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698章一群废物
    穷丝小丑

    赵暖玉的话一声比一声疯狂,调门一声比一声更高一些,当他说完之后,仿佛用了身上所剩不多的所有力气,他双手支撑着地面努力地让自己保持着抬起头的姿势,虽然因为沈重山踩着他的后背让他根本无法起来,但是他也依然要昂着头死死地盯着沈重山,在赵暖玉看来,这是自己的尊严所在。

    只是让赵暖玉没有想到的是,平静地听完了他所有的话,沈重山连一星半点生气的意思都没有,反而他的双眼越发的平静,好像沈重山正在看着一块烂肉,而不是一个活生生的歇斯底里的人。

    “你无非就是想要激怒我,然后让我失去理智,不那么快杀了你而是选择慢慢地折磨你,这样一来你就有更多的时间等别人来救你了,是吗?”沈重山俯身轻声说道。

    赵暖玉脸上歇斯底里的表情一点点地收敛回去,但是他依然死死地盯着沈重山,一句话不说,仿佛蕴含着无比深重的仇恨。

    轻笑一声,沈重山继续说:“让我猜一猜,你根本不相信别人,而你真正相信并且在等着的人是钱四对吗?你在等他来,只要他来了之后,你就能得救,在你看来没有什么人是钱四解决不掉的,是吗?”

    沈重山这一次说的话终于让赵暖玉的脸色产生了变化,他僵硬着脸看着沈重山,良久,艰难地说:“我输了。”

    说出这句话对于赵暖玉而言显然是一个无比痛苦的决定,对于他这样的富二代而言,面子和尊严比什么都要重要,可是话虽然这么说,在真正生死攸关的时候,没有几个人能真的为了所谓的面子和尊严抛弃生命,连小命都没有了,尊严和面子又从何谈起?虽然愤怒虽然震惊,但是赵暖玉从一开始就没有真正的失去理智,只是这份强撑着的镇定在沈重山说出钱四名字的时候彻底崩塌他知道,既然沈重山能说出钱四这个名字,那么显然沈重山是有备而来,眼下,他的情况已经危急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

    想了想,赵暖玉继续说:“你想怎么样,说吧,不管是什么条件,我都能答应。”

    沈重山闻言笑道:“你还是不相信我会杀你?或者说你就觉得我根本不敢杀你?”

    沈重山的话,让赵暖玉眼皮跳了跳,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感觉不到沈重山话语之中多么凶狠的语气,但是赵暖玉就是感受到一种深入骨髓的冰冷和阴寒包裹着自己

    “沈重山,你没有必要非要杀我,杀了我对你没有任何好处,相反,只要你不杀我,我答应你我绝对不会在事后追究你,而且你要钱,要女人?随便你要什么,只要我能给你的我全部都给你!归根究底你我的恩怨说起来不过是我下面一个小公司工地上出了一点问题,把你认识的人给伤到了,钱我也给了,事情现在也已经解决了,我们没有必要非要走到这一步是不是!”赵暖玉对沈重山说道。

    沈重山拉来一张椅子坐下,只是那条腿却始终压在赵暖玉的后背上没有移开,撇着头听着赵暖玉的话,听完之后沈重山笑眯眯地说:“的确,你我之前的确没有什么很大的恩怨,但是你不行啊,你不放过我啊,不是我不放过你,你非要想着怎么杀掉我,我虽然只是个平头老百姓,但是和那天晚上在包厢你对你说的一样,平头老百姓也有脾气也珍惜自己的性命的,你和我一样,大家都是一个肩膀扛着一个脑袋,小命就一条,没了就没了,不过你出身比我高贵的多,我就是个泥腿子,一直都在市井挣扎,没有见过什么大世面,甚至我的衣服都是几十块钱在地摊上淘的,我没有买过一件超过两百块钱的衣服,也没有住过星级的酒店更加没有吃过你们这么豪华的美味佳肴,但是你就不同了,你身上随便一件衣服就足够我不吃不喝工作好几个月了,你可以把五星级酒店当自己的家住,这些一盘菜顶得上我一个月工资的美味佳肴你能吃一盘倒一盘,但是这又怎么样?”

