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629章做了坏事的惩罚
    第629章做了坏事的惩罚

    沈重山觉得这个世界上虽然肯定有人渣,但是这种人渣毕竟还是少数,绝大多数都是兢兢业业,未必有一颗一定要做个英雄做个好人那般雄心壮志但是也肯定不会随便把自己的恶意施加在别人身上的普通人,然而沈重山还是低估了某些禽兽一旦剥开了自己伪善的面具之后真正的人心有多么的丑陋和肮脏。

    在见到赤身的周宣城站在床边正打算解开赫连秀秀衣扣的时候,沈重山感觉自己内心就仿佛有什么极度暴戾的情绪要冲天而起。

    愤怒,厌恶,这些负面情绪让沈重山的表情看起来无比的狰狞和可怕。

    而同时随着这一声踹门的巨响而惊愕回头的周宣城在见到沈重山时,那张脸上豁然挤出了见到鬼一样的表情,他惊恐地看着沈重山失声说:“你,你怎么进来的!?”

    周宣城万万都没有想到在这种关键的时刻居然会被沈重山给撞破,他分明记得自己的大门是关得死死的,而沈重山又是怎么出现的?

    在经过极短的狰狞之后,沈重山的脸色忽然平静了下来,他甚至露出笑容看着周宣城,只是那双不带丝毫感情的眸子却在告诉所有人他现在很生气,真的真的真的很生气。

    “我一直都觉得一个男人再怎么没底线没节操,总归也应该还是有一些身为一个男人或者说是身为一个人该有的最基本的底线,但是我还是高估了你啊,你根本连个人都不算,你这样的畜生自然是没有底线的。”沈重山轻声说。

    在经过起初的惊慌和意外之后,周宣城也迅速地调整过来,他的大脑极速运转,转过身拉过一条浴巾把自己裸露的身体给遮挡住,然后尽量用平淡的口吻说:“这只是个误会,秀秀说她累了,我只是扶她进来休息而已。”

    回答周宣城的是沈重山一记重重的左勾拳,拳头撞在周宣城的脸颊上让他发出一声闷哼,巨大的冲击力让周宣城的整个身体倒飞出去,砰的一声撞在旁边的衣柜上,连带着那名贵的衣柜柜门都被撞出一条触目惊心的裂纹,一团血迹在柜门上炸开,然后倒在地上半天都起不来的周宣城感觉自己眼前一阵阵的发黑,无数金星在眼前漂浮,因为剧烈的痛苦他发出无意识的呻吟声,感觉自己的脸很麻的他伸手一摸,脸颊赫然肿起了高高的一块。

    舌尖顶了顶牙齿,周宣城张嘴吐出一口带着血的唾沫,而那团唾沫中赫然有着一颗森白的牙齿

    “你敢打我!”周宣城怨毒无比地盯着沈重山几乎如同受伤的野狼一样嚎叫出声。

    “打你?你以为这就算是打你了?”沈重山轻笑一声,走过去来到周宣城的面前,弯腰伸手抓起了周宣城的头发把他整个人从地上提了起来,周宣城不是没有反抗也不是没有挣扎,他尽全力地用拳头去攻击沈重山,但是沈重山不闪不躲,而他的拳头打在沈重山的身上却好像没有任何反应一样,等周宣城还未来得及绝望的时候,沈重山已经提着他的头发摁着他的脑袋把他重重地砸进了本身就已经裂开的衣柜柜门之中。

    喀拉!

    裂开的衣柜柜门再也承受不了这种摧残,在一声脆响之中被豁开了一个大口子,而中间就是整个脑袋被塞进去的周宣城。

    因为肢体幅度太大的缘故,之前那条围在周宣城腰间的浴巾也掉了下来,周宣城能分明感觉到自己屁股上传来的凉意,而一想到现在的自己正撅着屁股脑袋被塞在衣柜的柜门中,这种屈辱的姿势让周宣城如同疯了的斗兽一样疯狂地挣扎着,因为挣扎的力度过大,他的脖子被锋利的衣柜柜门拉开,渗出一缕缕的鲜血。

    沈重山抬腿一脚踢在周宣城的屁股上,巨大的冲击力再次袭来,周宣城嗷的一声惨叫,整个人都被沈重山踢进了衣柜之中。

    衣柜里满满的都是名贵的衣服经过精心的护理之后被整齐地摆放在里面,高档洗衣剂的香味令人心身愉快,但是周宣城嗅到的却全部都是自己身上的血腥味。

    连续剧烈的殴打让周宣城还未回过神来就已经被打得没有反抗之力,而此时他整张脸都被塞进了衣柜里面,还未来得及说一句话就感觉自己的脚被沈重山抓了起来,整个人就好像被当成死狗一样拖出衣柜。

    “等等!等等!就算是要打死我,你也先让我把话说完!”周宣城张口大喊道,他用近乎恐惧的眼神看着此时脸上还带着温和笑意的沈重山,虽然在笑,但是透过沈重山那双冰冷得毫无感情的眸子周宣城相信他是真的能把自己给打死在这里。

    沈重山果然停下了手,他坐在床边眯起眼睛看着周宣城,揉了揉自己的手腕,说:“你有什么想说的?”

