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670章那是他守护的东西
    沪市,富春山居。

    这个地方是许远东专门找人建造来用于安置叶浮屠师徒俩的地方,在沪市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方找到这么一个充满了诗情画意有山有水的地方可不容易,原本这里是作为当地一处打算开发为旅游度假村的黄金地点,但是在开发商得知许远东已经把这里买了之后,那名在沪市也算是有些名气和能量的开发商一个屁都没放,老老实实地滚蛋了。

    富春山居的名字是叶浮屠起的,按照叶浮屠的要求,这里没有建造豪华的别墅也没有足足有旁人两个院子大的夸张喷泉,偌大的院落里栽种满了不起眼的廉价盆栽,中间作为居室,仅有两处竹屋,一处是叶浮屠所住,一处,自然是叶琉璃住的地方。

    外面的院子里,在叶琉璃和叶浮屠的照料下争相盛开显得鸟语花香的院子中间放着一张石桌,石桌的两侧则是叶浮屠和许远东在对弈。

    轻描淡写地放下一子,许远东看着叶浮屠比之半年之前已经好了很多很多的脸色,欣慰道:“你看我说什么,天无绝人之路,你还没有到死的时候,峰回路转这身体果然见了起色。”

    叶浮屠温润的手指夹着一枚黑色棋子,轻叹道:“说到底,不过是被天醒莲那等旷世奇珍强行续了一次命而已,这条命又能苟延残喘十年,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正安静地俯身给一盆小兰花浇水的叶琉璃,许远东说道:“能活着谁愿意去死,更何况琉璃还在,那小子也还没有回来,你就算是强撑,也要继续撑下去。”

    叶浮屠意味深长地对许远东说:“你这老狐狸,以前就觉得你不是什么好人,现在看来你的心思比以前更深沉了几分。”

    许远东大笑道:“此话怎讲?”

    摇摇头,叶浮屠说:“年轻时候的你就像是一把锋芒四射的宝剑,锋利无比,当时我就说过你的性格只有两种下场,要么称王称霸,要么人死道消,而当时的我其实多半是倾向于后者的,有你这样野心的人不少,有你这样能力的人也不少,有你这样的野心又有你这样能力的人虽然说不多,但是泱泱天下,总归是有人中枭雄出现的,但是其中能成功的只能是极少数中的少数,那个跌宕起伏的时代虽然说是枭雄最好的温床,但却也不代表有能力有野心就一定能成功,可是你居然硬生生地成功了,你这把宝剑没有伤到你自己,反而让你走上了别人只能仰望的高峰这确实是一件好事,而现在的你,则是沉淀下来了的老酒,城府是越来越深,有时候我都弄不清楚你在想什么,从前台退下来的你在华夏谋算的事情,恐怕没几个人能有把握说全部知情吧。”

    听了叶浮屠的话,许远东却是笑而不语,很多事情对于他们这样的人来说并不需要说的太清楚,点一点,差不多就透了,说的太多反而落了下乘。

    “反正下棋我是下不过你了。”眼看自己就要被叶浮屠一条大龙屠光,许远东有些无奈地丢下了子,这是下围棋的规矩,弃子便是认输,而这一局棋虽然在明面上是势均力敌黑白双子彼此之间在棋盘上杀得难解难分,但许远东很清楚在在之后二十手之内,自己的白子就要输了。

    叶浮屠见许远东弃子认输,也不见得意,风轻云淡地伸手将棋盘上的棋子一枚一枚地捡起来放入棋盒之中,他说道:“你的棋力不如我是不假,虽说这围棋最考验对弈者的心力和城府,但是它也依然需要日以继夜的侵淫才可见成效,有城府不一定就会下围棋,你之前忙于俗事,哪怕是现在退了下来,但也未必就真的空闲了,没时间深入此道,棋力自然不见长,但我却是和你截然相反的,因此在这棋盘上我到还真有几分对付你的把握,不过再怎样,你也不至于这短短的时间内就落败,你是心中有事。”

    许远东微微沉吟片刻,随即说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t药物引来的觊觎太多了,当初我虽然已经料想到这个结果,但是这一次来的人,却远超出了我的想象。”

    叶浮屠微微扬眉看向许远东,在两人几十年的交情中,许远东可从来没有用这样的形容词来形容一个势力连现在的许远东都觉得超出其想象的势力,到底是什么势力?