    “本来我觉得挺好的,你在你的星级酒店醉生梦死,我在我的排档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大家各自过好各自的日子,我不羡慕你的纸醉金迷你也不会看得上我的下里巴人生活,可你不乐意啊,你觉得我冒犯了你,这一点让你很不爽,而对于冒犯了你的人你所采取的态度似乎都是一样的,就是杀了呗,反正你有钱有势,杀个人,顶了天丢个替罪羔羊进去帮你坐牢好了,兴许连这一点都不用,华夏人这么多,每天都有人无缘无故地消失,我这么一个泥腿子消失在这个世界上,有谁在乎呢?也不会有人有那个胆子来追究你”

    沈重山说着,踩在赵暖玉后背上的脚往下压,一直压得赵暖玉都趴在地上,之前被沈重山打了一个耳光的脸上火辣辣的疼,经过一段时间的变化他的左侧脸颊现在就跟猪头一样高高地肿起来,而沈重山下压的脚让他不得不把自己的脸贴在地上,嘴里发出痛苦的闷哼声,赵暖玉努力地想要挣扎开沈重山的脚,可是他却感觉好像自己的后背上被一座大山给压着一般,让他连气都快要喘不过来,更不要说起身。

    死死地咬着牙,赵暖玉闷声说:“沈重山,你杀了我,你自己也活不了。”

    沈重山轻轻地叹息道:“不杀你,我也同样活不了啊。”

    说话之间,听见外面传来隐约的脚步声和嘈杂的人声,知道已经没有多少时间的沈重山站起来拿起了自己身下的椅子,刚把椅子举起来要朝着赵暖玉砸去,忽然,房间里一直都没有吭声的管风行开口了。

    “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我看是不是能不要走到这一步?这个年头,杀人是要偿命的。”

    沈重山回头看了管风行一眼,后者安安稳稳地坐在轮椅上,似乎很笃定沈重山不会伤害他一样,他的表情很平静,甚至在沈重山看来的时候还对他露出了一个温文尔雅的微笑,那模样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大学里的教师一般儒雅

    “你这个瘸子,挺有意思的。”沈重山说了一句,脸上露出和管风行如出一辙的儒雅笑容,话才落地,脸上的笑容刚绽放到最灿烂的时候,猛地,沈重山手中的椅子重重地砸下去

    “不要!!!”赵暖玉发出一声惊恐到了极点的惨叫声,然后戛然而止,就好像是唱到了一半正在的歌曲被人按下了暂停键,紧接而来的是椅子砸进脑门,然后砸穿了脑门轰在地板上震耳欲聋的声响

    浓稠的鲜血,随着赵暖玉的脑袋炸开而喷溅而出,溅在沈重山的脸上,将那一抹令人赏心悦目的笑容渲染得恐怖而惊悚

    看着这一幕,连管风行都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他的瞳孔缩紧,看着地上赵暖玉的尸体,放在轮椅扶手上的手掌缓缓地握起成拳头,地上,赵暖玉的尸体因为神经的反射动作还在轻微地抽搐着,从他已经变成两半的脑袋伤口处涌出来的鲜血和脑浆还带着一个个的血泡,甚至透过血水,管风行能很清楚地看到赵暖玉瞪大了死不瞑目的眼睛,那眼睛里充满了惊恐和不敢置信,而在眼睛上方,额头处,椅子的椅子腿插在他的脑门里面,整个脑袋几乎被劈开了,紧接着鲜血和脑浆从伤口处涌出,模糊了赵暖玉的狰狞恐怖的脸

    缓缓地把拳头松开,管风行抬头看向风轻云淡就好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小事的沈重山,忽然笑了,他说:“我是唯一的目击者,按照一般逻辑的话,你会杀了我吗?”

    沈重山伸手擦了一把脸上的血迹,鲜血在他的脸上被糊开,让他看起来更加恐怖,他笑眯眯地看着管风行,说:“你觉得我会吗?”

    管风行摇头说:“我不知道,猜不透你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沈重山正要说话,忽然门口传来了无数人的惊叫声,这是赶来的人看见了门外横七叔他躺着的尸体,沈重山看了一眼门口的方向然后对管风行说:“你运气不错,我已经没有时间了否则的话,反正杀一个人是杀,杀十个人也是杀,对我来说多一个你不算是什么难以承受的负担”

    话说完,沈重山丢下了椅子转身就冲向窗口,就在大门被破门而入的时候,沈重山的身体也已经敏捷如同猎豹一般消失在窗口。

    一群人冲进来,其中有三个男人首先进来死死的保护在管风行的身边,而其他人看到地上赵暖玉的尸体,其中两个知道赵暖玉身份的当场腿就软了

    管风行推开身前的保镖,转动着轮椅朝着门口走去,淡淡地说:“一群废物,想象怎么对赵佛爷交代吧。”

    iech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