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707章爱到极致
    若是真的将一个人爱到了极致会是怎样的一种感觉?或者说你深爱,爱到极致的这个人对于你而言和其他人究竟有什么不同?

    要是真的爱到了极致,真的将这种爱情深入骨髓里,那么那个人对于你而言,就是如同空气一样重要的东西,并不是说一分一秒都不能离开他,而是他的一举一动和他的存在,对于你来说和空气一样的熟悉,哪怕是离开了再久,但是再一次站在他面前的时候,那种比呼吸更加自然顺畅的事情就是那么自然而然的发生了他的呼吸,他的话,甚至是他的一个眼神,都能让你有一种彻骨的熟悉感,这种熟悉感无关于时间和空间,只要想起,一切就都仿佛如同上一秒一般。

    许卿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已经把沈重山深爱到了极致,但是当她阔别半年之久再一次感受到沈重山的呼吸的时候,哪怕是没有一句话,甚至她都看不到沈重山人,但是许卿就是能无比确信手机里传来的这个呼吸声,就是来自于沈重山!

    深吸一口气,许卿努力地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张开嘴,许卿自己都能感觉得到自己的嘴唇竟然在微微的颤抖,这种彷徨甚至是惶恐是她人生二十多年来从来都没有遇到过的,她深信这个人就是沈重山,但是她又更怕,怕自己一旦开了口,得到的回答是否定的,这种相似只是因为自己对沈重山的思念过深所产生的幻觉,所以许卿居然有一种类似于近乡情怯的感觉不太恰当,但是此时此刻却最能完美的描述出许卿内心的心情。

    “是是你吗?”终究,在长达一分钟的沉默之后,许卿还是鼓起勇气问了出来。

    电话那头,缓缓地传来了沈重山的声音,他轻声说:“我想对你说一声抱歉,但是当真正地听见你的声音的时候,才发现这两个字居然是这么难说出口,我觉得任何的话语都是苍白的,没有办法补偿你所承受的东西你会怪我的吧。”

    当终于听见沈重山的声音,听见沈重山的承认,许卿一直强忍着的眼泪在这一刻终于再也忍不住决堤而出,她捂着自己的嘴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来,但是这种情绪却越是压抑就来得越是猛烈,当所有的委屈和难受还有心酸在压抑了半年之久之后的这一刻终于得到了一个答案,许卿只觉得喉咙堵的厉害,鼻尖很酸很酸,眼睛莫名的就模糊了,眼泪止也止不住地流下来,她想要克制住自己的哭声,可是那呜咽却是怎么都忍不住,越忍,反而越心酸。

    听懂手机里许卿那委屈到了极点也压抑到了极点的哭声,远在杭城的沈重山死死地握着手中的太昊剑,因为太过用力的缘故,太昊剑剑身包括他的手臂都在略微的颤抖,深吸了一口气,沈重山轻声说:“别哭了,是我错。”

    许卿忽然好像是找到了一个宣泄口一般,她大声地说:“你也知道是你错了!你也知道要对我说抱歉!你也知道你失踪了这么久我是多难受多担心多委屈!你知道不知道我每天都在想你,你知道不知道我找了多少地方找了多少人,多少次失望之后甚至都快绝望了!你知道不知道这半年我是怎么过来的!你一声不吭地就从霓虹消失了,连个音信都没有,现在又一声不吭地出现,你让我怎么能不怪你,你让我怎么能不委屈,你让我怎么能不难受?你为什么不回来?为什么不?”

    “我很难解释,以为遇到这样的事情连我自己都不相信但是在半年之内,我还是没有办法回来,我知道你一直都在担心我,所以趁着今天这个机会跟你联系,让你知道我是安全的,这半年的时间,你不要找我,我也没有办法去联系你,但是我答应你,无论如何,半年之后,我一定会回来的。”沈重山郑重地说道。

    许卿咬着嘴唇,说:“半年,你还要让我再煎熬半年是吗?”

    沈重山苦声说:“这也不是我想要的,但是我必须这么做,或许等我回来的时候,我会有办法解释给你听”

    许卿猛地打断了沈重山的话,说:“解释?我需要的不是你的解释!我到底想要什么你究竟清楚不清楚!?”

