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686章一挑三
    一直到最后沈重山离开茶社,宋成林也始终没有就他的第三个条件给出一个同意或者说是不同意的表态,沈重山也没有追问,不过当沈重山离开的时候,宋成林的一句直接去航海搏击俱乐部会有人接待的话,让沈重山知道宋成林终究还是没有忍住这个巨大的诱惑。

    等沈重山走之后,刘能抬头对宋成林说:“你说的不错,这个沈重山的确是个很难控制的桀骜之徒。”

    宋成林笑了笑,说:“我还说过这样的人不好用,但是一旦用好了,那么将会是一把锋利无比的长剑,这把剑,能让任何敌人都灰飞烟灭。”

    摇摇头,刘能冷静地说:“我依然不看好,钱四成名的时候沈重山还不知道在哪里玩泥巴,这些年下来钱四虽然不怎么出手,年纪也渐渐地大了,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根据我的了解,这些修炼内家功夫的高手年纪越大,功力越是深厚,哪怕是腿脚有些不灵便,但那也只是针对他们的巅峰状态而言,比起普通人那是不知道高出了多少个层次的高手,我不知道你对沈重山的信心是哪里来的,难道只是因为他前次反杀掉那两名杀手?你和我都应该明白,那并不算什么,面对钱四这种级别的对手,单凭一些勇气和运气是没有任何作用的。”

    宋成林双手十指交叉叠在下巴处,他眸子里今天首次露出了无比强大的自信,说:“刘叔,还是那一句话,我相信我的直觉,直觉告诉我不可能把沈重山这条龙困在我身边太久,所以现在能用一定要用起来,而且直觉还告诉我,只要我敢让他去做的事情,他一定会带给我惊喜的。”

    “直觉?”刘能仔细咀嚼了一遍这两个字,嘿嘿笑了笑,不置可否,但是那神情之中,显然是对这两个充满了主观意味字眼的不信任。

    宋成林所说的搏击俱乐部处在杭城郊区,沈重山开车过去一路走高架用了一个多小时才算是来到了这幢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出彩的三层建筑物前面,沈重山的车刚停下,门口的保安就很警惕地过来盘问身份,沈重山报出了自己的名字之后,还未等他说来意,那保安的神情立刻就变得很微妙,让沈重山稍等片刻,然后拿着对讲机说了两句什么,不多久,从门内走出了三个男人。

    在这三个男人打量自己的时候,沈重山也抬眼朝着他们看去,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这三个人应该就是宋成林给自己安排的帮手,也就是所谓的练家子。

    坦白地说,这三个人看起来的确有那么一些意思,每个人一件黑色背心和宽松的练功裤,露在外面的身躯孔武有力,光是从外形看来就给人一种强悍的力量感,一头板寸的他们就如同武侠中描写的内家高手一样太阳穴鼓起,双眼精光四射,似乎隐藏了无穷的精力在里面一般。

    还有一点相同的是,这三个人看向沈重山的眼神都不那么友善。

    “你就是沈重山?宋少安排给我们的头儿?”其中一个男人站出来一步,带着一些轻佻和不屑还有那并不带多少隐藏的挑衅看着沈重山,说道。

    而面对他的挑衅,沈重山给出的回答很简单甚至有些狂妄。

    “一个个上还是三个一起上?”

    这句话,仿佛是点爆了一个炸药桶一般,这三个人兴许还没有遇见过这么狂妄的开场白,他们愣了片刻之后原先开口的那人大笑道:“你哪里来的自信?”

    “自信不是我自己给我自己的,是一直以来那些跪在我面前的人给我的,事情很简单也很直白,而你们的意思我也清楚,来吧,试试身手,我觉得一起上比较好,不浪费时间,你们要看我身手怎么样,我也要看看你们的身手怎么样,来之前我已经和宋少说的很清楚的,要是只是一些没脑子的猪队友,我宁可自己去执行任务。”沈重山平淡地说道,说这番话的时候,他甚至还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所以说有的时候大喊大叫露出凶神恶煞的模样并不一定就显得你格外霸道,真正的霸道和强悍是明明你笑着轻声细语地说出一番话,结果它出来的实际效果比你揪着对方的衣领朝着对方脸上吐唾沫要令人难受得多

    现在沈重山的这番话和神态就达到了这种鄙视你不在言辞之间的侮辱的境界,听了他的话,三个男人脸上那原本笑嘻嘻的表情都没有了,从一开始的玩味和轻佻还有挑衅变成了恼羞成怒,就好像是被戏耍的猎手,他们觉得自己的尊严受到了极大的侮辱跟挑战。

