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711章谁说金缕玉衣不能着我身?
    坦白的说,正大光明地说出自己今天杀了人还杀了两个,的确是普通人一辈子都不会有的经历,要是这个说明的对象还是一座省会城市的市委书记的话这种经历就更加难得了。

    陆清影认真严肃地看着沈重山,沈重山没有说今天杀了谁是在哪里怎么杀的,而陆清影也没有很仔细的去问,似乎她关心的事情只有一件,而沈重山好像也很清楚她真正关心的是什么。

    “这件事情之后可能会很麻烦,所以今天这一次来之后,为了避嫌,下一次来看你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因此专门过来一趟,算是道个别,我没有什么朋友,想来想去也就你一个,所以觉得还是很有必要过来一趟的。”沈重山对陆清影说道。

    陆清影平静地说:“那么你之后怎么打算?去外地过隐姓埋名的生活?”

    沈重山双手枕着后脑勺,盯着天花板想了一会,拧巴着眉头说:“现在看来这是最好的选择了,但是对方肯定也会想到这一步,所以具体到下一步怎么做,我也还没有想好至少,你这里短时间内不会来了吧。”

    陆清影玩味道:“你怕牵连我?”

    沈重山扭头很疑惑地看着陆清影,说:“你们不是都很爱惜羽毛的吗?我本来今晚都没打算过来的,要是牵连到你多不好意思?”

    陆清影端着茶杯喝了一口,兴许是因为味道不太好而微微皱了皱眉毛,不过很快就舒展开来,她说:“这一点你放心好了,不管你招惹到的是什么人,他们也不至于吃饱了撑着把注意打到我的身上,他们算什么?”

    陆清影极少说类似的话,她始终觉得这种夹带着很浓的话是不会从一个成熟的政客嘴里说出来的,但是现在面对着沈重山,陆清影却不知道为什么,总想告诉他一些东西,比如自己的背景很深,地位很稳固,根本不是那所谓的上层人士所能动摇的,他们想动自己,就要碰一碰整个陆家的力量,有这本事的人,不是说华夏没有,但至少没有一个不是强大的政治家族,在华夏,家族力量不涉政,再强也不过是镜中月水中花而已。。

    沈重山一脸欣喜地说:“那你能不能帮我把这个麻烦给摆平了?”

    陆清影的嘴角上扬起一个很玩味的弧度,说:“你确定?想好了让我帮你解决掉?”

    沈重山愣了一下,悻悻地说:“算了自己惹下的事情自己解决,我也不能欠你太多的人情要不然就还不起了赫连秀他们呢?还好吗?”

    似乎对沈重山的选择并不意外,陆清影平淡地说:“很好很安全,你要见他们?”

    沈重山伸了一个懒腰,说:“算了,从我决定做这件事情开始,我和他们就已经是陌路人了我想,他们有自己的平淡生活,只要这一段时间过去了,那么他们就能回归到自己原本的生活状态去,虽然并不富有,但是至少能吃得饱饭穿得暖衣服,有一个房子能遮风挡雨,这种平安已经是这个年头难得的幸福了。而我,大概是回不去了。”

    陆清影叹了一口气,说:“其实你大可以不必这么辛苦的。”

    沈重山摇头说:“辛苦不辛苦我自己才知道,我没有觉得辛苦,反而觉得这些东西多经历一些还挺有意思人活在世,谁希望自己一辈子就那么平平淡淡的?哪怕是身无寸缕的来,身无寸缕的走,但是起码这个过程,我也还是想搏一搏的,谁说那金缕玉衣就不能穿在我的身上试试看?”

    陆清影惊讶地看着沈重山,类丝的话不管是在之前的沈重山还是现在失忆之后的沈重山身上,这都是陆清影第一次听见,原本在陆清影看来,沈重山是属于那种有绝对的野心但是也绝对懂得收敛自己野心的人,这个男人在没有露出自己獠牙的时候甚至比一只绵羊更加无害,他真正的野心和面目只有在对着敌人露出獠牙的时候才会表现出来可是哪怕是那个时候,沈重山更多的还是喜欢用实际行动去证明,他并不喜欢说这样的话,但是今天这句话陆清影能感觉得出来这不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男人单纯地为了面子而出说来的,而是沈重山真的这么想。