    此时的周宣城也顾不上自己满身血污赤身的狼狈形象了,他勉强坐起来靠在墙壁上,伸手擦了一把自己脸上和脖子上的鲜血,发现脖子上的伤口依然在不断地冒血,他伸手抓过了浴巾堵着伤口,喘着粗气说:“没错,我承认我的确是给赫连秀秀下了药,也是打算她,事情摆在你的面前我狡辩的确没有多大意思,不过现在还没有到不可挽回的地步,我连碰都没有碰到赫连秀秀,她还是个处女,因此你也没有必要真的杀了我,我家里在杭城也算是有一些权势,你杀了我也讨不了好,你也不想被警察全国通缉吧?那样一来你的下场是什么样子不用我说你自己也能想到一些,说白了就是一个女人而已,没必要把自己的小命也搭进去,这句话是说你也是说我自己,现在这样,你打也打了我一顿,权当是我做错了事情赔罪,我也不计较之前的事情,你也别和我计较了,人你带走,从此以后我再也不会出现在你们面前,怎么样?”

    “好啊。”沈重山一脸笑容干脆地回答。

    “什么?”虽然对自己提出的条件有一些把握,但是周宣城已经做好了被沈重山再讹一笔的打算,只是不管是钱还是别的什么,只要能过了这一关现在的他都不会在乎,可是周宣城千算万算都没有想到沈重山居然想也不想就这么干脆利落地答应了自己,因此他下意识地问了一句。

    沈重山站起来转身抱起了床上的赫连秀秀,说:“我说我同意了。”

    抱着赫连秀秀,沈重山对坐在地上的周宣城说:“不过,既然你做了坏事,那么自然不能这么轻便地算了。”

    周宣城的脸上露出果然如此的笑容,他鄙夷地看着沈重山说:“不就是想要”

    话还未说完,沈重山已经一脚踢在周宣城两腿中间那一瞬间,好像鸡蛋碎了壳的清脆声音

    世界,安静了一个片刻。

    周宣城瞪大了眼睛,双手死死地捂着自己的裆部,他的身体躬起来就好像是煮熟了的虾米一样,膝盖跪在地上脑袋磕在地面,双手死死地抱着裆部,此时他的裆部除了剧痛就是麻周宣城感受到自己的掌心热热的黏糊糊的,伸手一看,鲜血和一些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鲜红色软组织正在自己掌心,这一瞬间,周宣城用这辈子最高分贝的声音发出无比凄厉的惨叫

    确保周宣城这辈子都休想做一个正常男人之后,沈重山抱着依然昏迷不醒的赫连秀秀扭头就走,一直来到楼下的时候,沈重山忽然停下脚步皱眉想了想,之前周宣城最后一句话好像还没有说完他会不会是想给自己钱!?

    这个念头顿时让沈重山捶胸顿足,尼玛的早知道给钱的话自己就不打他了啊,给钱早点说啊!!!

    感觉自己错过了一次发财机会的沈重山一脸如丧考妣的表情叫了一辆出租车,想了想,沈重山还是没有回去赫连秀秀的家里,赫连秀秀的妈妈是个全职太太,一般情况下都会在家,这要是让她发现自己女儿昏迷不醒的话不知道会吓成什么样,于是沈重山就让出租车去了附近的医院,不管怎么说,先让赫连秀秀醒过来才是最重要的。

    而沈重山离开没有多久,医院的救护车呼啸着冲到了小区楼下,很快,在一些小区居民的围观中,一个浑身是血满脸苍白赤身的年轻男人被医生用担架抬了下来,救护车很快就走,可邻居们还是议论纷纷,什么入室抢劫、自杀什么段子都蹦了出来。

    半个小时之后,在许氏集团杭城分公司租来的临时办公楼内,挂着总经理门牌的办公室里一个气度沉稳的中年男人握着手机一脸震惊地豁然站起身怒声说:“你说什么!?宣城被人殴打重伤昏迷不醒现在还在医院抢救!?是谁?谁活腻了把宣城打成这样!?你先别急,我马上去医院到了医院再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