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684章沈大哥,我喜欢你
    赫连理的话有点出乎沈重山的意料之外,他看着赫连理,发现后者正用无比坚定的眼神看着自己,显然,这句话并不是他临时起意而问的,而是考虑过很久之后问的。

    沈重山有些尴尬,刚要说一些安慰的话,却被赫连理猜到了心里所想的事情一般,赫连理说:“我受伤昏迷之后的事情她们母女都已经告诉过我了,小沈啊,赫连叔家里的情况你也能看得到,没有啥条件,我们这样的人家,除了秀秀自己乖巧懂事之外,还能有什么条件呢?没有了,所以我打算过两天就出院,剩下来的钱全部给你们两个人,让你们自己好好地过自己的日子,小沈啊,其实叔早就看在眼里了,秀秀一直都很喜欢你,但是叔看不出来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之前的确是有一些顾虑,觉得你毕竟是失忆了的人,家底怎么样背景怎么样我和秀秀妈都不清楚,所以之前秀秀妈一直是反对你们有什么的,让你搬出去也是出于这一点考虑,本来我觉得这样的事情顺其自然就行了,你人品不错,也肯吃苦,我不信秀秀跟着你会饿肚子,但是现在这些事情发生下来,叔也想通了,只要人好,老实可靠,其他的都没有关系,所以叔思前想后,想把秀秀托付给你。”

    沈重山闻言知道赫连理居然有了马上出院把医药费省出来的意思吓了一跳,他慌忙严肃道:“叔,我也不跟你客气,但是你千万别有出院这样的念头,现在你刚苏醒过来,身体其实还虚弱的很,还是要治疗,要不然让秀秀知道你要出院是为了把钱给我们,她不恨死我?我自己心里也过意不去至于我和秀秀的事情,叔,坦白地跟你说,我是把秀秀当妹妹看待的,其他的事情我真的没有考虑过,你们是好人,秀秀更是一个顶好的姑娘,但是你看我现在,我以前是做什么的有什么家人发生过什么事情我自己都不知道,而现在的我又什么都没有,过着今天有明天无的日子,这样的情况下,我能耽误秀秀吗?不能啊。”

    听了沈重山的话,赫连理沉默了下来,而沈重山也没有再继续说什么,只是坐在一边。

    良久,赫连理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顺其自然吧,这种事情强求不来的。”

    沈重山也觉得有些尴尬和不好意思,他站起来说:“我出去看看她们怎么样了。”

    话说完沈重山站起来去打开病房的门,看见的却是赫连秀秀狂奔而去的背影赫连秀秀的妈妈站在门边无奈地说:“刚才你们的话,秀秀都听到了,听你说你只是把她当妹妹,这傻丫头就崩溃了,还一直不承认,其实除了她自己之外谁还看不出来那么点心思,你追过去看看吧。”

    沈重山给了赫连秀秀妈妈一个歉意的眼神,然后立刻追了上去。

    赫连秀秀一路狂奔到了医院楼下住院部下面用于给病人放松心情用的花园里面,找了一个椅子坐下自己伤心地开始哭,而一直都跟在她身后的沈重山这才走上来,坐在赫连秀秀身边,轻声对着埋头哭泣的赫连秀秀说:“对不起”

    赫连秀秀使劲摇头,想要说什么,却被哽咽打断了自己要说出来的话。

    伸出手打算安慰一下赫连秀秀,而赫连秀秀却在这个时候抬起了头,泪眼朦胧的她仿佛就像是一头被丢弃而无家可归的小兽一般可怜,她看着沈重山,咬着嘴唇轻声问:“沈大哥,你是不是真的只是把我当妹妹?”

    沈重山苦笑道:“妹妹也好,其他也罢,总而言之现在的我,的确不是一个适合托付终生的人,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有些话,沈重山不能说,比如他在卖命,比如赵暖玉每时每刻都在想要他的命,比如昨天他才刚被两名杀手刺杀过,到现在腹部的伤口都还没有好,比如宋成林随时可能给他下一些很危险的命令任务要他去完成,用一句不那么客气的话来说就是很可能下一秒沈重山就要面对生死的考验,在这样的前提下,他怎么可能去耽误了赫连秀秀?