    许远东似乎也不打算隐瞒,他说道:“之前你回来提起之后,我就有意地对骷髅会进行了关注,后来发现了一些东西,但是就在我还在调查这个庞大的组织的时候,却忽然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骷髅会似乎一直都非常忌惮亚洲可以说他们是在忌惮华夏,无论在欧洲在西方势力遍布到了什么地步,但他们似乎始终没有朝着华夏这边发展的意思,可是就在半年之前,也就是那小子失踪的时间点上,他们却忽然开始对华夏这边有了一些动作,一开始,没有人知道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可是现在我似乎明白了他们的目的是t药物。”

    虽然叶浮屠几乎和世俗脱节,但是t药物代表着什么他依然很清楚,当听见骷髅会已经把触手伸向华夏,伸向许氏集团。

    “有什么具体的表现?”叶浮屠的神色前所未有的凝重。

    许远东冷峻地说:“他们已经派人在试探了,我让我的手下去和他们明里暗里地接触了几次,互有胜负,但是我找去的人已经是我这边的中高端战力,一个个都是最顶尖的特种兵出身,素质绝对可靠,可是骷髅会派出来的人看的出来仅仅是一些小角色而已,按照这个情况下去,一旦骷髅会开始正式动手,光靠许氏集团的能力,大概很难抵御得住。”

    “我来处理。”

    这个声音猝不及防地出现,两人抬起头来看去见到的却是轻描淡写地说出这句话的叶琉璃慢条斯理地把水壶放在地上,然后走过来站在叶浮屠身后,那双本就清冷而自从半年之前的事情后更是没有半点人类感情如同死物一般的眸子正一瞬不瞬地看着许远东。

    许远东愣了一下,随即摆手说:“这倒是不至于”

    半年之前的事情后,虽然没有人说,但是大家都看的出来叶琉璃仿佛把自己的整个内心世界都封闭了起来,这个本就不沾人间烟火的女孩仿佛刚刚朝着那懵懂的情愫跨出一步就遭此大变,这种大起大落若是搁在寻常人身上,几个月之后兴许也就好了,可叶琉璃不同,这个女孩几乎完全把自己的内心给冰封了,若不是对着叶浮屠,她几乎可以永远不说一句话。

    谁也不知道半年之前叶琉璃和沈重山在霓虹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唯独通过叶浮屠的转述许远东才了解一些,而半年下来,叶琉璃没有对叶浮屠之外的人说过一句话,唯独一句对许卿所说的对不起。

    刚才的这句话,可以说是叶琉璃对许远东说的第一句话。

    “许氏集团和t药物是他守护的东西,现在他不在,没有任何人可以染指他所守护的东西。”叶琉璃平静地说,语气并不重,音量也不高,但是却有一种令人无法忽视的强大力量。

    叶琉璃的话让许远东有些意外,许远东下意识地看向叶浮屠,眼下要说还有能对叶琉璃产生影响的人,大概也就是眼前的叶浮屠了。

    叶浮屠考虑了良久,叹了一口气,说:“既然你想去做,就去吧。”

    见叶浮屠也同意下来,许远东摇摇头,不再说什么,而得到了师父首肯的叶琉璃扭头就离开,她要回去练功去了。

    看着叶琉璃的背影,许远东对叶浮屠说道:“你就看着她这么消沉下去?”

    叶浮屠平静地回答说:“她命中该有情劫,只是命运不可测不可算不可阻挡,我千算万算都没有算到这情劫居然会以这样的方式应验在她的身上这劫,是她的劫,若过了自然是海阔天空,若过不了,也是她的命数,旁人帮不了她,她也不需要旁人去帮,随她去吧,她有自己的命运也会有自己的生活,如何做出选择,你我这样的老头子,管不着了。”

    许远东沉默一会,忽然张开嘴骂骂咧咧地说:“我女儿是这样,林家的丫头是这样,连你家这个丫头都是这样,那个混小子到底是身上哪一块肉香了?骗小姑娘的本事这么好老子当年怎么就没这个艳福!?”

    叶浮屠笑着丢出棋盒,笑道:“再来一局?”

    许远东伸手抓过了棋盒,豪气干云道:“这一把一定把你杀个片甲不留。”

    “这样的话你说过几十年了,但是从来没有实现过。”叶浮屠摇摇头,显然不相信许远东的大话,不过下棋的空余,他抬起头看了一眼天空,那个位置恰好是沈重山的命星所在的方位,那持续了半年的死寂,却似乎有了一点点的微光。

    fyjm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