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660章觊觎T药物
    事实上,自从林神机登顶执政之后,不仅仅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一股巨大的反贪反腐风暴,对于一些非常容易引起社会仇富心态的高级会所全部明里暗里地查封掉,能开得起来一个高级会所的人自然有几分能量,可那些能量在林神机面前,无异于螳臂当车,也正是因此,在杭城这样的大城市,想要找一个比较私密的高级会所确实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这要是搁在陆清影的身上,到也不是没有办法。

    江南会,是如今国内如日中天的马姓商人创办的千亿富豪俱乐部的驻地,加入这个俱乐部的人任何一个名字都是国内乃至于全球响当当的商界翘楚,有人将它比喻为华夏商界的核心,这并不为过。

    不知道多少被外人当作是大富豪的商业精英终其一生却连进入这个门槛的资格都不具备。

    而这样一个俱乐部极其隐秘和高端,寻常人或许能听到它的名字,但是绝对不了解它的庐山真面目,无它,层次不够,所以接触不到,接触不到,所以你永远不知道真正的江南会是一个怎样的概念。

    陆清影想要在这里弄一个房间请客,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乃至于许卿自己她到了地方的时候才发现这里原来是江南会的真正所在外人恐怕都不知道,当初江南会草创的时候除了那位耳熟能详的马姓商人之外还有一位更加神秘的创办人,这个创办人就是许远东,许卿作为许氏集团的继承人,她拥有这家会所的顶级会员资格,只是从来没有来过,一次都没有。

    江南会的背景通天,它坐落在杭城风景最好的绝佳地理位置,当然不仅仅是西湖边这么简单,事实上这个选址还大有门道,据说当初是找了真正的得道高人测算过的,还是许远东一手操办不过具体如何,许卿就不知道了,毕竟已经过去太久,那个时候的她还在学校念书。

    进入江南会里面,富有岁月气息的红漆大门缓缓地关上,瞬间外面的车水马龙和世俗的喧嚣迅速褪去,仿佛一步便跨入了另外一个世界一样,这里时光斑驳,院子一角是一块爬满了青苔的大青石,这块石头很大,一个人都抱不过来,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那里,上面有一个已经变得模糊的刻字,许卿脸上露出些许感兴趣的神色,此时侧旁传来一个年轻男子温文尔雅的声音,“这块石头是从京城裕亲王府弄来的,上面写的是一个勤字,当初顺治帝亲手写的,喻意是希望裕亲王能勤勉好学,到也算是为人父对自己孩子的一种期望,只是裕亲王自己不争气,占尽天时地利人和,也没能走上那个巅峰的皇位。”

    许卿转头看去,却见到是一个穿着便装衣冠楚楚的年轻男子,这男人笑容优雅,站在不远处正看着自己,那双眼睛中充满了欣喜和久违重逢的高兴,见到许卿的眼神看来,他脸上的笑容越发明显,耸耸肩摊开手掌说:“我的学妹,怎么,不认识我这个学长了?”

    许卿惊讶道:“赵师兄,真的是你?”

    赵师兄本名赵暖玉,很柔和甚至显得有些女性化的一个名字,和他给人的感觉差不多,非常温润,就如同一块被佩戴了数十年的软玉一样,几乎没有棱角,他出身于北方,和许卿是大学同学,在整个大学阶段,他和许卿各自是学校的风云人物,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再出现过比他们更优秀的学生,而他们彼此也是学校中唯一知道对方身份背景的人,因此在同学关系之外,到还有一份惺惺相惜的知己之意。

    赵暖玉笑着走上来,很讲分寸地在许卿身前三米左右这样一个不富侵略性也不容易引起女性方案的距离上站住,然后笑道:“今天应朋友之邀过来和他们叙叙旧,刚出来透透气却没有想到在这里遇上了你,虽然一直有关注你的消息,但是你也忙我也忙,还真的没什么机会去找你,今天在这里见到也算是缘分。”

    许卿嘴角微微上扬,轻笑道:“这么看来的确是很有缘分我还有约,她还在等着我,所以我先过去了。”

    赵暖玉自然能很明晰地感受到许卿言辞之中的梳离之意,闻言也并未恼羞成怒,很好地掩饰了自己内心中一闪而过的失望,然后取而代之的就是越发优雅的笑容让开到一边,轻声说道:“虽然现在不是时候,但是能相遇就已经是很幸运的事情,你先忙你的,不过我想知道之后是否有机会能请我的学妹喝一杯茶?”

