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685章沈重山绝不妥协
    人和人之间能虚伪到什么地步?虚伪到前一秒还当着你的面讨论怎么利用你结果下一秒就能笑着夸奖你果然是个直来直去的爽快人的地步,刘能的虚伪简直令人作呕,而沈重山仿佛没有看出这股子虚伪一般,他依然保持着淡然的表情等刘能继续说下去。

    刘能在一句话说到这里到一半之后停顿了片刻,然后转头朝宋成林看了一眼,这一眼算作是对宋成林的最后确认,而宋成林并没有表态,不过这种时候他的不表态就可以认为是一种默认,既然刘能出现在这里,那么他自然就要产生他的作用,比如说代替宋成林说一些宋成林自己不太方便说的话。

    从宋成林处得到了暗示之后,刘能干咳了一声,他慢条斯理地说:“其实这件事情说起来,也和沈副总你自己的恩怨有些关系,赵暖玉他从北方请了一个人过来,那人是北方赵佛爷的干儿子,赵佛爷一共一个儿子一个女儿,这都是亲生的,但是却有三个干儿子,这人就是其中之一,虽然因为是干儿子所以不可能从赵家继承什么,但这几个干儿子一直都对赵佛爷忠心耿耿,这一次过来的这个人是其中和赵暖玉这一脉走的最近的,这是照片,你看看。”

    说着,刘能从衣兜里掏出一张照片慢慢地放在沈重山面前,沈重山拿起照片看去,却见到照片里面出现的是一个看起来很和蔼可亲也很平凡的普通中年男人,长相平凡普通,身材有些干瘦,除此之外似乎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但是沈重山却从这张看似很平凡的照片里看出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味道,这个看起来其貌不扬的男人,一切都很普通,但是照片里的他站在一颗总有三人合抱才抱得过来的大树前面,这大树少说也有几百年的树龄了,而正对着这个男人的树干上,却有一个足足三四寸深的掌印!

    那掌印极深,一眼就能让人注意到,而照片里这个男人的动作显然是刚刚出了一掌收手的动作,这一幕,若是寻常人看到了只会当是用ps自己合成的,可是沈重山却知道不管是刘能还是宋成林都不可能无聊到弄一张合成的照片来忽悠人,那么就只有一个答案这个掌印,就是这个男人刚刚在树干上打出来的。

    沈重山眼皮子跳了跳这样力度的一掌要是打在人身上,估摸着整个人都能给打碎了。

    不知道为什么,沈重山忽然想起了之前自己对付那两个杀手的时候在绝境之中爆发出的力量,他脑海里忽然蹦出一个问题来,要是当时的自己,是不是也能做到这一点或者,更强?

    沈重山的沉默让刘能和宋成林以为沈重山是被吓到了,两人对视一眼,刘能继续说:“这人姓钱,至于名字,已经没有人知道了,我们得到的资料是他在年轻的时候就跟着赵佛爷打天下,因为他在赵佛爷的膝下排行第四,所以一般人都叫他钱四爷,这个人会武功,不是那种电视上一群花拳绣腿的武功,而是真正的内功,听说是一个道家出身,赵佛爷早年在东北混迹,他一个人就扛起了半片天,这个人成名一战就是单枪匹马挑翻了一百多号人把一个敌对帮会组织的老大脑袋给砍了下来,从那以后,他钱四在东北基本无人敢惹,只是近些年随着赵佛爷自己的低调,他也没有再出手,更多的是在赵府里面做一个供奉,他这一次出来是被赵暖玉请出来的,而其他的事情现在还不方便让你知道,但是现在我们希望你做到的事情就是把钱四永远都留在杭城。”

    一直都风轻云淡的刘能在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有些阴沉,这种阴森就仿佛是从地府里判官笔下划掉一个名字那杆朱砂笔带起的阴风一般,令人不寒而栗。

    沈重山眼皮跳了跳,抬头看向宋成林。

    宋成林沉默片刻,说道:“这个人的确很难对付,所以我也给你另外准备了三个帮手,都是练家子,只是这三个人脑子没有你灵活,所以我打算让你带队,这件事情做成了,就当作是你还了我之前所有的恩了。”

    沈重山微微沉吟片刻,说:“这个年头虽然我不怎么相信武功不武功这么一回事,但是我知道就算是有里的那种武功高手,也是怕子弹的,为什么不派个枪手?”