    沈重山叹息道:“我清楚,但是现在,我给不了你。”

    许卿擦了一把眼泪,咬着嘴唇倔强地说:“沈重山,我不管你在外面有多少女人,也不管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打算的,但是我告诉你,我永远不可能是你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那种女人,我也有自己的主张,如果我爱你,我会迁就你很多,我也希望你能迁就我,如果我不爱你,那么你回来不回来都不重要了!”

    这个时候,一阵阵越发强烈的晕眩已经导致眼前片片发黑的沈重努力咬牙坚持让自己再多停留哪怕片刻,他艰难地说:“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许卿轻声说:“你说的半年,我就等你半年,从这一分这一秒算起,我会足足等够你半年的时间,但是如果半年之后你没有回来,哪怕超出了一秒,沈重山,我都会彻彻底底地忘记你,我永远都不会理你,就算是到死、死了之后到地下,我都不会原谅你!”

    强烈的晕眩和那种灵魂被一种强烈的吸力吸得几乎要剥离身体的难受感让沈重山双膝一软,跪倒在地上,但是他依然在坚持着最后一秒,脸色发白额头冒着虚汗的他颤抖着手努力地握着手机,用无比困难的语气说:“半年,我不会再爽约。”

    话才说完,沈重山已经再也承受不住那种灵魂被吸扯出去的痛苦,挂掉电话彻底失去了知觉。

    而此时,电话那头的许卿听着耳朵里传来的嘟嘟声忙音,许卿忽然狠狠地把手上的手机扔了出去,无辜的手机重重地砸在墙壁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然后跌落在地面,看那连屏幕都摔出来的模样,显然是彻底坏掉不能再用了。

    抱着自己的膝盖,许卿再也不压抑自己的情绪埋头就痛哭出声,她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很想念沈重山,但是在接到他电话的时候自己却要说出这么赌气的话,她甚至能感受到现在沈重山的一定有难言之隐,从语气也能听出来他很痛苦,但是许卿不断地自责自己为什么没有多关心他一句,反而实在不断地埋怨,更甚者是说出了那样近乎绝情的话

    “可是如果不说这么绝情的话,你要是真的回不来了,我该怎么办所以你一定要回来,半年你一定要活着,好好地回来!”

    沈重山再次回到那个封闭了自己半年的空间,这一次当他睁开眼睛看到周围雾茫茫的空间的时候,已经不像是第一次过来时那么恐慌了,他很平静地站在原地,因为他已经用无数次的失败证明在这个地方,不管自己朝着哪个方向走多远,结果都是一样的,周围的一切永远是雾茫茫的,没有任何出口,也没有任何极限边缘,仿佛不管走多远,自己其实都一直在原地没有动而没有多久,沈重山就看到了不远处的另一个自己,这个自己双眼紧闭躺在地上,只是眼皮不断的跳动证明他已经很快要醒来了,这到是让沈重山感觉有些惊讶,原本他以为这个失忆之后分裂出来的自己会一样虽然被封闭在这个空间,可是对外界的感知还存在,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事实看来并不是如此,当自己离开之后,这个分裂的自己就失去了意识而当自己回来,他才会苏醒。

    很快,地上失忆之后分裂的沈重山睁开了眼睛,他紧紧地盯着沈重山,这一次他没有像是上次见到沈重山那样不敢置信,而是平静了很多。

    “事情我已经解决掉了,在一段时间之内你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而且我也用一些办法让管风行能在一定程度上帮助你,你可以使用他的帮助,但是我想不管是我自己还是失忆之后的我也就是你,我们的性格都不是那种会依赖别人帮助的人,我知道你的行事风格,所以我打算这件事情你自己看着办,能用上的不要浪费,能不用的不要依赖。”沈重山平静地说。

    “你和我到底是什么关系?”失忆之后分裂的沈重山喃喃地问,他甚至没有去怀疑沈重山解决了一切麻烦的真实性,不知道为什么,他自己似乎也感觉到只要是沈重山说出来的,就不会有真实性的问题,或者说他认为沈重山没有必要骗自己。

    “我们是共生体的关系,你和我都不是完整的我们,你可以理解成我是半年之前,结合了之前二十多年记忆的你,而你是失去了那部分记忆之后的你自己,有些绕口,但是你能想明白时间不多了,你走吧,回去外面的世界,那很精彩我期待下次我们的相遇。”

    jrwn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