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665章我来讨个公道
    一个月收入不过千把块钱的保安居然出现在一份最便宜的果盘都要两三百块钱的杭城顶级娱乐场所?

    难道沈重山被开除了当天就在这里找到了新的保安工作?

    带着无数问题,吴立国皱眉看着沈重山走到自己面前。

    “吴总,我们又见面了。”沈重山对吴立国缓声说。

    虽然依然满心疑惑,但是既然沈重山这么好声好气地打招呼,吴立国作为一个生意场的人自然也不会视而不见,他点点头,略带些矜持地说:“今天工地那边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小沈啊,你还是年轻了一些,有些冲动啊,不管怎么样,既然那已经是公司的决定了,你怎么能和你的经理顶嘴嘛,这样一来性质就变得很恶劣了,工地里就没有办法用你了嘛。”

    沈重山闻言认真地回答说:“您说的没错,不管怎么说,我和他顶嘴是没有用的,根本解决不了问题。”

    吴立国只当沈重山是来道歉的,他点点头,拍了拍沈重山的肩膀,说:“有这样的觉悟就好,这样,小沈啊,既然你都费尽心机地跑来找到我了,我也明白你的意思,工地那边的话,我去给你说一说,让经理也消消气,看能不能让你继续回来上班,你也别着急,事情嘛,总归是能解决的。”

    沈重山摇摇头,看着吴立国说:“吴总,我来并不是为了我自己工作的事情,我是希望公司能帮助解决掉赫连理的医药费的事情。”

    吴立国挑起眉毛,他没想到沈重山居然这么耿直,他有些不悦地说:“沈重山,我看你还是没有明白过来,公司的态度之前经理已经和你说的很清楚了,你怎么就是不明白?赫连理签的合同不是跟我们公司签的,我们也不承认雇佣了他为我们公司工作,现在出事了怎么能赖到公司的头上?”

    话说完,吴立国看着沈重山平静的表情似乎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过重了,想到许氏集团的人好几次在自己面前夸奖了沈重山,还表示要有领导来专门感谢沈重山,吴立国还是觉得自己不能把话说的太绝,所以他想了想,不得不缓和了语气说:“小沈啊,不管怎么说,我个人还是十分欣赏你的,我也知道赫连理是你的远房亲戚,不过你已经把事情做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是很难得的了,也不用有什么心理负担,这样吧,之前预交给医院的五万块钱我做主了,就当是公司送给赫连理的慰问金,公司也不会去要回来了,你也别再抓着不放了,这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

    沈重山微微扬起眉毛,说道:“吴总,我不是乞丐,也不是向你来要钱的,我只是要讨个公道,我觉得不管是做人还是做公司,最重要的东西无非就是责任和诚信,不小心冒犯了别人要道歉,而要是做公司的时候员工出现了工伤,你就不能不管。”

    吴立国气得笑了出来,他乐道:“还在我面前说起大道理来了?我要你这个保安教我怎么开公司?我在外面闯世界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个角落里玩泥巴,你有什么身份和资格跟我在这里讲大道理?管?怎么管?一个植物人每年的花费最少都是几十万,怎么管?还不如直接摔死了,死了给他一些钱也就摆平了,现在变成一个植物人躺在医院,你们不就是想方设法地要讹公司一些钱嘛,你们这样的臭民工我见的多了,跟我得瑟什么得瑟,真他妈的臭不要脸,讹到我吴立国头顶上来了,也不去打听打听我是什么人,还工伤,谁说是工伤了,这个叫赫连理的我压根不认识,也不是我公司的人,让他爱上哪闹上哪去,你也给我滚!看见心烦!妈的,给脸不要脸!”

    吴立国吐了一口唾沫,一脸凶相地骂完扭头就要走,只是他才转身,一只手就搭在他的肩膀上,吴立国侧头看了看,见到按在自己肩膀上沈重山的手,极度不耐烦的他狠狠一甩,想要甩开沈重山的手,但是这么一甩却发现那只手居然好像黏在自己肩膀上了一样,无论如何都甩不开,不但如此,那只手上的力量在不断地增加,以至于吴立国竟然感觉身上仿佛压了一座山一样几乎要半边身子跪下来。

    “妈的,这些臭民工就是有两把力气。”吴立国厌恶地叫骂了一声,扬声就招呼了两个在走廊尽头的保安,“你们过来,这个人骚扰我,你们把他赶出去!”

