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734章人生在世如钓鱼
    杨倩倩是多心思聪慧的人,她绝对不是一个笨女人,相反她还很聪明,否则的话她也不可能在人吃人的战争空间混出名堂来,因此对于沈重山在对待自己时那种微妙的不同寻常,她能感觉得到沈重山对自己的疏离

    只是杨倩倩并不在乎沈重山对自己是怎样的,她不是那种花痴的女人,而且现实世界也没有中女性角色见到男主就要非他不嫁的脑残剧情,所以她对沈重山也没有除了利用之外的任何其他感情只是身为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算得上漂亮的女人,杨倩倩总归是有一些女人莫名其妙的虚荣和骄傲的,要是沈重山和其他普通男人一样对自己穷追猛打,杨倩倩到不会觉得什么,但像是现在这样对自己不冷不热,杨倩倩心里总归有一些不舒服难道是老娘不够漂亮不够美?别人都喜欢老娘你凭什么对老娘一点男人对女人该有的想法都没有?

    “滴滴”杨倩倩的身后忽然传来了其他车辆不耐烦的喇叭声,这才把杨倩倩从神游物外中拉回来,苦笑着摇摇头,暗叹自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然后她发动了车子驶向道路,不再想这些事情。

    姜欣欣见到沈重山回来,雀跃得就好像是小兔子见到回家的父母一般,她一路小跑过来,兴奋得小脸通红,对沈重山露出一个灿烂的笑脸说:“沈大哥,我给你做一杯奶茶吧!”

    沈重山哭笑不得地说:“不是说要自己买单的吗?亏死了,不要了。”

    姜欣欣小脸红红地小声说:“不用的呢,我偷偷地做一杯,谦哥不会发现的,而且只要不是我自己喝是做给你喝的,谦哥也不会说什么的呢。”

    沈重山哈哈笑道:“我记得你最喜欢喝红豆布丁奶茶了?做一杯吧,我请你喝。”

    姜欣欣不好意思地说:“这怎么能行呢”

    “我说行就行,谦哥不会说什么的。”沈重山拍了拍姜欣欣的小脑袋,笑道。

    姜欣欣嗯了一声,看着沈重山悠哉悠哉的背影,眼神里满是欢喜。

    沈重山在战争空间一战成名的事情也不知道怎么的就传到了谦哥的耳朵里,谦哥火急火燎地打电话来,知道沈重山在网吧里,硬生生是在二十分钟之内就出现在了沈重山的面前。

    “小子,你行啊!居然把黑熊给打倒了!?”谦哥一脸的惊喜说道。

    沈重山嘿嘿笑道:“这不还是托了谦哥你的福。”

    谦哥哈哈大笑拍着沈重山的肩膀说:“你也跟着来这一套,少来了你,按照你现在打倒了黑熊的实力,很快你就会进入上层人物的眼中,到时候随便巴结上一个,就是谦哥我跟着你混了,我还指望着你到时候提携一下我,你不会把我给忘了吧?”

    沈重山笑眯眯地说:“自然是不会,不过谦哥,那种上层人物就算巴结上了在他们的眼中我也就是一条随意差遣的狗而已,所以未必能有什么能力帮上你啊。”

    听见沈重山的话,谦哥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上的笑容一暗,随即强笑着说:“没事没事,只要能把自己的日子过好就行,不管怎么样,总比你刚来我这里应聘网管的时候要好吧我之前听杨倩倩说起过你今晚有拳赛,本来想着去弄一张邀请函过去看你比赛的,但是那邀请函实在贵的有些过分,小沈你也知道谦哥这就是小本生意,虽然说有点小钱吧,但那种好几万一张的邀请函,还是消费不了的,所以只能在外面给你支持了之后我通过朋友打听到你居然爆冷把黑熊给打倒了,我实在是高兴坏了,这样,今晚咱们去喝两杯,算是庆祝了。”

    对谦哥的热情,沈重山并没有拒绝,很明显谦哥就是在进行一场长线投资,他希望自己和沈重山的交情在日后能派上一些用场,从谦哥的角度看来,未来的沈重山别说继续朝上走,哪怕只是稳住现在打败了黑熊的名气,也足以在一些上层人物身边找到一个不错的位置,这样一来的话就算是给他多出了一条路,一个精明的生意人是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的,所以谦哥很热情很客气,而对这种热情跟客气,沈重山来者不拒,拒绝了反而显得端着架子,最重要的是沈重山本身也不讨厌谦哥,这人虽然市侩了一些,但是沈重山自己也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多么清高的人,在这个社会上摸爬滚打,就不要将就什么圣人的那一套,不中用,饿死的多半都是这种人,剩下来的,几个不市侩,几个不庸俗?能遇到那么一两个嘴脸不是那么可恶丑陋的,已经算是遇人很淑了。

