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691章很浅显的道理
    杭城御膳食府是这座江南著名的省会城市并不为外人所知的顶级食府,传说这家食府的主人上几代是满清宫廷内的御厨,在那个厨子等于伙夫几乎没有任何社会地位的封建社会,这位御厨却是硬生生地凭借自己的一手好好菜把两任皇帝伺候得开开心心,硬是下了一道圣旨给了五品的官爵,最为令人无语的是因为皇帝太喜欢这厨子的手艺了,所以自己死了,除了宫女和后宫嫔妃陪葬之外,居然还让这御厨也跟着一起陪葬,说是到了天上也还要享受这美味佳肴,那皇帝到了天上有没有享受到美味佳肴不知道,但是这御厨的后代却是凭借祖上的这一份福荫走上了一条康庄大道。

    那句话说的好,有一门好手艺,走遍天下也是不怕饿死的,后来满清完了,封建社会在民国的宣布建立之下土崩瓦解,但是那厨子的后人却是继续给当时华夏最顶尖的权贵做菜,一直到建国之后,现在那个家族的后代在杭城开了这么一家御膳食府,它并没有一个严格意义上的经营地点,想要在吃上这里的饭菜,需要至少三个月提前预定,把菜品和菜名报上去,然后交上三万块的定金,等时间到了会有人电话通知,专车接送,到了地方开始用餐,由始至终见不到主办方也见不到厨师,但是这名头却也因此闯了下来。

    沈重山之前一直都觉得所谓好吃的菜不过就是材料用的好一些,火候的拿捏和对调味料的把控经验更加丰富一些,同样一道菜厨师的水平好坏肯定有味道上的高下之分,但是差到哪里去是不至于的,但是当他吃到御膳食府的第一道水晶糕时就觉得之前的确是自己想的太肤浅,一道菜,特别是一道好菜,的确不是那么简单的,它真的可以好吃到让人恨不能把舌头给吞下去。

    很抽象的概念,但却的确是不可辩驳的事实,有些东西,它珍贵它值钱,那绝不是因为有钱人钱多了没地方用闲得慌烧着玩,而是有它的道理的。

    这御膳食府神秘而且强大,现在的沈重山自然是吃不上的,能来吃还是沾了宋成林的光。

    “御膳食府的任何一道菜都是用顶尖的食材,比如这水晶糕,区区一样甜品它却是用湘西最好的糯米人工制造而成,之前听人说过,这么一块水晶糕折合下来,整个人工耗时需要三天的时间,加上各种各样的材料,其中任何一样材料稍微出了一点点的差错都要丢掉不用,加上御膳食府的传人亲自守着时间烹饪而成,不管是心血还是材料,它都是国内能吃到的最顶尖的水晶糕,就算是我也是难得来吃一趟,所以你多吃一些,这些东西绝大多数普通人兴许一辈子都吃不到一次,而哪怕是我也是吃了一次就少一次,所以敞开了吃。”宋成林微笑着对沈重山说道。

    沈重山闻言有些尴尬地说:“我就是一个粗人,只是觉得好吃,却说不出门道来,这么一说到觉得这些东西真的弥足珍贵,不敢吃了,就好像是让我喝顶尖的雨前龙井一样,正宗的雨前龙井一两都好几万,还买不到,可给我,还不如来一点普通的茶叶末泡上一大碗热水牛饮了来的痛快。”

    宋成林轻笑道:“你这话到也是有一些道理,品茶和喝茶还有饮茶那是三个不同的境界,习惯了附庸风雅的人便觉得茶总是要喝好的,来慢慢品一品才有滋味,可就实际来说,还是大口喝酒大口吃肉来的畅快一些,拿着捏着,那腔调做给谁看?快意自己的恩仇,哪管别人怎么说怎么看。”

    沈重山夹了一块排骨,指了指面前的一杯酒,说:“茅台?”

    宋成林笑眯眯地说:“二十年陈酿,茅台村茅台井,最好的师父酿的,绝对正宗。”

    “难怪这么香给我喝不可惜?”沈重山很没形象地咀嚼着排骨,笑嘻嘻地说。

    宋成林大笑道:“你若要,家里还有一箱,全给你搬去,你拿去洗澡我都不会皱一下眉头。”

    “值多少钱?”沈重山很关心地问道。

    宋成林想了想,回答说:“我也不知道,市面上是买不到的,那酿酒师傅五年之前就死了,他的手艺最好,到现在也没有哪个后代子孙能酿造出他的味道来的,加上这二十年的陈酿反正用钱买不到,不过我朋友那还有一些,我去要的话,多半是不要钱的,说是无价,不过分吧?”