    许卿意味深长地看了赵暖玉一眼,平静地说:“赵师兄,你是我师兄对不对?”

    许卿的话语中意思很明确,是你是我师兄,也只能是我的师兄,在这一层身份上不可能有其他的改变,你就不要想太多了赵暖玉闻言大笑道:“对对对,是我僭越了,那么师妹请便。”

    从赵暖玉让开的位置上走过,许卿走向之前和陆清影约好的院子,这一走,再也没回头,而赵暖玉的目光和身体朝向则随着许卿的走动而改变,一直到他定定地站在原地盯着许卿离开然后消失的方向看了许久,嘴角上扬的弧度很玩味。

    没多久,一个一身天蓝色休闲西装的轻佻男人来到赵暖玉身边,先是好奇地朝着赵暖玉盯着看的方向瞅了瞅,却什么都看到,然后好奇地问:“赵大少,你在看什么?我什么都没看到啊。”

    赵暖玉把玩着手指上的戒指,微笑着说:“我在看一个女人。”

    轻佻男人惊讶道:“赵大少,你可是从来都不近女色的,到底是什么女人能让你看这么久?可我什么都没有看到啊。”

    赵暖玉摇摇头,意味深长地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又不是同性恋,怎么可能会不近女色,只是你们喜欢的那些小明星和网红全是一群庸脂俗粉,怎么能比得上让我三年念念不忘的女人真正优秀的女人,足以让人魂牵梦萦永远难忘,你还不懂。”

    背绳墨以追曲兮,竞周容以为度。

    这是楚辞中脍炙人口的名句,而江南会中各个不同院落的名字多半也以诗经和楚辞中的句子作为取名的依据,许卿来到的这院子就是以这句话为背景而取名的绳墨院。

    绳墨院相当雅致,从圆形拱门中进来就是一个不大也不小但是栽种满了桃花的院子,按照常理来说现在早就过了桃花盛开的花季,但是这院子里的桃花却不知道用什么办法将其培养得正值盛开时候,一阵微风吹过,桃花瓣瓣洒落,那真的叫落英缤纷,粉红的桃花在微风中随风飘摇,唯美无比。

    从走廊中踩着桃花瓣走过了院子,许卿推开一扇门,里头正是一个不大的小客厅,客厅中央摆放着一张圆桌,圆桌一侧坐着的正是如今的杭城市委书记陆清影。

    陆清影显然也是刚到不久,见到许卿进门来,随即站起来笑着迎上去,伸出手说:“又见面了。”

    许卿和陆清影握了握手,无奈地说:“这样的见面宁可还是不要的好。”

    陆清影自然明白许卿是什么意思,笑道:“那么大一个集团,出了一些问题就可能牵一发而动全身,对此我到是十分理解。”

    两人分主次坐下来,许卿开门见山地说:“我觉得你今天请我这顿饭一定是有事情要和我说的。”

    陆清影闻言沉默了片刻,却并未直接回答,而是很不经意地问:“沈重山,他还是没消息吗?”

    听见沈重山这个几乎成了自己禁忌的名字,许卿沉默片刻,然后摇摇头,神色有些黯然。

    将许卿的神色变化清晰地看在眼里,陆清影内心却越发复杂,她是知道沈重山下落的,甚至只要她愿意随时都可以帮助许卿和沈重山团圆,但是想到了这里,陆清影摇摇头,鬼使神差地说:“别太担心了,我相信他一定没事的。”

    许卿抬起头来看着陆清影,说:“我知道他不会有事,但是今天你找我来,真的只是为了问他的下落?”

    陆清影叹了一口气,从随身的包中拿出一份没有封面的文件,递到许卿面前。

    “你看了就知道了,看过之后忘记掉里面所有的内容,这是绝密,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陆清影的语气前所未有的严肃。

    许卿见状也严肃了起来,她姐过文件翻开细细地观看,只是第一行字就让她的表情变得无比严峻。

    文件很薄,大概五六页,许卿不过四五分钟就看完,看完之后她合上文件,抬起头目光灼灼地看着陆清影说:“这个骷髅会想要得到t药物的技术?”

    陆清影点点头,回答说:“骷髅会的背景非常神秘,牵涉到一些核心国家机密,我也接触不到,但是家里让我传达给你的意思是,这个骷髅会绝对不简单,他们甚至有能力颠覆掉一个国家的政权”

    efzq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