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740章我威胁你了
    锋利的消防斧被赋予了足够强大的力量之后轻而易举地劈开了ktv包厢的大门,里面正在唱歌的几个年轻人吓了一大跳,还不等他们怒骂出声,包厢的门就被人从外面一脚踢成两截,沈重山斜靠在门框上,一脸平淡地说:“不好意思,今天ktv提早下班了,关门歇业几天,请你们立刻离开。”

    包厢里的几个年轻人彼此对视一眼,他们当然也是很有脾气的年轻小伙子,加上包厢里还有两个女人在,女人在很多时候都是男人荷尔蒙的催发剂,更何况是在这样的场合之下,所以他们本来是不打算就这么算了的,但是看看地上变成了两半碎片的门,还有斜靠在门框手上自然下垂的锋利消防斧上沾着的依然清晰的血迹,恐惧成功地让他们找回了自己的理智…

    看着几个年轻人很老实地在自己的面前鱼贯而出,其实也只是打算砸个场子的沈重山并没有为难他们,毕竟沈重山是来砸场子不是来乱杀无辜的,即便是有一些火气,被他砍倒在地的几个现场保安也已经让他发泄得差不多了。

    从包厢里出来,沈重山懒洋洋地伸了一个懒腰打了一个哈欠,抬起眼皮对着不远处胆战心惊地跟着自己的经理说:“怎么,你们的吴总还是没有来?”

    眼睁睁地看着沈重山自拿到消防斧到现在不过十分钟的功夫砍倒了自己六七个保安还砸掉了吧台以及十多个包厢,经理整个人都处于一种巨大惊恐之下的蒙逼状态,听见沈重山的话,其实早就再次电话联系自己老板通报情况的他哭丧着脸说:“我们吴总已经在来的路上了,大哥,您再等等,别砸了,再砸下去我这工作就丢了啊…”

    沈重山笑眯眯地说:“还要一会?那行,我等着。”

    听见沈重山一下子变得很好说话起来,经理也松了一口气,居然有些感动和欣喜,可还不等他说什么,沈重山就继续说:“既然他还没有来,我正好无聊,等着也是等着,再砸几个吧。”

    砰砰砰…这一次经理已经连去看的心情都没有了,虽然这些并不是他自己的财产,但是毕竟是他工作的地方,石头抱着久了还有几分感情,更何况是人。

    当沈重山砸掉了整整一层的包厢,正打算去楼上继续干活的时候,一个神色很阴沉的中年男人带着两个跟班模样的人匆匆地从楼下过来了。

    “住手!”男人见到整个ktv几乎被毁,他面对着的一个打开门的包厢里面所有的东西都被砸得稀巴烂之后,眼角抽搐的他大吼道。

    沈重山转过头来看着这个一看起来就给人很有钱感觉的的中年男人,平淡地说:“看你这么心疼和生气的样子,你就是吴总?”

    吴总身边的两个人显然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他们肩膀一动就打算走过来,但是却被吴总伸手给拦住,吴总盯着沈重山,忍着怒气说:“朋友,我好像并不认识你,我们之间既然不认识,那么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你这是什么意思?”

    沈重山耸耸肩说:“确实,我们是不认识,但是我想要找你,你的人却说你不愿意来见我,我又找不到你人在哪里,于是我就想了这么一个办法,这种见面方式你肯定不太喜欢,但是我想你不会介意的,就算是真的介意也没有关系,因为这并不影响我找你。”

    吴总怒极而笑道:“我吴宗理出来做生意也不是一年两年了,什么牛鬼蛇神没有见识过,可还真的是第一次见识到这样所谓的见面方式,既然你也么来找我,肯定是有比这更重要的事情,你先说来听听,之后我们再慢慢地算账。”

    似乎并没有把吴宗理话语中很明显的威胁意味当一回事,沈重山歪头看着他说:“我想知道你给了李进财什么样的生意,让他心甘情愿去送死?”

    听到李进财的名字,吴宗理的表情明显一僵,而对人体细微变化很敏感的沈重山甚至感受到了吴宗理的呼吸都有了那么一瞬间的停顿,虽然很快就恢复,但是之后的呼吸却比之前更加沉重一些。

    “年轻人,你为什么要打听这件事情,这不是你该管的。”吴宗理沉声说。

    笑眯眯地看着吴宗理,沈重山轻声说:“你应该先回答我的问题,我的耐心不怎么样,所以你最好不要跟我说废话,我不爱听。”

    吴宗理阴冷地说:“年轻人,你为威胁我?”

