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667章全身而退
    捅破天了,的确是捅破天了。

    当沈重山这一脚下去,赵暖玉倒了下去,宋成林却豁然站了起来,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此时的赵暖玉无比狼狈,脸上的鞋印,嘴角的血腥味,伸手擦了一把脸上,鲜血和鞋印让在他的手指上混合成一团黑乎乎的粘稠液体,狠狠地捏着拳头,赵暖玉凶恶无比地盯着沈重山,嘴里发出如同被逼到了绝境的野兽一般的嘶吼:“你敢踩我!!!”

    这辈子,赵暖玉别说被人用脚踩,大约连被不客气地对待一下都没有,而这种情况更是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过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现在的赵暖玉只有一个念头,他一定要让沈重山在这个世界上最痛苦最残忍的折磨中死去,要让他后悔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上!

    只是,赵暖玉依然还不明白,在这种短距离直接干脆的冲突之中,他所谓的权势和阴谋城府面对沈重山简单粗暴的暴力手段并没有什么卵用。

    依然踩在茶几上的沈重山弯腰抄起了茶几上的一支红酒,扬手一砸就把红酒在茶几上砸碎,哗啦一声红酒品被砸开一个大豁口,沈重山抓着红酒瓶的瓶身,另一只手如同抓小鸡一样极具侮辱性地抓起了赵暖玉的头发把他锁扣在手臂里,锋利的红酒瓶就整对着赵暖玉的脖子,沈重山平淡地说:“你觉得我不敢踩你,我踩了,你现在再猜一猜,我敢不敢宰了你?”

    随着沈重山的话,那锋利无比的红酒瓶豁口抵着赵暖玉的脖子,赵暖玉脖子上柔软纤薄的皮肤几乎眨眼之间就被逼迫,嫣红的鲜血顺着黑色的红酒瓶流淌下来,沾湿了赵暖玉胸前的衣襟,那一片血红显得无比触目惊心。

    赵暖玉咽了一口唾沫,这一秒他分明清晰地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这种威胁来的无比突然,同时也无比的真实。

    城府、阴谋和手段固然是在这个人吃人的社会活下去乃至于活的更好的基础,但是在极端的时候,这种所谓的手腕却远远不如一拳一脚或者一只破碎锋利的红酒瓶来得更具有威慑力。

    此时赵暖玉就么有办法用他所谓的城府和阴谋解决他的危险,而沈重山却有这个能力瞬间杀了他,哪怕赵暖玉无比确定事后沈重山一定会死无葬身之地,但是那个时侯他也已经死了,沈重山陪葬陪得再惨,他也不可能重生。

    所以不管怎么看,赵暖玉都觉得现在的情势由不得自己。

    不想被沈重山这么一个他眼里的泥腿子拉着同归于尽,赵暖玉深吸一口气之后沉声说:“你想要干什么?你别冲动,你无非就是要钱而已,为了钱丢了自己的命不值得,一个病人是吧?可以,不但他以后所有的生活费和医疗费我全出了,我还一次性支付给你们一百万,这不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吗,我全给你了,你别冲动!”

    沈重山笑道:“我要的是公道,但是公道必须通过钱来实现,所以你也给了我钱,听起来好像是很合理的解决方案,我要是再不答应的话是不是显得很不懂事?”

    赵暖玉此时也顾不得周围一大群朋友看着丢人不丢人了,他努力地仰起脖子深怕沈重山一个想不开或者手一抖就把红酒瓶刺进了自己喉咙里,他无比诚恳地说:“没错,就是这样,你要的我已经给你了,既然你得到了你想要的,也没有必要拿着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你放开我,什么都好说。”

    “所以我现在应该放开你然后恼羞成怒到了极点的你就去找来别人对付我?我看起来很傻很好骗吗?”沈重山轻笑道。

    赵暖玉的脸色无比诚恳地说:“你放心,你说的这种事情永远都不会发生,对于我来说,我自己的生命才是最重要的,我没有必要为了那点钱拿我自己的生命开玩笑,我也不会这么做,如果你实在不放心的话我可以立刻让人把现金提过来,你拿着现金走。”

    沈重山考虑片刻,稍稍移开了红酒瓶。

    毕竟对于沈重山来说,他又不是故意来杀人来打架的,他还是为了钱,只要能拿到钱就能把赫连理的医药费问题解决掉,赫连一家人也可以过的轻松一些,能拿到钱,其他都好说。

    见到沈重山的举动,赵暖玉稍稍松了一口气,这个功夫,门口呼啦啦地冲进来了会所方面一大批人,这些人估摸着是知道这边出事了过来看情况,为首的经理很显然认得地上直哼哼的吴立国,还不等他惊怒,一抬头就见到被沈重山挟持着的赵暖玉,见到赵暖玉身上的鲜血,经理的脸都绿了,他知道赵暖玉的身份,也明白一旦赵暖玉在这里出了一点点意外,恐怕自己就完蛋了。

