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675章人心隔肚皮
    听到沈重山的话,张全福顿了顿,他的脸上露出无比痛苦的神色,这种痛苦之中包含着一个中年男人对生活压抑到了极点的情绪,不像是装出来的,这种情绪也装不出来。

    一个男人,活到了四十岁,有了家庭有了妻女有了老小,该经历过的风浪都经历过来了,还有什么事情能压垮他的肩膀,一个二十岁的男人露出对生活不堪重负的痛苦时,是他经历的还不够多,甚至有些为赋新词强说愁,而一个三十岁的男人露出这样的表情时,则代表着他真的承受了许多常人想象不到的压力,可是到了四十岁,外表光鲜亮丽事业有成的这个男人依然承受不了生活的重负,答案只有两个,生活的压力太重了,或者心里委屈了。

    绝大多数的男人不习惯表达自己内心的软弱,苦了累了,自己咽下去,饿了自己喝杯水,饿了自己吃块面包,生活总归要继续下去,没有谁的人生就能过得特别轻松,只是男人也是人,没有谁规定男人不准哭不准喊自己累,轻易不说累那不是因为真的觉得不累,只是觉得没有必要说出来,因为任何一个年到了四十岁的男人都有自己的家庭和自己的妻子孩子,他们喊累了,家庭,爱人,孩子怎么办,所以他们不说但这不代表他们不累,若真的到了说出来的地步,是他们真的忍受不了了。

    张全福的表情痛苦而压抑,仿佛在高压锅里承受了许久许久终于承受不住了要发泄出来,他的后背微微弯曲驼下来,仿佛那上面有千斤重担每时每刻都在压着他让他喘不过气来。

    伸出颤抖的手端起酒杯连喝了两大口,重重地把塑料杯放在桌上,张全福喘息着说:“我二十年之前大学毕业,那个时候大学生还不如现在这么泛滥,每一个大学生只要愿意都能够得到一份很稳妥安定的工作,但是我不希望和我其他的同学一样混了四年大学然后拿着一张毕业文凭让国家来帮自己安排工作,我觉得我一定能过上出人头地的日子,所以我拒绝了家乡给我安排好的工作,去下海去经商,但是我实在是太天真了,我曾经拥有过千万的财富,在那个通货还没有这么膨胀的年代一千万比现在一个亿更值钱,我踌躇满志,我觉得我会成为我们省里的首富,然后成为全国首富,我觉得这一切都是我应该得到的,但是我还是失败了,在一个大合同中,我被对方诈骗了,不但失去了我所有的财富还失去了我当时的妻子,我一夜之间失去了所有,于是我不得不开始出来找工作,因为老婆走了,我必须要养活大我的孩子,我卖过洗发水,卖过保险,甚至卖过血,为的只是能让我的孩子吃上一口饱饭,我的朋友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帮助了我,让我进入当时才刚成立没有多久的瑞信国际大厦来做一个营业员,我是唯一一个男性营业员,在一大堆年轻漂亮的女孩里面,我这个三十多岁的老男人显得格外突兀,但是为了这份工资,我一点点地忍耐下来,别人不愿意做的事情,我做,别人不愿意招待的客人,我去这个过程中我消磨掉了我的野心,我开始意识到真正安稳的生活才是我想要的,我也认识了我第二任妻子,她很好,并不嫌弃我很穷没有钱甚至还带着一个孩子,力排众议她甚至大着肚子跟家里决裂跟着我一起留在杭城,为了我她什么东西都没有了,我发誓我要对她好一辈子但是,但是为了这个经理的职务,她却不得不让那个狗日的刘能睡了!”

    张全福的语气越发激动,说到后面的时候他几乎是捏着拳头死死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不爆发出来,每个字都从牙缝里挤出来一般。

    在听见刘能这个名字,甚至这个名字和张全福的老婆睡在一起这件事情的时候,沈重山眉毛微微上扬,他的脑海里很自然地出现了刘能那张和善而温润的脸,虽然沈重山早就已经过了从外貌评判一个人的年纪,但是他依然觉得刘能这种人,不像是能做出来这样的事情