    “既然你自己找死,也怪不得我们了,跟着来!”那男人冷着脸甩下这么一句话之后就带着自己两个兄弟扭头朝着门内走去,而另一个男人临走之前还嚣张无比地对着沈重山做了一个手刀划过脖子的手势。

    面对这种级别的挑衅,沈重山连生气的打算都没有,背着手闲庭散步一般地跟着一起进了门,上楼梯,来到一个房间,打开大门,沈重山发现这个房间的空间大得有些不像话,所有的墙壁全部被打通,仅剩下了两面承重墙和一些零散的承重柱分布支撑着整个楼房的主体结构,而在这大的不像话的区域里,被划分成了健身区和练功房,两侧是无数的健身器械最令人注目的是在房间东侧的窗户边,明亮的窗户下是一个全尺寸的搏击擂台,而在擂台两侧,刀枪斧钺,十八般武器居然应有尽有。

    沈重山才进门,就见到一个男人转头说道:“我们也不欺负你,一个个上,你能坚持到第三个人不管胜负都算是你赢了,我们都听你的。”

    沈重山平淡地说:“不用,太浪费时间了,一起上。”

    那男人微微眯起眼睛冷笑一声说:“朋友,有自信是好事,但是太狂妄就不好了,听我一句劝,免得到时候面子上太难看。”

    “二哥,跟他废什么话,他自己要找死就让他来好了,我还真不信了这个邪,我们三兄弟打不过他?一个个上也行,三个一起上也行,反正结局都是这个狂妄的小子爬着回去。”另一个男人嗤笑道。

    沈重山走到兵器架旁,看到一把剑,不知道为什么,从这一排各种各样的兵器之中沈重山一眼看去就喜欢上了剑,但并不是针对这一把剑,那种感觉,就仿佛是冥冥之中有一种感觉,只有剑才是最合适自己的一般。

    伸手握住了这长剑的剑柄,沈重山用力往外一抽,只听见锵的一声脆响,这一声剑鸣声无比嘹亮清脆,就如同是一声沉寂已久的欢呼一般,令人整个心情都愉悦了起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那兄弟三人在沈重山拔出长剑的一瞬间,猛然感觉到自己身上的皮肤刺刺的,这种锋芒感就好像是一道极其锋利的剑气在皮肤上划过一般,但是他们又清楚自己这兵器架上的兵器充其量不过是一些仿造的赝品,为了平时的练习安全甚至连开锋都没有开过,又怎么可能有传说中的剑气?

    那种感觉很快,很微妙,近乎处于一种存在和不存在之间的感觉,所以他们都以为这是错觉,只是一刹那,转瞬即逝。

    而此时的沈重山已经手持着这把长剑,看见长剑上篆刻的几个小字,笑了笑说:“大凉龙雀?可惜了只是赝品而已。”

    沈重山很确信在自己的记忆中从没有用过剑,这绝对是他第一次用剑,但是在触摸到这一把剑的剑柄的时候,却有一种无比熟悉的驾驭感,那仿佛就好像是无数个日日夜夜千锤百炼之后存在身体肌肉里那种自然而然的熟悉,根本不需要什么磨合和练习,握在手中,沈重山就知道了这把剑的所有秘密。

    握着这把所谓的大凉龙雀,沈重山心中那么点犹豫彻底消失不见,抬起眼来对兄弟三人眯眼笑道:“这下没问题了,来吧,你们三个人一起上。”

    原本还心存犹疑的三兄弟闻言顿时冷笑道:“大言不惭!”

    轻松地跃上了擂台,沈重山和那兄弟三人站在对面,其中一人昂首道:“我们兄弟三个从来没有一起对付过一个人,因为没有人配得上,现在既然是你强烈要求的,那么我们也不会客气,不过照顾你,我们不会用兵器,我们最强的武器就是自己的身体,双拳双脚就是我们的武器,现在奉劝你一句,靠兵器和外力始终只是旁门左道,趁早醒悟还来得及。”

    沈重山闻言笑出声,说:“自己的身体的确就是最强的武器,但是不到这个境界却强说这个境界之内的话,未免显得有些可笑了废话别多说了,来吧。”

    仿佛是被沈重山的态度彻底激怒,三兄弟对视一眼,凶光闪烁,同时猛喝一声,朝着沈重山如同疾行霹雳一般冲杀而来。

    hn5m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