    两个保安对视了一眼,吴立国是这里的常客,所以他们是认识的,因而他们选择听从了吴立国的指示,立刻凶神恶煞地跑了过来。

    沈重山一脸平静地说:“吴总,我说了我不是来要饭的,而是来讨个公道的,在来之前我也已经考虑过很多事情,正如你所说的,我不过是一个臭民工而已,没权没钱没事,但是我有尊严,我不会因为对方有权有钱有势就容忍他践踏我的尊严,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或许你觉得你的权比被人大,势别别人强,钱比别人多就可以随意欺凌对方,但是如果那个人是我,我是不会忍气吞声的。我只有孤身一人,也没有钱让别人为我卖命,我就是烂命一条,但是就是这条烂命却可以做很多事情,但是吴总你就不一样了,你身价不菲,你的命很值钱,可是你的命再金贵,也只有一次,我的命再烂,也有这么一次,你确定要把我逼急了走上绝路吗?”

    沈重山的声音不高,甚至表情都不显得凶恶,反而有些淡淡的笑意,而这种带着淡淡笑意的表情看在吴立国的眼里,却仿佛是见到了什么厉鬼一般的恐怖,这种阴寒和恐怖让吴立国充分地相信沈重山绝对不是说说而已,他好像真的能做出不要命的疯狂事情,很多时候,一个真正疯了的人反而不会歇斯底里地大喊大叫,而那种平平静静地站在旁边不凶不狠的人反而更可怕,这种人一旦发起狠来真的是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沈重山,你要干什么!!!”吴立国惊慌地大声道,话说完,他指着那两个跑来的保安尖声道:“你们还不快把这个神经病拉走!?”

    两个这才跑到的保安赶紧过来要拉开沈重山,一人一条胳膊就想把沈重山给架出去,只是他们很快就发现不管自己怎么用力,沈重山的整个人就好像长在了地上一样无论如何都拖不动,沈重山看都没有看那瞠目结舌的两个保安一眼,双臂只是一抖,那两个保安便踉跄着后退了好几步,而借着这个功夫,沈重山已经一拳狠狠地打在了吴立国的脸颊上。

    这一拳,打懵了那两个保安,也打懵了吴立国。

    在吴立国的想象之中,沈重山无论如何只是想要来弄点钱而已,这样的人他见识的太多了,甚至很早以前他也就是这样的人,只要抓住一点机会,就狠狠地咬下对方一块肉来,能带着皮,绝对不舍弃一点点,他万万没有想到沈重山居然敢动手。

    而且这一拳是货真价实的老拳,力量极大,大到了吴立国一百八十多斤的身体连站都站不住,几乎是横飞一样地就撞开了703包厢的门,然后整个人随着打开的包厢门倒在地上,狼狈无比。

    包厢的大门豁然被打开,里面的乌烟瘴气豁然就暴露在走廊洁净如明月一般的光线之中,沈重山从光明中走来,背着光的他仿佛就好像是一个黑色模糊的人影轮廓,让人看不清他的长相和五官,只是这样的一个人影,配合地上不断地扭曲和惨嚎的吴立国,显得格外具有视觉冲击力,以至于让喧闹的包厢里都陷入了短暂的寂静之中。

    赵暖玉微微皱眉,说实话,他很不喜欢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这会让他有一种事情超出了自己掌控的不自在感,习惯了把所有的事情都测算无疑的他抬起头看着门口的人,背着光,光线很刺眼,让他看不清来人的模样,随即赵暖玉的眼神扫了一眼地上狼狈不堪的吴立国,眉头皱成一个很微妙的弧度,眨眼之间立刻消失,几乎没有人察觉得到,但是只有真正了解赵暖玉的人才会明白,这一刻,不管是什么原因导致眼前的事情发生,吴立国的前途算是毁了。

    “你敢打我!!!”趴在地上的吴立国因为过度的愤怒而导致声音显得有些扭曲,这种扭曲之中又因为刚那一拳的力量太大,让他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漏风,于是此时的他就好像是被激怒了的阉割过的公鸭,狼狈而难堪。

    “我已经打了,敢不敢,你还不知道?我说过了,我来只是要讨个公道的,你不给我这个公道,我就自己要”沈重山说着,弯腰提起了地上吴立国的衣服领口,甚至于看都没有看包厢里的人一眼,他今晚来就是发泄来的,其他人怎么看,与他无关。

    f:ue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