    这一次回答的依然是刘能,他对沈重山说道:“一枚子弹固然能解决很多问题,但是却也容易引发更多问题,江湖里的规矩是不动火器,这是铁律没有人敢违反,而我们虽然不是江湖中人,但是却也要伪装一下让人觉得这只是江湖仇杀,钱四早年太凶,得罪的江湖中人数不胜数,想要他命的人也不少,这样一来,最起码明面上我们是没有嫌疑的,而要是动用了火器枪支,那么事情的性质就不一样了,虽然赵暖玉在南方没有什么根基,可是坐在东北的赵佛爷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在南方弄死了他的干儿子,这事情还有的缓和?现在,时机还没有到,可以得罪赵暖玉,但是不能把赵佛爷给得罪了。”

    沈重山沉默片刻,抬起头说:“我可以做,但是有三个条件。”

    刘能一笑,靠在椅子上不再说话,沈重山提出的条件是什么,要不要答应,这都不是他能说了算的,接下去就是宋成林的态度了。

    “你说。”宋成林对沈重山提出条件来并不意外,他干脆地回答说。

    沈重山竖起一根手指说:“首先第一点,你派给我的人必须绝对服从我,这是一件很危险的任务,搞不好我自己都回不来,我想活着,好好地活着,所以要是他们不听话的话,我宁愿自己去,我可不想死在愚蠢得和猪一样的队友手上。”

    宋成林想也不想地说:“这一点没有问题,他们的忠诚不成问题,我让他们听你的他们就会听你的,但既然是练家子,心里面难免有傲气,想要彻底驯服他们,需要你自己去做,如果做不到的话,我想”

    不等宋成林说完,沈重山就摆手打断说:“如果这都做不到,那么我想你也没有必要把这件事情交给我做了。”

    宋成林闻言不但没有因为沈重山打断自己的话而生气,反而笑道:“我就喜欢你这自信。”

    沈重山笑了笑,继续竖起第二根手指说:“这件事情之后,我需要五百万。”

    宋成林嘴角微微上扬,说:“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五百万好说。”

    沈重山略微沉吟,宋成林充满兴趣,而刘能也玩味地看着沈重山,他们都知道,前面两个都是题中应有之意,沈重山的这第三个要求才是真正的肉戏。

    “第三个要求,这件事成之后,我要杀赵暖玉。”沈重山眯起眼睛说。

    话落地,刘能和宋成林同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沈重山要杀赵暖玉!这一点无论是刘能还是宋成林,都是在之前绝对没有想到的。

    鸦雀无声,死一般的沉默,宋成林不断地把玩着手中的茶杯,似乎是在考虑,而刘能也没有说话。

    沈重山等待着,没有催促。

    良久,宋成林抬起头目光灼灼地看着沈重山说:“这后果,我承担不了。”

    沈重山能感觉得到宋成林这一句话是真心话,并没有任何遮掩的意思。

    沈重山咧嘴笑道:“不怕,我不需要任何人为我承担后果,这件事情我只需要一点方便,比如提供给我赵暖玉的位置和之后我逃跑的路线而已,杀了他是泼天大的祸事我知道,我自己跑不掉的,但是你要是愿意帮我遮掩一把,那么我就能逃掉,之后的事情,与你无关了。”

    宋成林严肃道:“你非要这么做?你跟着我,踏踏实实地干几年,我可以保住你,赵暖玉也不能把你怎么样,但是你要是把他杀了,那么赵佛爷就算是把天都掀翻了都要把你抓出来碎尸万段,我们现在玩的,距离赵佛爷那个档次还差得远,他怒起来,谁都挡不住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赵佛爷年纪大了,也没有几年好活,他一死,你再找赵暖玉的麻烦,那时候就不用这么狼狈。”

    沈重山平淡地说:“你说的道理我都懂,但是夜长梦多,谁也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我没有办法用自己的命去赌一个虚无缥缈的可能,既然他要我死,我就先弄死他,至于后果如何,这已经不是我愿意考虑的事情了,人生苦短,总想着后果,那么什么事情都不用做了,我是个光脚的穷丝没错,但我也有自己的底线,我好端端地活着不吃别人的米不碍着别人的阳光,他看我不顺眼非要弄死我,我也不会束手就擒的。”

    沈重山的话叙述平白而从容,但却透露着一股子令人不寒而栗的杀气!这杀气,那是被逼到了绝境的呐喊,代表沈重山绝不妥协。

    hhu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