    沈重山点头赞同地说:“不过分。”

    宋成林微微一笑,端着酒杯说:“来走一个。”

    两只杯子在半空中撞击发出清脆的声响,然后两人仰头一饮而尽,酒香四溢。

    放下酒杯,沈重山感受着从已经滑入体内的酒液散发出的香醇暖意,说:“今天去和钱四接触了一下,无功而返,老三死了。”

    宋成林闻言淡淡地哦了一声,就好像沈重山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一样。

    “钱四这个人比我想象的要更棘手一些,不是很好对付。”沈重山继续说。

    宋成林这个时候才抬起头看着沈重山,他说:“需要什么帮助?钱还是人?”

    沈重山摇头说:“不是钱和人能解决掉的,剩下的老大和老二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处理掉他们吧。”

    宋成林想也不想,点头就说好。

    沈重山所说的处理是什么意思,宋成林不是小孩子他很明白,他说好,那么就代表他会把所有的尾巴都处理干净,这一点沈重山也知道这姑且算是两个人至今培养而成的默契。

    沈重山沉吟了一会,抬头说:“今天来找你,是想要和你商量一下。”

    宋成林放下筷子看着沈重山,以示对沈重山接下来要商量的话表示尊重。

    沈重山也放下筷子,认真地说:“我打算先杀了赵暖玉。”

    哪怕是有了心理准备沈重山会说出一些石破天惊的话,但是真正听见沈重山的打算,宋成林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嘴角的抽搐

    虽然早就有数沈重山要杀赵暖玉的心是包括自己在内谁都阻挡改变不了的,但是现在听见沈重山已经开始把这件事情准备实施下去,宋成林还是觉得一阵心惊肉跳那不是老大、老二、老三这种阿猫阿狗,杀了就杀了无所谓,那是赵暖玉,赵家的子孙,而北方将赵家这两个字带上天边如日中天的赵佛爷,可还活着!

    杀赵暖玉,毫不客气地说,若要是换一个人在宋成林的面前说这样的话,宋成林会觉得他疯了,但是沈重山这么说,宋成林就知道他真的会这么做。

    一旦赵暖玉死了,那么就是泼天大的事情了,想起这件事情发生之后可能出现的一系列连锁反应,宋成林竟然感觉手心冒出了细密的汗珠。

    在片刻之后,宋成林有些飘忽地说:“一定要现在?能不能再缓缓?”

    比起宋成林那掩饰不住的惊慌,沈重山却显得沉稳如泰山,他摇头说:“不行,第一,杀赵暖玉是我必定要做的事情,第二,钱四这个人无论是伸手还是城府都是最顶尖的,而这一趟他来杭城,根据你给我的资料,唯独只有赵暖玉才是他的目的,同样也是他的破绽,这样的人心不乱,他几乎可以一力破万法,什么阴谋诡计在他这么恐怖的武力之下都是没有作用的,所以只有先杀了赵暖玉,把这个弱点给撬开然后无限放大,他的心乱了,那时候就好对付的多,一个疯狂的敌人永远比一个冷静的敌人要容易对付的多。”

    宋成林苦笑,他现在好想大声地吐槽道理老子都懂,但你这么做真的没考虑过后果?

    想了很久,宋成林咬牙说:“还是那句话,一旦杀了赵暖玉,那么没有任何人能保得住你,为了避嫌,在关键的时候我不但不会帮助你,甚至会把你的信息提供给赵佛爷”

    沈重山笑眯眯地说:“你说你不会这么做我才觉得奇怪,你惹不起赵家,宋家也惹不起赵家,这个道理我懂,要不然你怎么会在赵暖玉的面前忍气吞声?赵暖玉不好对付,也很跋扈,来你的地盘上来张扬,你忍他很久了,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事情,但是我感觉的出来他是要在你的地盘上刨食吃了,这和山上的熊瞎子抢地盘是一个道理,赵暖玉比你强壮,你不敢得罪他,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他才在你的地盘上捕猎,你不敢反抗,而他越吃越壮,你越饿越瘦,这是一个死循环,总有一天你们之间的实力相差之悬殊到了他解决你不用费力的时候,那时候就是你的慢性毒药彻底爆发的时候,所以你不敢做,也要支持我这么做,可他毕竟比你强壮,不但比你强壮,而且还有一大群熊瞎子在其他山头上,你很怕,所以你不但不敢张扬你的心思,更是在必要的时候要卖了我明哲保身很浅显的道理。”

    ikxk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