    张全福似乎是从沈重山的脸上看出了什么,他苦笑一声,去倒酒,却发现酒瓶已经空了,然后起身去拿了一瓶酒来,打开之后干脆也不倒在杯子里了,自己仰头咕嘟咕嘟喝了半瓶,放下酒瓶之后他松了松脖子上的领带,说:“您一定不信吧,其实我也不信,要不是看到我老婆跟刘能躺在一张床上,要不是听见刘能亲口答应我老婆只要满足了他就能把经理这个位置给我,我也不会相信,但是事实就是这样,我老婆陪刘能睡了三次,我得到了这个经理的位置,事后我老婆要跟我离婚,我没同意。”

    沈重山平淡地看着张全福一脸狰狞地说着这些话,良久,他缓缓地说:“刘能是瑞信国大厦的总经理,我都要听他的。”

    张全福愣了一下,苦笑道:“我知道。”

    沈重山嘴角微微上扬,继续说:“但只是目前而已。”

    听见沈重山的这句话,张全福的眼睛一亮,仿佛世界都被点亮了一般,他热切地看着沈重山说:“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刘能付出代价”

    沈重山敲了敲桌子,对张全福说:“我想你还没有弄明白你现在的情况,你身上发生的任何事情,悲惨也好幸福也好,都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我没有必要也没有义务为了你身上发生的不幸的事情而去找刘能的麻烦,刘能可以控制瑞信国际大厦这么多年的时间,他并不是轻易好对付的人,而我也不会因为你个人的恩怨而就和他死磕,这对我来说,并不符合我的利益,你明白?”

    沈重山的话,就如同当头一棒让张全福愣了半天,良久之后,张全福讷讷地低下头说:“是是您说的是。”

    沈重山伸出筷子吃东西,一边吃一边喝,也没有搭理张全福。

    而张全福整个人就如同失魂落魄了一般,不断地看向沈重山,想要说什么,但是欲言又止却始终说不出来,最后,他狠狠心,咬牙说:“沈总,我该怎么做?”

    沈重山闻言放下了筷子,对张全福说:“该怎么做这一点不应该问我,要问你自己,你要知道,我想要的是一个能帮我处理一些事情和麻烦的手下,而不是天天我帮着出主意然后他按部就班地去做的程序机器人,这样的人满大街都是,要脑子,自己去想,想明白了,你自然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张全福闻言沉默许久,忽然站起来认真严肃地说:“我懂了。”

    沈重山抬头看了他一眼,点点头说:“懂了就行,坐下来,继续吃饭。”

    一顿饭并没有持续太久,来往之间也不过是一个多小时两个小时不到就散开了场,张全福结账之后告辞离开,沈重山眯着眼睛看着他的背影上了车然后消失在马路尽头,沈重山也没有多说什么,转身上了自己的宝马。

    启动了车子,沈重山立刻就接到了赫连秀秀的消息,说是希望他到医院去陪她,沈重山到没有什么意见,只是刚打算答应下来的时候,他却接到了宋成林的电话,言简意赅,半个小时之内赶到宋成林指定的地点,什么事情做什么都没有说,沈重山没多想,答应了下来然后婉拒了赫连秀秀。

    在沈重山朝着宋成林所指定的地方行驶而去的时候,医院里,赫连秀秀有些惆怅地放下手下,撑着下巴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而赫连秀秀的妈妈刚好从门外进来,见到女儿的这模样,就问说:“怎么了?他来不了?”

    赫连秀秀惆怅地说:“说是忽然有事情”

    看出女儿言语之中的低落,赫连秀秀的妈妈摇摇头,说:“小沈这个小伙子能帮我们家到这个份上已经是很不错的事情了,毕竟你爸现在躺在那里,不管是谁都会有顾虑的要是他有什么想法也是很正常的,你也别怪他这样的事情搁在别人身上,谁还愿意看我们娘俩一眼?你看看你爸爸平时称兄道弟的那些工友,除了送一些水果过来,谁开口说过一句帮我们的,还深怕我们主动去求一样,来了坐都不坐一下就走,人情冷暖啊”

    赫连秀秀忽然生气地说:“妈!沈大哥不是那样的人!”

    赫连秀秀的妈妈摇头说:“是不是这样的人你现在不就看到了?我也不是说小沈不好,小沈能帮我们要来医药费已经很不错了,就是这些事情他居然都不和我们说一声,到底工地公司那赔了多少钱来,不还是他嘴皮子一碰自己说说就算?指不定他自己从中得了多少好处”

    “妈!你这么说让我觉得你真的很恶心!”赫连秀秀大怒道。

    gkz0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