    “你和以前一样,但也变得不一样了准确的说,很多地方你都表现得和以前如出一辙,但是还有一些很细节的东西,还是不一样了也不知道这是好是坏。”陆清影轻声说。

    就在陆清影和沈重山说着话的时候,整个事件的另一个核心宋成林此时可以说是彻夜无眠。

    现在的时间已经是第二天的凌晨两点,虽然年纪还轻身体也很健康,但是宋成林一直都比别人更加注意对自己身体健康的管理,他知道在生活上唯一能让自己痛苦的并不是金钱和地位,这些别人需要牺牲时间甚至是健康用一辈子去追求的东西在他出生的那一刻就有了,能威胁到这些的只有自己的身体,所以他很注重保养,规律的生活作息更是宋成林除非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不会打乱的,但是今晚,他已经从下午开始坐在这里足足将近七个小时,而这七个小时里,他抽掉了整整四包烟,这原本是他一个月的用量。

    因为疲惫和过度的尼古丁刺激,宋成林的面色有些蜡黄和憔悴,但是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亢奋到近乎发光发亮的一双眼睛他盯着对面同样陪自己坐了一天的刘能,张开嘴用有些嘶哑的声音说:“这件事情居然真的成了。”

    刘能嘴角抽搐了一下,叹了一口气说:“他能杀死赵暖玉到是不奇怪,我本来以为他十有要死在钱四的手上,可是没想到钱四都死在了他的手上,我开始相信你之前说的话了,这个男人,的确是一个有着近乎神奇能力的男人,似乎别人觉得不可能的事情,恰恰就是他所拿手的这样看来的话,把这么好的一枚棋子浪费在这里,的确有些可惜了。”

    宋成林苦笑道:“和他的能力成正比的是这个人的野心也不好控制,他绝对不是一个甘心屈居人下的人,这样的人,从我身边离开只是迟早的事情,原本我是打算在他的身上做一笔长线投资,有回报的话那会很丰厚,失败了也不见得损失什么只是这一次的事情打乱了我的计划现在事已至此,怎么应对眼下的局面才是最重要的你觉得赵佛爷查到我们的身上需要多久?”

    刘能的眉毛拧在一起,皱成了一个深深的川字,他说:“这不好说赵佛爷虽然一直都在东北,而且赵家的力量也的确始终只在东北发展,但是近些年来随着赵佛爷的退隐,赵家其实已经韬光养晦了很久,这么长一段时间下来他们具体做了什么,发展了什么,我们并不知道,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们在南方肯定有着自己的力量,或许不那么强大,但是这对于追查到我们的身上或许会产生意想不到的帮助,因此我们要做好最坏的打算如果赵佛爷知道了,恐怕对我们来说也是个很大的麻烦。”

    宋成林闷哼一声,说:“何止是很大的麻烦,要是真的被赵佛爷知道了,我们大概都没有好下场,赵佛爷虽然老了,但他可没有死,这种事情他不可能善罢甘休的不过我和你的看法不太一样,我到觉得,只要沈重山一天没有被赵佛爷抓住,我们就是安全的。”

    刘能惊讶地抬起头来,看着宋成林说:“此话怎讲?”

    宋成林轻笑一声,说:“刘叔你忘了,我妈的一个远方亲戚在东北做生意,而他和白家的关系还算是可以白家那边,恰恰是最希望赵家出事的,别人不清楚可是白家却很清楚,有他们的帮助,我们只要确保沈重山不被抓住,赵佛爷想要追查到我们的身上,恐怕还真的是有些鞭长莫及只要没有证据,我们一口咬定不承认是我们做的,赵佛爷还真的能杀无赦?这里毕竟是南方是浙省是杭城,势力多如牛毛,他一个东北过了气的老头子真的不怕惹众怒?”

    刘能眼神闪烁着很莫名的光芒,他用一种很飘忽的语气说:“也就是说只要赵佛爷抓不住沈重山,那么他就永远不会知道我们才是幕后黑手?”

    宋成林点点头,没有吭声,但是他看向刘能的眼神显然有一种如出一辙的默契

    刘能舔了舔干涩的嘴唇,用一种尽量轻松的语气说:“也就是说,如果沈重山变成了一个死人,那么赵暖玉和钱四的死,就永远成了一个悬案”

    jyox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