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688章谁更狠
    有些人就是牵着不走打着倒退的倔驴,你好声好气地和他说,他反而姿态端的老高,觉得你是在求他,这个那个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一句准话来,而你要是凶神恶煞地恐吓他,他反而比鹌鹑还乖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绝对不敢说一个不字。

    老三显然就是这样的人。

    而对于现在的沈重山来说,正是刚刚立过威的大好时刻,这种时候他的话就是金科玉律,自然不能好声好气地和老三商量,否则的话之前煞费苦心经营的一切岂不是白费了?

    听见沈重山的话,老三立刻闭上了自己的嘴巴没有再说话,但是从他的神情依然能看得出来,他对自己的这项任务依然是有些不满的

    对于这种不满,沈重山虽然看在眼里,但是并没有多做理会,他需要的只是老三按照自己的安排去做就行,至于老三心里怎么想,乐意不乐意,沈重山又不是他老公,干嘛要照顾到他的感受。

    杭城西子国际,赵暖玉挂下电话,抬头对面前的钱四说:“钱叔,人我已经联系好了,马上就要过去碰面,这一次约的是管风行。”

    “那个瘸子心机不浅。”钱四说道。

    赵暖玉笑着摆摆手,说:“最完全的资料我手头上都已经有了,这一次和他的会面也只是认个脸熟,先接触一下,我们的意思他未必不知道,既然答应见面,那么总归是有几分希望的。”

    钱四微笑颔首道:“既然你这么说了,那么我相信你一定是有一些把握的。”

    闻言点点头,赵暖玉起身凑过来压低声音说:“钱叔,杭城宋家那边”

    钱四摆摆手,风轻云淡地说:“这并不碍事,虽然我这把老骨头很多年没有动过了,但是寻常一些小猫崽子想在我面前讨便宜还没有那么简单,这事,我来就好,你只管放手去做。”

    赵暖玉脸上露出笑容,道:“既然这样,那么我就先过去了。”

    钱四目送着赵暖玉的背影离开,这才慢条斯理地起身,来到西子国际外面,一辆车早就停在旁边等候吩咐,上了车之后钱四报出一个地址然后就开始闭目养神。

    随着车子的晃动,在一个小时之后,渐渐地离开了杭城市区,周围的景色也从高楼大厦慢慢地变得荒芜起来,车辆随着公路来到一处偏僻处,往上走,一个巨大的石头牌坊上赫然写着城郊公墓的字样。

    公墓这样的地方,若非是新丧了人或者每年清明时节会热闹一下,平日里多半都冷冷清清,今天也不例外,上山的公路一辆车都没有,车子一直随着盘山公路来到山腰处缓缓地停下,车门打开,钱四从车里跨了出来。

    山腰上风大,而这两天整个江南都沉浸在阵阵雷雨之中,眼看天气已经正式进入了炎热的夏季,此时天色也是阴沉沉的,仿佛随时都能下大雨一般。

    钱四顺着长满了杂草的台阶走上去,穿过一块块的墓碑,一直来到了整个公墓东南角落一处很不起眼的墓碑前,这墓碑和其他的墓碑不太一样,看起来有些年头了,墓碑上都泛着黄色的痕迹,周围到处都是杂草,其他的墓碑前面多半都有一些还算是新鲜的贡品,唯独这墓碑,可怜兮兮一点东西都没有,甚至连一张照片都没有,唯独一行字:陆青之墓。而落款人是钱莫负。

    伸出手缓缓地摸过墓碑上的名字,钱四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说:“老伙计,我来了,一别二十五年,你可还好?”

    转身坐在地上,钱四也不嫌弃这满地的杂草和别的墓碑前面放的炮竹的纸屑到处都是,就这么靠着墓碑坐下来,他抬起头看着灰蒙蒙的天空,山风凄凄,他说:“二十五年之前,你被叶浮屠一剑东来刺死在西湖边,我救不了你,也不敢去救你,当时的我就如同一条真正的丧家之犬一般,你豁出性命救了我,我却连你的尸体都是第二天才敢过来收走,随意地就埋葬在这处公墓,你在这世上没有亲人,我逃去了东北,再也没有人能过来照看你一下,这二十五年来,我唯一能做的事情也就是每年给这里的管理方汇点钱,让他们好歹照顾一下你在这世界上唯一的一点痕迹和遗留,但是现在看来,他们照顾的似乎不好啊。”

    说话的功夫,一个公墓管理人从不远处晃晃悠悠地走过来,远远地瞧见了靠坐在墓碑旁边的钱四,嘿了一声,高声说:“我说那个谁,你,就是你,你快点啊,我们马上下班了,等会要关门了,要是出不去的话你可要在这里睡一晚上了。”

    钱四抚摸着墓碑,抬眼问道:“我每年汇那么些钱给你们,让你们好生照顾我这兄弟的坟茔,你们就是这么照顾的?这杂草也不拔,我特意交代的贡品呢?”

