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645章沈重山有特殊的按摩技巧
    别墅里面,沈重山站在客厅中间,已经是第二次来这里的他对周围的装修和装束并不陌生,但是此时他却很紧张准确地说是准确地看着陆清影。

    “我警告你啊,虽然我答应了每天帮你来上药,但那是因为你愿意出一百块钱的劳务费,我们之间充其量是纯洁的金钱交易,你可不要因为这个就把我当成那种随随便便的人,我一般不跟陌生的女孩在一起过夜的。”沈重山很认真地对陆清影说。

    正艰难地换好了拖鞋的陆清影一瘸一拐地蹦到沙发上坐好,感冒刚有些缓解就在大晚上的跑出去,这会儿她觉得自己的鼻子塞住的情况更严重了,隐约之间还有些头痛,扶着自己的额头,陆清影抬眼看了沈重山一眼,咬牙道:“你要是再这么不正经的话我就把你赶出去!”

    沈重山闻言考虑了一秒钟,然后立马老老实实地坐在沙发上,在这三更半夜的被赶出去和留在温暖的别墅里两者之间,傻子都知道怎么选。

    “头痛?是不是刚受了风,要不我给你揉揉,我的手艺很好的。”沈重山见陆清影皱着眉头不断地揉捏着自己的鼻梁,凑过来很殷勤地说。

    陆清影睁开眼看了沈重山一眼,然后冷哼一声说:“这次又要多少钱?”

    陆清影现在可算是彻底了解沈重山了,这个家伙是典型的无利不起早,这辈子迟早死在钱眼里的守财奴,不管什么事情,没钱什么都不好说,有钱什么都好说,而他现在来献殷勤,要是搁在别的男人身上,肯定是博取自己好感来了,而是这个家伙的话肯定又是为了劳务费来的。

    沈重山老脸一红,有一种心事被戳中了的尴尬和腼腆,然后他很大方地挥挥手说:“不用,看在你带着病体一瘸一拐地在大晚上过来给我做证人还把我从派出所里捞出来的份上,这次服务免费。”

    说着,沈重山也不管陆清影愿意不愿意,起身来到陆清影的身后伸手就用两只手的食指和无名指交叠压在她的两侧太阳穴上。

    陆清影并不习惯和别人这么亲密的接触,刚打算拒绝的时候,沈重山却已经开始揉捏,这一下,陆清影惊奇地发现沈重山的力道控制得极其精准,而且揉捏之间的弧度很讲究,只是才一开始她就明显感觉到自己那种血管胀痛的疼痛感得到了明显的缓解,如此一来陆清影也不急着推开沈重山了,任由他在自己太阳穴上轻轻地揉捏着。

    沈重山揉着陆清影的太阳穴,一边说:“能看的出来你的症状并不仅仅是因为这一次感冒引发的,你的身体应该是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处于一种压力很大节奏很紧张的强压状态之下,虽然可能你一直没有什么感觉,但这并不代表这种影响就不存在它只是因为你还年轻并且身体素质很好所以累积下来了而已,就好像这一次,普通人可能感冒了症状也不会有你这么严重,但到了你的身上,一旦有个头疼脑热,症状就会特别严重,所以平时还是要注意多休息,注意劳逸结合。”

    陆清影换了一个舒服一些的姿势躺在沙发上,闭着眼睛享受着沈重山的揉捏,在闻言之后就皱眉说:“可是我平时工作都很忙,几乎没有什么私人空间,哪里有什么时间休息。”

    沈重山回答说:“那也总有下班的时候,下班回到家里不要因为劳累就直接休息,做一些适量的运动在断时间内可能让你觉得更累,但是一旦这个习惯养成并保持下去的话,带给你的好处一定比短暂的付出要多的多,另外,在工作的时候如果手头上的事情处理完毕,也可以起来走一走,跳跃一下,哪怕是看着远方深呼吸几次都能够起到缓解疲劳的作用,不要看这些事情是小事,但如果你依然这样不在乎并且继续下去的话,大概没多久你就要提前步入更年期进入人老色衰的时候了”

    陆清影豁然睁开眼凶巴巴地对沈重山说:“你说谁更年期,说谁人老色衰呢!”