    而在沈重山和谦哥出发去吃夜宵喝两杯庆祝的时候,杭城西溪水库,作为下游西溪湿地的重要供水源,这个水库早在建国初期就已经建立起来,它控制着钱塘的支流水阀,下游是数十平方公里的西溪湿地,可以说是整个杭城的咽喉之地,有人开玩笑说什么时候要是谁疯了,把这个水库给炸了,杭城基本上也就算是毁了。

    水库之上,烟波浩渺,虽然此时已经是晚上,但灯火通明,却并不显得寂寥,在这夏夜中,草丛中的蟋蟀和树上的知了没有一刻停歇的时候,热闹非凡。

    宋成林坐在湖边,看着因为蓄水而高涨的水库水面,他的手中握着一根钓竿,目光平静地看着远方,撇过头来对着身边面色凝重的刘能说道:“刘叔,这养气静心的功夫可是你耳提面命教会我的,你可是跟我说过哪怕是练不成泰山崩于眼前不变色的本事,至少也要把胸中的沟壑都隐藏在内心最深处不表现在脸上,但是现在,刘叔,我可是很少见到你这样的表情。”

    刘能摇头苦笑道:“原本我最不相信的就是所谓命数,所谓英雄豪杰,杀鸡屠狗之辈,不过都是时势造英雄或者时事造狗熊而已,但是在这个沈重山的身上我是真的看不透了,我本以为这个小子或者就是逃到外省的小山村里隐姓埋名,或者胆子大一些就留在杭城,不说多小心谨慎,但他居然能堂而皇之地用自己的名字招摇过市这也就算了,这才几天的功夫,居然给他混进了战争空间?而且今晚还在战争空间一击击杀了黑熊这个人,我是真的看走了眼想不到,想不到啊想不到。”

    手指缓缓地摩挲着鱼竿,宋成林却并没有接着刘能的话题继续下去,而是忽然说:“最近很奇怪赵佛爷那边居然没有什么动作了,这完全不符合赵佛爷的行事风格啊,雷声大雨点小?赵佛爷能忍得下这口气?”

    刘能闻言却是笑了笑,说:“赵佛爷当然咽不下这口气,不过他现在啊忙着呢不知道为什么,赵佛爷忽然就和沪市的那尊阎王斗上法了,这段时间我们杭城是感觉不到什么,但是沪市和东北那边,可是暗流涌动,气氛紧张的很。”

    沪市的那尊阎王。

    宋成林眼皮子跳了跳,涩声说:“许?”

    只有一个字,代表了姓氏的字,但是这个姓氏所代表的东西,韵味深长。

    刘能点点头,面色凝重地说:“就是那尊阎王”

    很明显,如果说提到赵佛爷,宋成林和刘能的语气还相对轻松的话,说起了那尊阎王时,两个人的语气都不约而同地更谨慎小心了一些,虽然赵佛爷和许阎王是同一个位面的存在,但是山高皇帝远,县官不如现管的道理在他们身上一样适用,赵佛爷再厉害,身在东北对他们杭城的事情多少有一些鞭长莫及,可是近在沪市的许阎王就不同,用一种并不夸张的说法就是,哪怕没有近两年许氏集团的如日中天,光是许阎王积累下的威名,他杭城宋家就是在许阎王的牙缝里刨食吃,仰人鼻息因而,许阎王三个字的威力,可比赵佛爷三个字大的多。

    宋成林苦笑道:“这真的是神仙打架,也不知道对我们来说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至少目前看来是好事,赵佛爷那边被许阎王纠缠住,暂时没有功夫把手伸到我们这里来,我们就相对有了更充足的时间来处理沈重山的事情。”刘能说。

    叹了一口气,宋成林喃喃地说:“这人生在世啊,就好像是钓鱼,首先要有足够诱惑力的鱼饵,这样才能有鱼来上钩,其次要有足够的耐心,最后还需要一些懂得什么时候收线、什么时候放线、什么时候起杆的智慧,沈重山这条鱼,我是觉得越来越难钓了,我总觉得我们现在在做的事情,不是一件好事。”

    刘能惊讶地看向宋成林,犹疑地说:“你打算放弃了?”

    宋成林看着水面上随波而动的浮漂,抿了抿嘴唇,没说话,但眼神却锐利如刀。

    lkup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