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714章我这一生欠两份情
    陆清影觉得自己的人生很无奈,她想不通的是为什么自己之前二十多年的人生经验完全不能给现在的自己提供一个怎么解决掉眼前这个家伙的办法方案?为什么一个人的脸皮可以厚到这样的地步?为什么一个人的厚颜无耻可以到压根就没有底线可言的地步

    仰躺在床上,双眼无神地看着天花板,耳朵里传来沈重山那难听到爆炸的摇篮曲陆清影很想起来用床单啊袜子衣服啊什么的随便什么东西,全部拿来塞进沈重山的嘴里,把他这张嘴给狠狠地堵起来

    “黑黑的天空低垂,亮亮的繁星相随,虫儿飞,虫儿飞,你在思念谁。天上的星星流泪,地上的玫瑰枯萎,冷风吹,冷风吹,只要有你陪。虫儿飞,花儿睡,一双又一对才美,不怕天黑,只怕心碎,不管累不累,也不管东南西北”

    陆清影实在不是很能想得通为什么一首好好的歌被沈重山一唱怎么就能变得那么别扭闭着眼睛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陆清影实在没有办法彻底把自己的耳朵关上,就算是用了脑子里想其他很严肃的事情这样的转移注意力的办法,也完全无法阻挡沈重山的声音传入自己的耳朵里面

    陆清影不是没有尝试过让沈重山闭上嘴,但是在说了两次之后陆清影很绝望地发现这个家伙不但没有丝毫收敛,反而根据他那完全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推理能力得出自己其实很想听只是不太好意思这样的逻辑唱得更起劲了

    叹了一口气,陆清影转过身,背对着沈重山的方向,看着窗外的月光如同水银泻地一般,心中一片诡异的死寂

    时间慢慢地过去,陆清影甚至能清晰地感受到手腕上手表秒表走动的时候所产生的振动,但是在这个过程中,陆清影很神奇地发现沈重山的歌声居然变得不是那么不能接受了陆清影为自己的审美能力的急速下降而担忧的时候,她不知道在几点钟在什么时候,自己轻轻地闭上了眼睛,睡意袭来,就在这种之前她完全无法想象的骚扰中,她睡得格外香甜。

    睡着了的陆清影自然也不会知道在她睡去之后,沈重山从地铺上爬起来,坐在床边静静地看了她很久很久。

    这一觉睡得很香甜,陆清影自己的睡眠质量其实一直都不错,但是很少有这种一觉醒来之后感觉浑身轻松舒服,仿佛被充满了电一般的感觉,她伸了一个懒腰,睁开眼睛看见窗户外投射进房间里的阳光这才意识到自己居然比平时晚了一个小时才起床,而更加让她错愕的是,地面上干干净净,沈重山人不见了,连地铺都被收拾了起来,自己的怀里,正抱着那个枕头

    要不是陆清影对自己的记忆力很自信的话,她几乎会怀疑是不是昨晚的一切只是自己做的梦或者说是一场幻觉,沈重山根本就没有来过

    起床下楼,楼下也空荡荡的,一如既往的安静,沈重山并不在家里,他似乎已经走了陆清影皱着眉头,想起了沈重山之前说过这一次告别之后下次再见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话,心中居然有一些怅然若失的感觉,来到餐厅厨房,陆清影惊讶地发现在餐桌上居然有一份已经被做好的早餐,早餐下面压着一张纸条,纸条上面是沈重山那很难看的字。

    “材料太少,只够一份,该买了!”

    话语不多,不缠绵不悱恻,甚至显得有些废话,更加没有离别的时候该有的那种殇情,但是看着这张纸条,看着那份早餐,陆清影的心却仿佛被一只看不见的大手给轻轻地揉捏了一下,那种滋味有些酸,也有些涩。

    沈重山从陆清影的家里出来的时候,这个时候还是凌晨,天色刚蒙蒙亮的时候,虽然很早,但是在杭城这座大城市,已经有很多人们起来了,市委家属大院的地理位置自然不用多说,周围光是一公里范围之内就有三个占地面积不小的公园,以至于沈重山严重怀疑这些公园都是早些年这里的当政者专门为自己所准备的既然有公园,自然就少不了出来锻炼的人们,就和现在广场上天色一暗下来周围的大妈们就从四面八方的胡同、小区楼里面钻出来汇聚在广场上跳舞一样,在早晨,能见到不少人出来晨练,多半都是老年人或者中年人居多,年轻人偶尔会有那么一两个,但是更多的还是选择留在家里多睡一会。

