这个味道,好甜啊,以前小的时候学校门口就有卖,做糖人的,冰糖葫芦,还有各种各样的小吃,只是现在已经很少见到了”

    沈重山笑眯眯地说:“其实仔细地留心找一找的话还是能发现的。”一边说,沈重山的眼珠子一边直勾勾地盯着赫连秀秀伸出舌尖舔舐糖人的娇俏模样,没有半点邪恶念头的他只是觉得此时的赫连秀秀无比可爱清纯。

    似乎是注意到了沈重山的小动作,赫连秀秀俏脸一红对沈重山说:“你看什么呢!”

    沈重山赶紧转过头去,打着哈哈说:“没什么没什么”

    两人一边走一边随意地聊天,看的出来赫连秀秀的心情其实好了很多,当走到一个小区旁边的小道时,踩着路灯下的影子,赫连秀秀忽然说:“其实我知道学周宣城一直都是喜欢我的,不过我觉得我和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的爱好、性格脾气、周围接触的人和事,都和我格格不入,而且我是真的对他一点感觉都没有,其实我的很多大学同学都知道这件事情,也有女孩子羡慕我,劝我说答应周宣城多好,他有钱长得还不错,而且看起来是真心喜欢我,要是我和他在一起的话一定会很幸福,但是我却不敢,我觉得谈恋爱是一件很神圣的事情,要是恋爱的话我就会全心全意地喜欢上他,然后想和他结婚过一辈子,我不想把我的感情和时间浪费变成一个日后的所谓教训,你说我是不是特别傻?”

    沈重山耸耸肩回答说:“不傻啊,要是傻的话,我们也是一样的,否则刚才我为什么不要那十万块?十万呢,看他的样子似乎再多一些也是愿意出的,虽然还不够买一辆过的眼去一些的车,或者说一套房子,但是有了这十万块我可就能潇洒的多了。”

    赫连秀秀咬着嘴唇羞恼地对沈重山说:“那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沈重山哈哈大笑着牵起了赫连秀秀的手,说:“后悔什么,别说十万,一百万我都不换。”

    赫连秀秀轻轻地挣脱了一下,发现挣脱不开,这才猛然意识到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被沈重山牵手了,更加让她心如鹿撞的是自己居然从未想过拒绝“你,你牵我手做什么”

    看着赫连秀秀那含羞带怒的娇俏模样,沈重山很认真地说:“怕你摔倒啊。”

    “去死啦!”

    两人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多,打开门就见到赫连秀秀的妈妈拿着手机正准备打电话,看两人回来这才放下手机,她见到自己女儿一脸红扑扑的高兴模样,手上还捏着一个糖人,狐疑的神色在两人中间一闪而过,而此时赫连秀秀已经捏着糖人跑来炫耀了,“妈!你看,这是沈大哥买给我的,糖人呢,好久好久都没有吃到了!”

    赫连秀秀的妈妈看着女儿很久没有见到的这么开心的表情,她笑了笑,对赫连秀秀说:“知道了知道了,你三年级的时候偷偷从我钱买里拿了五毛钱去买糖人和冰糖葫芦的事情我还记得呢,当时怕我打你还耍赖不承认,小时候你怎么那么皮呢。”

    赫连秀秀见妈妈在沈重山的面前揭了自己的短,顿时大为羞恼的她跺脚道:“妈!你提这个干什么!”

    见到自己女儿的眼睛不安地看向沈重山,似乎很在意沈重山反应的样子,赫连秀秀的妈妈笑着对沈重山说:“那个小沈啊,你赫连叔在里面换煤气桶,你要不要帮帮他?”

    沈重山闻言应了一声,说:“好的,我现在就过去。”

    看着沈重山离开的背影,赫连秀秀的妈妈把赫连秀秀拉到一边,严肃地说:“秀秀,你老实告诉我,这段时间你们关系越来越好,经常晚上一起出去到很晚才回来,你和他是不是处朋友了?”

    完全没有想到话题会忽然被牵引到这方面的赫连秀秀一愣,随即红着脸说:“妈,你瞎说什么啊,什么处朋友不处朋友的,我们就是普通朋友。”

    赫连秀秀的妈妈狐疑地看着赫连秀秀,说:“你是我生下来养活大的,我还能不知道你?要是没什么的话,你们这些天总是出去干什么?”

    赫连秀秀无奈地说:“上次出去是给沈大哥买衣服,今天出去是我那个大学学长,你也认识的叫周宣城的请我们一起出去吃饭。”

    赫连秀秀的妈妈闻言眼睛一亮,说:“小周?他可以啊,那个小伙子懂礼貌长得又帅气,关键是家庭条件还很不错,上次你爸的脚摔伤了做手术,在杭城大医院多难找医生啊,还是小周打了电话让人安排的最好的医院最好的医生看的,那几天每天都来伺候着,每次过来都带着东西来,还送了我一件大衣,我找人问过了,那大衣都值好几万块钱呢,送你爸那套西装你爸到现在都舍不得穿,说是他们工地的经理都穿不起的牌子。”

    赫连秀秀闻言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说:“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妈,你们怎么可以收别人的礼物!还是那么贵重的礼物!不行,要还给人家,我和他根本没什么,收了这么重的礼物不合适啊!”

    赫连秀秀的妈妈有些尴尬地说:“这不是他不让我们告诉你嘛,秀秀啊,那个小周对你的心思我和你爸都看出来了,我们也商量过,这个小伙子是真的不错,就是你爸说感情的事情要尊重你自己的意见让你自己发展,所以我们这才一直都没有提,我看,你以后和沈重山少来往,多和小周出去走走。”

    赫连秀秀闻言却冷下了脸,她硬邦邦地说:“妈,我现在还不想考虑感情的事情,今天我已经和周宣城摊牌了,我和他是不可能的,没想到你们居然连东西都收了人家的,明天我就拿去还给人家。”

    说完,赫连秀秀扭头就回去自己的房间,这可把赫连秀秀的妈妈气坏了,她怒声说:“你这个丫头怎么就是不懂事?那个小周有什么不好的,对你又好人又体贴条件还不错,你现在不要到时候有的你后悔的你!”

    赫连秀秀豁然转身对着妈妈气道:“就算是后悔也是我后悔,妈!这件事情你就别管了,我和他真的不合适,真比起来沈大哥比他好不知道多少倍!”

    说完,赫连秀秀扭头就走了,砰的一声关上房门,留下和刘秀秀的妈妈一脸怒气地站在原地。

    没一会,换好了煤气桶的沈重山走出来了,他奇怪地看着脸色铁青的赫连秀秀妈妈站在那,好奇地问:“阿姨,怎么了?”

    赫连秀秀的妈妈看着沈重山,忽然打算说什么,忽然楼上赫连秀秀的房门打开了,她对沈重山说:“沈大哥你上来,早点休息,别和我妈说话,我妈现在很狂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