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648章没什么,有点疼
    陆清影瞪大了眼睛怔怔出神地看着天花板,事实上她保持这个姿势已经足足十多分钟了她醒来也已经足足十多分钟了。

    人生第一次,陆清影发现自己居然会被一种措手不及的局面给逼得不知道做什么好当她发现自己的身边居然躺着沈重山的时候,陆清影觉得自己一直珍视守护二十多年的某种东西破碎了。

    天知道,陆清影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自己的床上会躺着一个男人哪怕就算是自己的妹妹陆映月,从长大懂事以后似乎就没有一起睡过了,可是今天她居然是被一个男人的鼾声吵醒的。

    虽然震惊和羞愤,但是陆清影很快就意识到昨天晚上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自己的衣服是好的等等!

    陆清影偷偷地掀开了被子,发现自己只是外套被脱了下来,这让她松了一口气可是,就算是只是把外套脱了,但一想到自己昨天晚上就在这张床上被身边这个家伙脱衣服好羞耻啊!

    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情,陆清影并没有叫喊出声,也没有很歇斯底里陆清影觉得那是因为自己的修养和城府足够,但是她又忍不住想自己为什么连叫醒身边这个家伙的打算都没有?似乎有一点,但又好像很微弱的样子。

    就在陆清影无比复杂的时候,忽然沈重山翻了个身,一伸手就把他的手臂搭在陆清影柔软的小腹上,半张脸都贴在陆清影的脖子边,然后继续开始呼噜呼噜

    猪啊!

    陆清影几乎要跳起来,这种姿势之下,她能很清晰地感受到这个男人的手臂压在自己小腹上的那种厚重感,还有耳边,脖子上随着沈重山的呼吸而一阵阵地传递过来的热量和声音,这是一种很奇妙的体验,陆清影虽然不至于洁癖到厌恶臭男人的地步,但和任何异性的接触都是点到即止,最亲密的也无非就是握手这种礼节性的来往,她什么时候被一个男人这么半搂着靠在脖子边呼吸过,陆清影能感受到周围仿佛无所不在的来自于沈重山的气息,那略微沉闷的鼾声,呼吸之间带出的气息,那是这个男人身上最为明显和独特的气息而且,这一切居然就发生在自己的床上!

    就在这种诡异的气氛中,忽然沈重山的鼾声消失了

    陆清影甚至都没有察觉到鼾声是什么时候消失的,当她意识到时候,这才发现似乎是有一会没有听到那几乎都快成习惯的鼾声了然后陆清影就发现沈重山略显得僵硬和做作地把手臂收了回去,躺在床上的他依然闭着眼睛,但是身体却以每分钟一厘米的龟速一点点地朝着床外挪去

    本来发现沈重山已经醒来打算说话的陆清影眼神一冷,嘴角带上冷笑,她到是要看看这个男人浮夸的演技要表演到什么时候。

    沈重山的内心是崩溃的

    当他也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的时候,完全没有了昨晚躺在陆清影身边睡下的胆子,事实上到现在沈重山都挺佩服昨晚的自己的,为什么混账胆子就这么大敢睡在陆清影身边他只能祈祷陆清影也还没有睡醒,一点点地挪下床然后挪到门口,一切就是完美的!

    然后,这个梦想在沈重山猝不及防地从床沿上摔下来噗通一声在地板上摔了个大马趴之后彻底宣告破碎。

    沈重山扶着床沿爬起来,呲牙咧嘴的他还没有来得及吐槽这床居然这么小,还没两下居然就爬到边缘让他一点准备都没有地就摔了下去,可抬眼他看到的却是陆清影那闪亮无比的双眼

    沈重山愣了一下。

    陆清影就这么平静地看着他,不说话,不发怒,一点反应都没有。

    沈重山眨了眨眼睛,厚着脸皮,面无表情地站起来,然后捡起自己的外套扭头就打算走

    尼玛的虽然就这么走了显得很诡异,但是现在说任何话都只会显得更诡异吧?既然人家没打算追究什么,那就当没发生过咯,反正都是成年人了,我也没啪啪啪你,你也没于我,大家只是在一张床上过了几个小时嘛,下了床还是好朋友嘛

    “不打算说点什么就走吗?”陆清影平静的声音让沈重山的伸出去打算拉开门把的手僵硬在半空。

    干咳一声,沈重山转过身来严肃地看着陆清影说:“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昨晚是你先动的手,拉着我不让我走的。”