    这跟喜欢不喜欢,哪种喜欢,是对妹妹的喜欢还是对女人的喜欢不同,而是身为一个男人,总要有自己的选择和担当,在为了赫连理的医药费冲去找吴立国的时候沈重山就已经选择扛起了这种担当和责任,在为了保护赫连一家人的安危而选择向宋成林妥协的时候就已经扛起了这种担当和责任,而这些事情都不是他能说出来给赫连秀秀知道的,有些事情你做了,不一定就要说出来,那样的话反而显得没有味道了。

    赫连秀秀倔强地看着沈重山,忽然鼓足勇气说:“可是沈大哥,我喜欢你!不是妹妹对哥哥的那种喜欢!就是很喜欢你的那种喜欢!”

    对于赫连秀秀这样的女孩而言,说出这样的话已经是这辈子最有勇气的尝试了,她一直都是一个羞涩而内敛的姑娘,她绝不外向也不是那种能把谈恋爱换男朋友当作换衣服一样轻松的女孩,赫连秀秀的思想观念甚至于保守得有些封建了,在她看来自己的恋爱应该是选择一个能一起到白头的男人,然后把自己的心和自己的身体完完全全地交给他,在这样的心情之下,赫连秀秀没有谈过一次恋爱也没有对谁动过心,但是就是这么一个内向的女孩,今天却勇敢地对沈重山表白了。

    连沈重山都意想不到。

    但是赫连秀秀就是这么说了,说完之后,赫连秀秀就哭,眼泪止都止不住地哭,可是她很坚强地忍住了,没有哭出声,只是默默地让自己的眼泪留下来,她一直看着沈重山,一瞬间都舍不得放弃。

    这个内心柔软的姑娘,是在用自己这一生最大的勇气来等待沈重山一个回复啊

    心中叹了一口气,沈重山伸出手握着赫连秀秀的手,另一只手轻轻地擦去了赫连秀秀脸上的眼泪,只是越擦,眼泪就越是汹涌,最后,沈重山抚着她柔嫩的脸颊,刚要说话,手机震动起来了。

    是宋成林的电话,沈重山不得不接。

    “我先接个电话吧。”沈重山对赫连秀秀说。

    赫连秀秀默默地低下头,不说话。

    沈重山接通了电话,宋成林那头的语气罕见的严肃,只是简单的一个地址,然后说了一句话:“马上过来!”

    挂掉电话之后,沈重山歉意地对赫连秀秀说:“我要走了。”

    赫连秀秀咬着嘴唇,想要说什么,但是沈重山已经起身了,摸了摸赫连秀秀的脑袋,沈重山对赫连秀秀笑着说:“先别想这些事情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怎么把你爸爸的身体照顾调养好,等他康复了出院了,我们再考虑其他的事情,照顾好自己,比什么都重要。”

    话说完,沈重山扭头离开,赫连秀秀痴痴地看着沈重山的背影,泪水再一次涌了上来,蓄满了眼眶,也模糊了她的视线

    宋成林约的地方是一个茶社,沈重山赶到的时候已经是四十多分钟以后,刚进包厢就见到包厢里面坐着宋成林,还有一个很意外的人刘能也在。

    宋成林的表情有些严肃,见到沈重山来了也没客套,指了指一个空着的位置说:“坐下来说吧。”

    和刘能点点头示意之后沈重山去椅子上坐下,才坐下,宋成林就抬头对刘能说:“刘叔,这件事情一定要慎重一些处理。”

    刘能平静地说:“慎重是自然的,但是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不太可能善了了。”

    宋成林微微眯起眼睛,端着茶杯也不喝,只是在手心里缓慢地旋转把玩着,他冷笑道:“我宋成林本就不是什么好惹的人,这两年修生养性了可不代表我就成了没牙的老虎,这些后生晚辈想要骑在我头上拉屎撒尿还早的很。”

    听起来似乎是有什么矛盾了,而且看宋成林的这态度,貌似对方来头也不简单,沈重山没有去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眼观鼻鼻观心一句话不说,不该问的别问,不该知道的别知道,这是沈重山给自己的准则,而这一点他一直都做的很好。

    刘能看了沈重山一眼,笑着说:“之前听说沈副总你好像出了一些意外?没事吧?”

    这话问的,就没什么诚意了,不过沈重山也不在意,他耸耸肩轻松地说:“的确是意外,不过人没事。”

    刘能笑了笑,说:“人没事就好,接下来有一件比较棘手的事情,我看除了沈副总你之外,别人也做不来,可能还要麻烦沈副总你了。”

    沈重山瞥了宋成林一眼,后者静默不语,沈重山笑道:“吃一碗饭做一件事情,这个规矩我懂。”

    刘能哈哈大笑,说:“和沈副总讲话就是有趣,不显得无聊,而且总能一点就透,那么我也不卖关子了”

    hcge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