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687章我需要试金石
    内练一口气,外练筋骨皮。

    这么一句话在一个很宽泛的程度上算是把内家和外家的区别给点了出来,要真的说起来,无论是内家还是外家都有各自的优点和好处,内家的好处在于根基扎实,而且不但不伤身还对延年益寿有很大的好处,那些真正内功高深的人多半都已经活过了很长的岁月,而活得越久,那一口内息就越是雄浑,威力也越是可怕恐怖,和它的优点一样,它的缺点也十分明显,最重要的就体现在但凡修炼内家,十年入门十年初窥门径十年才小有所成,来去便是三十年时间,还要寒暑不断,日夜不停,如此夜以继日的练功加上一份超过常人的悟性才能成功,而这么长的时间,往往是绝大多数人所等不了的。

    而外功则不同,有一个好的师父领进门加上自己肯吃苦,对身体四肢的锻炼加上对招式和套路的熟悉,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能速成不俗的战斗力,多则五六年,少则二三年,就可以称得上是登堂入室了,这和修炼内功的长时间相比,明显要来得快的多,只是它的缺点也不小,外功无非是对筋骨皮的锻炼,这种锻炼更可以说是一种摧残和重建的过程中让身体耐受能力更强,抗打击能力更强,力量更强的过程,而这样一个过程其实是消耗生命力的,加上平日难免的受伤,长年累月下来,外功高手过了人生巅峰的年纪,四五十之后多半开始迅速走下坡路,而他们的晚年生活多半不长,也不会有多幸福安康。

    这样对比下来,很多人就自然而然地选择了内外兼修。

    这三兄弟也是内外兼修的人,只是内功没见多少门道,看这训练室的装扮就清楚,他们还是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外功的修炼上。

    不动如山,动如雷霆,说的就是这三人的攻势。

    沈重山眯起眼睛,全身关注地盯着这三个人,他努力地想要回忆起之前面对那两名杀手时自己从体内涌出一股近乎无穷力量的感觉,那个时候的他能看清子弹的轨迹,甚至能感受到周围所有生物大如人小如蚂蚁的心跳脉搏,但是现在沈重山却始终没有办法进入到那种状态可是尽管如此,他觉得也足够了。

    之前那一次的经历,虽然现在那种力量感觉已经消失殆尽,可带给沈重山的信心却始终都在。

    这三兄弟行动之间虽然无比默契,但是毕竟是不同的三个人,他们之间的攻击依然还是有间隙,而这转瞬即逝的间隙就是沈重山出手的机会!

    剑光烈烈,长剑如惊鸿一般刺入老大的胸口,老大闷哼一声,身体很自然地左侧避让过,而与此同时,左侧和右侧的老二和老三已经奔袭过来,老二单腿立地转身一脚踢向沈重山的脑袋,而老三则如同猛虎一般直接冲向沈重山的左侧胸怀里。

    一上一下,分明是看准了沈重山老招力尽,新招尚未变出之时出手,这三人至少在格斗经验上已经超出了常人太多。

    而面对这一次夹攻,沈重山做出的应对超出了三兄弟的意料之外他毫不犹豫地把握着剑柄的手给松开了

    此时,在人数上,以一对三的沈重山明显占了绝对的劣势,而他唯一的优势就是手上有兵器,但是现在沈重山却主动把兵器给松开了,这不是以己之短对敌之长?天底下哪里有这样打架的?

    因为太过意想不到,那三兄弟都愣神了短短的一瞬间,而就是在这一瞬间,局势发生了变化。

    从沈重山手掌心脱离开的长剑,不但没有因为地心引力的拉扯而下坠,反而高速旋转着,就如同有了自己的灵性和生命一般朝着老大和老二飞去!

    长剑寒光闪烁,高速旋转之中整个明亮的大厅内爆发出如同小太阳一般刺眼的光芒,老大和老二下意识地眯起眼睛,但是下一秒他们却感觉自己的脖子一凉,无论是习武之人还是普通人,脖子都是最脆弱的地方之一,特别是习武之人,对脖子和眼睛的保护是最为在意的,因而此时脖子这么一凉,他们立刻爆退之后伸手去摸自己的脖子,入手的却是一片温热血迹。

    在剩下的老三瞠目结舌的目光中,沈重山伸手抓住了燕子回旋飞回来的长剑,轻轻地呼出了一口气,果然相信自己的直觉是对的,他强烈地认为自己可以做到刚才那个从没有尝试过的动作,他觉得能成功,果然成功了,那种熟悉感就仿佛是来自骨子里的一般。