    沈重山走在公园边,一侧的马路上是赶着去上班的人们的车水马龙,现在还早,真正的早高峰也还没有到来,所以路上的车辆可以以比较快的速度呼啸而过,而另一侧则是绿叶成荫的公园,晨练的人们或急或缓地从身边走过,清晨杭城的空气清新而柔软,令人能够很清楚地感受到这座城市慢慢地从睡眠中苏醒过来的那种过程。

    走过一个拐角,沈重山见到路边有一个早餐摊,其实随着杭城的城市化建设,现在这种在板车上拉着走的早餐摊已经很少见到了,但是总归有一些地方还是会留下它们存在的痕迹,沈重山凑过去看了看,虽然地方不大,但是种类却很齐全,豆浆油条包子,还有杂粮煎饼,甚至还可以吃到一碗简单的拌面,杭城人喜欢吃拌面,这玩意就好像是温州的糯米饭、武汉的热干面一样,算是杭城这座城市的一个本地特色,沈重山摸了摸口袋里所剩不多的钱,想了想觉得不能委屈了自己,于是叫了一笼小笼包一碗拌面和一晚豆浆,已经算是很丰盛的早餐,坐在塑料凳上,眼前是一张已经有了一些年月的木桌子,老板热情地过来把桌子上上一位客人吃剩下的痕迹擦拭干净,然后把沈重山所要的东西一一端上来,沈重山端着豆浆喝了一口,暖暖的豆浆甜味恰好适中,不会让人觉得腻也不至于太淡,略微有那么一点点的豆腥味很符合沈重山的口味。

    吃着自己的早饭,沈重山看着周围的人来来往往的人们行色匆匆,仿佛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和自己的故事,他们每个人的身后都有自己的家庭,关联到更多陌生人的喜怒哀乐沈重山忽然觉得很有意思,他啃着自己的豆浆油条,眯起眼睛看着来来往往的每一个人,就这么坐着感觉也挺容易过时间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沈重山的身旁忽然多了一个人,沈重山有些惊讶,一直以来自己的警惕性很强的,有人靠近自己周身比较近的范围内自己都会感受得到,但是今天这个男人坐在自己的身旁,自己居然完全一点感觉都没有。

    沈重山打量着对方,这是一个看起来很奇怪的中年男人,说奇怪是因为他看起来也就四十岁上下的年纪,但是给人的感觉却像是饱经了一生的风霜一般,他的两鬓是斑白的,眼神很深邃,仿佛里面容纳了无数无数的故事一般。

    这是一个很有味道的男人。沈重山在心里这么评价,但是很快沈重山就为自己的想法感到羞耻,自己怎么能感觉一个男人有味道呢?

    “老板,给我半笼小笼包,再来两根油条和一碗豆浆。”男人扭头对着正在忙活的老板说道,他的嗓音很醇厚很有磁性,特别好听,让人听一次就会留下深刻的印象,沈重山的脑子里又多了一个念头他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一个帅到爆炸的人。

    这个发现让沈重山感觉自己很有挫败感,就好像是在自己最擅长的领域遇到了一个曾经比自己更加强大过的老前辈一样

    “你看看他们。”男人忽然对沈重山说了一句,说话之间,手指指向周围路过的人来人往,他继续说:“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的记忆自己的经历和自己的命运,他们有自己的喜怒哀乐有自己的故事,有自己的秘密也有自己的优缺点,每个人都是一个完全不同的独立个体,无数个这样的个体组成了我们的芸芸众生很有意思也很玄妙是吧,到底是谁操纵了这一切?或者说,这个世界上是不是真的有命运一说,如果有,命运是谁安排的?”

    沈重山想了想,然后转头很正经地对男人说:“对不起,我身上没钱,现在不但身无分文连一个住的地方都没有,所以如果你想骗我进什么奇奇怪怪的组织骗我的钱,你恐怕要失望了。”

    听见沈重山的话,男人愣了一下,随机仰头哈哈大笑道:“有意思有意思,现在的你比之前还更有意思一些。”

    沈重山扬眉道:“你认识我?”

    男人笑声停息下来,但是嘴角依然微微上扬起一个很微妙的弧度,说:“认识,不但认识,我还承了你一个天大的恩情,我这辈子只欠了两份情,一份是欠一个女人的,一份是欠你的人情。”

    kcl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