    “你,你要干什么!你还不快把人放开!”经理气得声音都变了形,指着沈重山大声叫骂道。

    “闭嘴!”赵暖玉脸上的表情狰狞得几乎要活吞了那经理一般,他用一种冰冷凶恶到极点的语气说道:“去提两百万现金来!马上!还有,让你身边这群跟蠢猪一样的废物马上离开这个包厢!”

    眼看着好不容易忽悠沈重山同意自己用钱买命,赵暖玉现在是一点意外都不想出更不想做出什么刺激沈重山的事情来,两百万还是几百万的钱对赵暖玉来说根本无所谓,他很惜命,他知道自己的命比这些泥腿子要金贵的太多了,所以他无论如何都不会允许自己的生命发生任何意外,钱,可以给,这口气,也自然要出,但是却绝对不是在现在去出气。

    有了赵暖玉的命令,其他人自然以最高的效率行动起来,而沈重山也算是见识到了赵暖玉的地位有多高,整整两百万现金,不出半个小时已经整整齐齐地码放在自己的面前。

    “这是你要的钱。”因为长时间姿势扭曲地被沈重山挟持着站立,赵暖玉现在腿都有些在打摆子,额头更是因为痛苦而渗出了细密的汗珠,但是赵暖玉依然咬着牙坚持着,他也知道没拿到钱之前沈重山是不可能放开自己的,现在见到钱已经准备好,赵暖玉几乎立刻就要提出让沈重山放开自己。

    沈重山扫了一眼眼前的钱,现在这个局势下赵暖玉多半也没有什么机会和心思去在钱的真假和数量上玩花样,所以沈重山一伸手关上了两个箱子,沉声说:“为了我自己的安全,我必须带着你一起出去,等我确认安全了才会放开你。”

    赵暖玉眸子里闪过一抹压抑得极深的怒火,就在此时,一直没吭声的宋成林再次说话了,“我给你打包票,你放了他,只管从这里走出去,今晚不会有人找你麻烦。”

    听见宋成林说话,赵暖玉和沈重山还有包厢里其他人都看过来,而面对所有人的目光,宋成林脸上露出的则是招牌式的玩世不恭笑容,他笑眯眯地对赵暖玉说:“赵大少,这个人我很欣赏他,而且现在形势来说的话,你的确没什么和他谈条件的资本,既然他想要钱你也准备好了,不如今晚就放过他,当然,其他的事情我就不管了。”

    赵暖玉沉着脸没有说话。

    大家心底都是明快人,知道这种时候宋成林开了口,那么他赵暖玉一旦答应下来,今晚就真的不能找沈重山什么麻烦了,否则的话宋成林也是要面子的,要是别人,赵暖玉大可以不理会,但是这个宋成林却不能不重视。

    沈重山也觉得很奇怪,他不知道宋成林为什么要帮自己,不过这并不妨碍他顺杆爬上来,沈重山勒着赵暖玉的脖子,说:“我知道你肯定会在事后找我报复,我也不在乎,只要拿到了这笔钱,其他的事情我自然会想办法解决,不过我必须带着它安全地离开,否则的话,杀了你一个再跑,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情。”

    赵暖玉的瞳孔缩了缩,最终,他咬着牙带着一股屈辱说:“行,你走,今晚我绝对不找你麻烦!”

    沈重山闻言想了想,直接放开了赵暖玉,只是手中还依然紧紧地抓着那红酒瓶,他缓缓地去提起两个装满了钱的箱子,戒备无比地看着包厢里的所有人。

    重新恢复自由的赵暖玉捂着自己的脖子深深地喘了两口气,他跌坐在沙发上,马上有人送了毛巾过来给他止血,捂着自己脖子上的伤口,赵暖玉抬头阴鸷地盯着沈重山,如同一头受伤的孤狼已经疯狂到了极点。

    而沈重山并没有在乎,他拿起了两个箱子之后立刻就走,一秒钟都没有犹豫。

    眼看沈重山已经离开,赵暖玉的嘴角动了动,最终,他豁然站起来一脚踹在茶几上,巨大的力量让茶几整个儿后移了好几十公分的距离,整个包厢里回荡着他怒极的尖锐声音:“我一定要扒了他的皮!谁拦我谁就是我的敌人!”

    fwx9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