    果然但凡是个女人就绝对不会在这方面轻易无视掉的,沈重山耸耸肩,双手很自然地下移到了陆清影的肩膀上开始揉捏,说:“我只是举个例子告诉你如果你依然保持现在的生活习惯透支自己身体的话,未来你可能会面对的下场。”

    原本陆清影在沈重山的双手下移的时候就提高了戒备,而当他把手放在肩膀上时,陆清影还在纠结和犹豫要不要阻止一下这个越来越大胆的家伙,但是很快,陆清影就发现沈重山按摩的手艺比自己想的还要好那双手一碰到自己的肩膀,她就不想说话了

    杭城萧山国际机场,一架飞机缓缓地降落在机场上,很快,从通道里走出来三男三女六个一身商务装扮的男女,为首的是一个四十岁左右面容精致气质干练的女人。

    早就在等待着的周文健迎了上去,这几天因为处理周宣城的事情加上许氏集团在浙省的分公司正式上轨,各项业务十分繁忙的缘故,已经好几天没有睡好的他看起来有些疲惫和憔悴,但是在见到这一行人的时候他还是露出一脸的笑容,他走上去和为首的那个女人握握手,然后客气地说:“梁主任,你们不辞辛苦从集团过来真是有劳大驾,接风宴已经安排好了,我们这就过去?”

    梁主任摇摇头,平淡地对周文健说:“周总不用客气,我们审计办公室这一次过来是受许总和董事局之托来审计分公司这边的财务状况,严格来说算得上是要审核最近浙省分公司暴露出来的一些财务问题,这些问题已经引起了许总和董事局的关注,我必须要在三天之内审计完毕并且向许总进行汇报,在此之前为了避嫌,我们还是不参加这个接风宴了,更何况我们在沪市也是吃了过来的,还是直接去酒店吧。”

    周文健闻言眼皮跳了跳,随即他依然一脸笑容地说:“行行行,梁主任你既然有安排,那么就按照梁主任你的意思办,酒店的话也已经联系好了客房,在城中区刚开业的香格里拉,我们现在就过去?”

    梁主任淡淡地点点头,然后这一行人跟随着周文健一起出了机场,分别上了两辆车,梁主任和周文健一起坐在一辆车上,十分诡异的是这辆车并没有被安排司机,而是周文健亲自开车。

    来到车上,车子发动离开机场,在路上,周文健苦笑一声,对副驾驶上的女人说:“梁主任你我之间是老同学了,你跟我交个底,这一次集团那边许总到底是什么态度?”

    梁主任闻言叹了一口气,说:“现在的情况对你十分不利,你们分公司内部有人到许总面前实名举报你的问题,而你很清楚,许氏集团内部的财务管控是十分严格的,平时要是没有人刻意问起,一些瑕疵过去了也就过去了,但是这一次别人实名举报到许总面前,许总稍微调查了一下就发现省分公司这边的确存在一些问题,所以这才派遣我们审计办公室专门过来审计你们分公司的问题,老周,我们的确是老同学,但是也正因为这样你最好坦白地跟我说你到底有没有挪用公款,要是有的话,具体有多少,这样一来我也好帮你分析一下老周,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

    周文健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脑门渗出了细密的汗珠,作为许氏集团的高层,他的生活可以说过的十分不错,年薪就已经超过百万,加上奖金和一些其他的福利,他每年的收入稳稳地能超过两百万这个数字,而这个数字不管是在哪里都能过上十分舒服的生活,一些小公司全年的利润都未必能有这么多,而他作为一个中高层的管理人员却能轻松地拿到,但是这些收入在面对自己儿子周宣城那大手大脚的花销时却显得捉襟见肘,前些年他就利用过自己的职务挪用了一些公款,并借机报销自己家庭的花销,少则几万,多则十来万,原本一切都平安无事,依照他在公司的权利和地位还有人脉,也没有人计较这些钱,但是今年省分公司开始扩建,从集团调拨了大量的款项,而自己儿子又去买了一辆新跑车,更重要的是这一次自己儿子发生意外,到现在光是医药费和请专家的费用就花费了四五百万之多,这笔钱不去公司账户上挪,还能怎么办?

    “老周,这个窟窿到底有多大?”梁主任见周文健的脸色十分难看,顿时感觉不妙的她追问了一句。

    犹豫良久,周文健艰难地说:“今年大概一千万左右”

    哪怕是早有准备,但是当听见这个天文数字的时候梁主任还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她叹道:“老周啊老周,你糊涂啊!一千多万!这么大一个窟窿,你怎么敢捅出来!?哪怕这一次没有人举报你,可到了季度总部对各个分公司的财务结算的时候,你也是要完蛋的呀!”

    dqeu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