    陆清影嘴角微微上扬起一个很微妙的弧度,她从床上靠坐起来,伸手捋开了因为睡了一个晚上而显得有些凌乱的发丝,这个显得无比有女人味的动作让她看起来妩媚无比,她看着沈重山轻声说:“我昨晚是睡着了,不是喝醉了,就算是喝醉了,我也会保持着自己理智的清醒,绝对不会做出耍酒疯这样的事情来,说出来大概你也不信,我长大到现在,首先没有喝醉过,喝醉的永远是别人,其次我也不可能拉着别人留在我的床上不让走,最后,我很早就已经醒了,被你的鼾声吵醒的,我是不是该感谢你让我体验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新鲜生活?在一个男人的鼾声中睡着然后在他的鼾声中醒来,虽然我们之间没有做到前半个,但后面半个算是已经达成了。”

    被陆清影一番连珠炮一般的话说得表情僵硬,沈重山嘴角抽搐了一下干笑道:“感激到是不用了这个,我下楼给你做早饭!免费的!”

    话说完,沈重山连滚带爬地跑出了房间,看着被关上的房门,陆清影无意识地扭头看了看身边的床上那被沈重山糟蹋得乱七八糟的床单和被褥,虽然沈重山已经走了,但是这张床上这个房间里,好像依然充满了这个男人的气息,这让她的心头闪过一抹无比复杂的感情,然后起身去洗漱。

    似乎是真的心怀愧疚,当陆清影洗漱好出来的时候,见到沈重山端着一大碗香气四溢的鸡蛋面来到自己面前,献宝一般的模样让陆清影心头的郁闷也消散了很多,她伸手接过了面,喝了一口由昨天的鸡汤剩下来制作而成的面汤,浓郁而芬芳。

    “你也去洗漱一下吧。”陆清影叹了一口气,说。

    对于沈重山,她还能计较什么

    沈重山应了一声,屁颠屁颠地跑上楼上的洗手间,只是来到洗漱台,他忽然发现没牙刷和毛巾啊但是跑去问的话,似乎又挺不好意思的,虽然陆清影刚才没说,但谁知道她是不是憋着一股子火呢?毕竟一个女孩子家家的这种事情不管发生在谁身上都会觉得冤枉的嘛尽管的确没发生什么。

    眼珠子不自觉地直勾勾盯着刚刚被陆清影用过还沾着水渍的粉红色牙刷上,沈重山干咳一声,有些心虚地朝着浴室门口看了看,然后伸出手拿起了这把牙刷

    洗漱完毕的沈重山神清气爽地从楼上下来,一脸的心满意足果然,漂亮的女孩子用的牙刷都是甜的,毛巾更不用说,香得让人恨不得偷回去

    吃过饭之后给陆清影上药是题中应有之意,陆清影靠在沙发上,看着认真地给自己上药的沈重山,忽然问:“你之后打算怎么办?”

    沈重山愣了一下,然后说:“什么怎么办。”

    陆清影用一种很莫名的语气说:“我知道你在工地上做保安难道你打算就这么过下去吗?”

    沈重山耸耸肩,很轻松地回答说:“不啊,我去做保安也是因为想要找回记忆,现在不是遇到你了嘛,做不做也无所谓了,我最主要的事情还是找回记忆,我说过了,总觉得有什么人和什么事情在等着我回去我不能这么放弃。”

    陆清影忽然有些复杂地看着沈重山说:“你发现了?”

    沈重山抬起头笑眯眯地对陆清影说:“发现什么?发现你似乎并不愿意提起我过去的事情?”

    陆清影点点头,撇过头去居然不敢看沈重山的眼神。

    沈重山低头继续给陆清影上药,用很平静地口吻说:“其实早就发现了,但是我觉得你也是有自己的原因的,具体为什么我不知道,可我也不急,很多事情心急是急不来的,就算是你愿意告诉我,但是我自己没有恢复记忆,那又有什么用?感觉像是听另外一个人的故事,还不如让我自己慢慢地去找而且,对于那些我至亲的人来说,失忆之后的我,和死了的我,其实也没有什么差别吧?或许继续等一等,等我记忆恢复,那真的是最好的选择。”

    轻轻一颤,陆清影忽然把脚闪电一般地从沈重山手中抽走了。

    “怎么了?”沈重山抬头问陆清影。

    抿着嘴唇摇摇头,陆清影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叹息道:“没什么,有点疼”

    dauw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