    那人撇撇嘴,骂骂咧咧地说:“今天过来你正好没看到贡品,这不是给那些野狗叼走了,杂草的话你看看旁边的,大家不都是一样,人死都死了,还计较那么多干啥,真是神经。”

    说着,他扭头就要走。

    而听了他的话,钱四面无表情,扭头对墓碑轻声说:“兄弟,你等我一下。”

    说着,他站了起来,朝着那管理人员走去,钱四每踩下一步,都如同猫儿踩在柔软的地毯上一般,没有任何声音发出,甚至连呼吸声都没有,他就那么静悄悄地来到这人身后,那人一扭头,见到身后明明之前还距离自己几十米的老头子忽然出现在身后紧贴着自己,吓了一跳的他还来不及怒骂一声,脸上的表情却忽然僵住了。

    鲜血喷溅而出,溅得钱四的脸上满脸是滚烫的鲜血,他面无表情地把手从这个男人的胸口抽出,那只满是血浆的手上,赫然抓着一枚滚烫的心脏

    如同丢垃圾一样把这枚活生生的心脏丢下,钱四转身回去那墓碑边,而因为心脏被整个抓出来而彻底死透了的管理人员瞪大了眼睛,缓缓地仰天倒下鲜血,顺着满是杂草的台阶流淌一地,在这公墓之中,凭添了几缕浓郁的血腥味。

    回到墓碑前坐下,钱四把手在杂草地上擦了擦,然后对着墓碑咧嘴一笑,说:“老伙计,你看我给你带来什么来了”

    说着,他从怀里摸出了一瓶很廉价的白酒

    公墓之外,送钱四来的司机正无聊地靠在车边抽烟,虽然很无聊,但这就是他的工作,他也很喜欢这份工作,不累很轻松,给有钱人开开车,他们需要去的地方不会太远太多,每天出一趟活儿,一个月就能有万把块钱的收入,这样的工作是别人想都想不来的,所以他对自己现在的状态很满意。

    抽着烟低头玩着手机游戏,他忽然感觉天色阴暗了下来,一滴雨落在手机屏幕上,他擦了擦屏幕抬起头,见到风更大了,天空也似乎开始下起了雨,他皱着眉头骂了一句,打算转身上车去,在车里他就不能抽烟了有钱人可不喜欢自己的车里总是别人的烟味。

    只是他才转身伸出手去拉车门,却发现一只手提前一步按在了车门上,抬起头,他看见的是一个年轻男人带着笑意的脸庞。

    “刚才从你车上下来的人是不是上去了?”沈重山微笑着问。

    司机一愣,随即有些警惕地说:“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想要跟你聊聊。”沈重山依然笑容满面地说。

    司机皱皱眉,骂了一句神经病,然后就打算推开沈重山。

    可是这么一推,沈重山却纹丝不动,他惊讶地抬起头,看到的是沈重山不太开心的脸,“首先,我不是一个神经病,我是一个不管是生理还是心理都十分健全的正常人,其次,我好端端的问你问题,你回答或者不回答怎么回答都没有关系,但是你却选择了骂人,这让我很不满意。”

    话都还没有说完,沈重山忽然一把抓起了他的脑袋朝着车门就磕去。

    砰的一声闷响,车窗上留下一滩鲜红的血迹,司机的身体软软地倒了下去,沈重山拉开车门把他丢进去,然后反手关上车门,对身后的三兄弟说:“我们在这里等着,老三你上去。”

    老三嘴角抽搐,虽然很恐惧,但见到沈重山那充满笑意的眸子,却从心底冒出了一股子冷气,这冷气让他克服了内心对钱四的恐惧,咬咬牙一点头,老三扭头就朝着公墓上走去。

    等老三走了,沈重山靠在车边抬头看着老三远去变小的背影,笑眯眯地说:“你们就这么看着你们的兄弟去送死?钱四是老狐狸,他不太可能让老三活着下来的,我告诉他他会没事,我是骗他的,如果不到绝境逼出老三所有的实力的话,可能钱四压根不会把他当个对手,什么底都探不出来。”

    老大和老二对视一眼,见到彼此眼中的挣扎之后,城府更深一些的老二艰难地说:“各有各的造化这是他的劫数,我们也没有办法。”

    沈重山闻言大笑。

    i2vu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