    很帅气,也很潇洒,而他对面的老三,瞪眼看着擂台上几滴血迹,那是自己大哥和二哥的脖子被划开流淌出来的鲜血眼皮狠狠地跳了跳,咽了一口唾沫,他见到沈重山抬眼看向自己,内心强烈无比的恐惧竟然让他缓缓地后退

    沈重山轻笑一声,这一声轻佻而玩味的笑声在安静的训练室里显得异常刺耳,而这一声笑声让老三意识到自己现在在做什么自己居然被沈重山吓得后退逃跑,瞬间脸红脖子粗的他尴尬羞愧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还要继续吗?”沈重山问道,这个问题,是问老三的。

    老三无比尴尬,转头看向自己的大哥和二哥,却见他们同样脸色苍白惊惶得如同受到惊吓的羊羔一样捂着自己的脖子,而两人的指缝之间全是鲜血横流显然,之前若不是沈重山手下留情的话,恐怕他们两个人已经死在当场了!

    见到大哥和二哥的表情也没有比自己好多少,老三莫名地松了一口气,他赶忙对沈重山说:“不用了你的确很强,一招就解决了我们,我们认输。”

    就在此时,哗啦一声,沈重山手中的赝品大凉龙雀忽然变成了无数的碎片洒落在地上

    沈重山叹了一口气,说:“赝品毕竟只是赝品这材质,还是差了一些。”

    而那三兄弟看着一地的长剑碎片却连眼珠子都直了,在他们看来,这完全是因为这把劣质的赝品长剑承受不了沈重山的内力而崩碎一个人的内力要强到什么地步才能把这把剑给崩碎?虽然它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名品,只是一把赝品,可好歹也是用精钢合金打造的就这么崩碎了!?那这内力要是打在人的身上那是什么下场?血肉之躯可能比精钢更强?

    三兄弟看向沈重山的眼神多了一缕敬畏。

    沈重山丢下剑柄,朝着老大和老二说:“你们去包扎一下伤口吧,虽然没有割伤你们的动脉,但是时间久了流血过多难免会对你们接下去的体能和状态产生影响,我需要的是三个在巅峰状态的手下,而不是软趴趴的鼻涕虫。”

    沈重山的话并不客气,但是相比之前的不服气,这一次这三兄弟却连个屁都不敢放,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现实,谁的拳头大谁说话就有份量,这个道理在这三兄弟这样的习武之人心目中更是如此,你比他们厉害,比他们能打,你打得过他们,他们打不过你,那你就是他们的亲爹,乍一听很残酷野蛮不讲道理的游戏规则,但是比起这个习惯玩人心和城府的社会他们却也比绝大多数人都来的更简单一些。

    等老大和老二走后,沈重山叫住了坐立不安跟着要去的老三,“你跟我来。”

    前后不过十多分钟,沈重山打开门出来,和进来的时候完全不同,他没有跟在任何人身后,而他的身后却多了一个之前叫嚣得最厉害的老三。

    在来到楼下的时候,老三注意到保安那不敢置信的眼神,他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进去

    “这一次的任务很简单但是也很凶险,刺杀的目标是钱四,虽然之前宋少说过了他的情况,但是没有直观地见到他出手我是没有办法评估他的实力水平的,所以我需要一个试金石。”沈重山转头对老三说道。

    老三闻言一愣,沈重山这话是什么意思再明显不过了貌似,自己就是那块试金石?

    瞬间,老三的脸色变得很精彩,要不是自恃自己实在打不过沈重山,他早就爆发了这么危险的任务你自己不去凭啥要老子去?

    “我知道你不服气,你们兄弟三人中,你的伸手不是最差的,从你们的行动之中我看出来,老大的身手应该是最好的,而老二的心机是最深沉的,你则是最中庸的,这个试金石的角色,功夫不能太差,否则的话就试探不出钱四的真正深浅,脑子不能太笨,否则他自己容易死在钱四的手上,所以你是最合适的人。”沈重山平静地解释说。

    老三的面色稍微好看一些,谁都喜欢听好话而沈重山的话,也的确很让人舒服但是,这可不代表他乐意去送死。

    “这是命令,我在通知你,不是和你商量!”沈重山语气骤然严厉。

    hswz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