    “没错,我就是在威胁你。”沈重山很肯定地回答道,说完,他看了一眼吴宗理身边的两个人,说:“我之所以能找到你这里来,是因为李大彪告诉了我你的名字,而一开始他也试图挑战我的耐心,结果你也看到了,我知道了我想要的事情,你最好是直接告诉我,节省了我的时间,你也少受一顿皮肉之苦,你身边这两个人看起来比那些废物要好一些,但也还是废物,你要不要试试看?”

    吴宗理咬了咬腮帮子,冷声说:“别弄出人命,挑断了手脚筋扔出去。”

    这句话明显是对他身边的两个人说的,而在吴宗理说完之后,他身边的两个人也狞笑着走了上来,沈重山一脸平静地看着他们慢慢靠近,就在这两个人要动手的时候,沈重山先动了…

    一斧,红色的消防斧在空气中划过一道诡异绚烂的红色弧线,速度很快,快到了让人误以为那是一个虚幻的影子,可就是这么一道弧线过后,一个男人惨叫出生,捂着自己的手腕蹲了下来,鲜血从他的指缝中不要钱地流淌出来,这一下,居然轻而易举地就把这个男人的手筋给挑断了。

    “杀人者人恒杀之,你们要挑断我的手脚筋,那么我就先把你们的手脚筋给挑了。”沈重山淡淡地说完,反手一斧就朝着剩下那个满脸惊恐的男人劈去,那男人这一次有了心理准备,毕竟是一个练家子不是普通人,他怪叫一声侧身就险之又险地躲避了开去,可即便是如此,那红色的斧头还是擦着他的手臂划了过去,鲜血溅射,这个男人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被划开两三公分深口子的手臂,心有余悸的他知道刚才如果不是自己动作快的话,或许自己的手筋真的就这么给挑了!

    惊怒之下,这男人也是恶向胆边生,伸手从怀里摸出一把首,大喝一声就朝着沈重山冲来。

    锋利的首划开空气,沈重山轻轻向后一让,就躲开了这一首,手中的斧头向上一格一推,火星四射那是斧头和首交击发出的光火,这男人显然是个正宗的练家子,一股巧劲使的出神入化,他用一把首竟然生生地顶住了沈重山的斧头,沈重山眉角微微上扬,眼眸里露出些许感兴趣的神色,而他对面的男人却为了抵挡沈重山的力量已经憋得满脸通红,此时见到沈重山仿佛还是玩一样的轻松表情顿时大惊失色,就在他感觉到要大事不好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一股沛然的雄浑力量从斧头上冲来,男人只觉得自己完全无法抵抗这强大无比的力量,惨叫一声就倒飞了出去,而就在他还在半空的时候,斧头那红色的催命幻影连续四次在他的身边闪过……

    男人恐怖而凄厉的惨叫声中,他重重地摔在地面,很快从他的手腕和脚腕喷出大量的鲜血,瞬间打湿了他整个人,让他看起来就好像是刚刚从血池里捞上来的一般。

    咽了一口唾沫,吴宗理完全没有想到自己重金聘请来的两个保镖居然这么不管用,他下意识地后退一步,继而转过身来想跑,可是才转过身去,呜呜的破空声从他背后传来,只是一个眨眼的功夫,一道红色的闪电猛地劈在他脚下……红色的斧头被整个插在地面,只剩下斧柄露在外面……

    看到这一幕,更加触目惊心的是自己的脚距离那斧头只有不足两公分的距离,吴宗理可不怀疑这要是一斧头落在自己的脚上,自己整只脚就被齐根给切了下来。

    沈重山走到吴宗理面前,轻描淡写地说:“你看,我说了我不骗人的,你还要挑战我的耐心吗?”

    吴宗理咽了一口唾沫,干涩地说:“你行,你确实牛逼…我认了!我全部告诉你,我是给了李进财一笔钱让他给我做一件事情,但是那也不是我自己的意思,是杭城林家的刘能让我做的,他让我找个敢豁出去的人去弄死一家人,我早年就认识李进财,我知道他为了钱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可是他狮子大开口,跟我要了很大的数字,我不愿意给他,就在那辆车上做了一些手脚,这样他自己也活不下来了……”

    沈重山盯着吴宗理说:“刘能让你做这件事情的时候还说什么了?”

    吴宗理苦涩地说:“没说,只是让我做的干净一些不要留下活口,他是林家的人,我这样的在他面前就是一条狗,他还会跟我说什么……”

    myrh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