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741章有些人不杀,我此生难安
    有钱人比较聪明的一点就是他们比普通人更加珍惜自己的小命和身体的安全健康,毕竟他们比普通人更有钱,能够生活的更好享受的更多,所以他们没有理由冒着太大的风险去做一些高危的事情。

    吴宗理就是其中的典型,明摆着自己的人都不是沈重山的对手,更加明摆着的是沈重山很有那个可能对自己做一些凶巴巴会让他受伤流血受皮肉之苦的事情,吴宗理恨不能连自己老婆的内裤颜色都告诉沈重山。

    “我也不知道刘能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情,那一家人看起来就是很老实本分的普通人,就算是招惹得罪人也得罪不到刘能的身上,但是他不说我当然不敢多问,因为我做的这一行,多多少少沾点黑的缘故,敢为了钱办事的人手也能找得到,所以刘能就联系了我,我的确是从中收取了一笔好处,刘能也答应我以后会给我一些合作的机会,但是除此之外我真的没有其他的心思了,这件事情也没有让我得到其他更多的好处,那一家人我更是不认识,至于李进财的死我也是没打算就真的弄死他,只是他自己不讲江湖规矩“

    “够了。”沈重山打断了吴宗理喋喋不休的解释,他找了一张椅子坐下来,点了一支烟对吴宗理平淡地说:“我对李进财的死没有兴趣,也不认识他,不是为他报仇来找你的,我之前就说过,我来找你就是想要问清楚一些事情,你老老实实地回答我了,我知道了我想要知道的东西,自然你就安全了,你看到现在我都没有杀你任何一个人,他们只是晕过去了而已,或许有两个胆子不是那么大的是睡过去了,至少我不会杀人不是吗”

    听见沈重山的话,吴宗理愣了一下,坦白的说他一直都以为沈重山是李进财的什么朋友,来报仇来了的,但是听见沈重山这么一说,他顿时把心放下了一大半,至少整个事情里他只和李进财的死有直接关系,只要不是因为这件事情来找自己,那么什么都还有转圜的余地

    在吴宗理愣神的时候,沈重山眯起眼睛隔着缓缓吐出的烟雾审视着吴宗理,他的目光深邃当然不是在思考吴宗理,这个人对于他而言和之前第一个倒下的服务生、经理没有本质上的不同,不过是他得到完整真相的一个媒介而已,他也不认为吴宗理在这种时候会骗自己,最重要的就是他没有必要隐瞒一个真正的凶手然后栽赃陷害给刘能。

    能有这个动机大费周章地去杀掉赫连一家的人只有东北的赵佛爷和杭城宋家这两方会这么做,前者的概率虽然更大一些,后者的动机可能虽然更小一些但也不是没有,加上联系到这枫泾县的地头蛇来做这件事情,那么独霸杭城的宋家显然比远在东北的赵佛爷更方便地做到这件事情,最最最重要的是如果真的是赵佛爷,那么眼前的吴宗理冒着把近在头顶的宋家给得罪死的风险去隐瞒真凶赵佛爷,显然不太显示县官不如现管,对于吴宗理这样的小角色而言,宋家一个奴才刘能的威慑力显然比东北什么赵佛爷更大。

    那么答案显而易见了是宋家。

    脑海里放电影一般地闪过了宋成林和刘能的脸,沈重山缓缓地掐灭了烟头站起来,对吴宗理说:“很感谢你的配合,我已经得到了我想要的,那么我现在就要走了,你看,我承诺过只要你配合我的话,我不会伤害你,而你也确实没有受伤不是吗,所以我希望我走之后你不会联系任何人否则的话我可能会来找你的麻烦,你能继续遵守我这最后一个要求吗?”

    吴宗理苦涩地说:“我还能联系谁,告诉刘能?不可能的,我要是说了的话,按照刘能那阴沉的性格,首先第一件做的事情肯定就是弄死我这个走漏了风声的人,所以我会是最能保守这个秘密的人了。”

    “很好,我喜欢聪明人,我都开始有些后悔把你的店砸了,你就全当是你自己的运气不好吧。”沈重山拍了拍吴宗理的肩膀,起身就走,头也不回。

    从ktv楼上下来,沈重山并没有立刻就离开,他慢条斯理地到马路对面找了一家馄饨店,跟老板要了一碗馄饨就坐在对着街的位置吃馄饨。

    馄饨的味道很一般,不是所有路边名不见经传的小摊都会有一位充满了故事的绝世大厨做出绝世好吃的东西来,这一次沈重山挑选的这家馄饨就只能说是一般,不过沈重山向来不是一个很会挑剔的人,东西能入口毒不死人就行,他都能对付。

    这碗馄饨沈重山吃的很慢,大约吃了二十多分钟,而这二十多分钟下来,沈重山见到救护车和警车接连来到ktv楼下,上去了一大批人,抬下来一大批人,围观了一大批人,最后,吴宗理在一群人的包围之下匆匆地钻进一辆停在路边的车里,一直到车子呼啸而去,沈重山也精准地咽下了最后一个馄饨,放下筷子,付钱走人。

    之后的沈重山离开了枫泾县,重新回到杭城的他再一次来到赫连秀秀的病房。

    这一次,赫连秀秀醒过来了。

    从病房外面进来,因为经过手术治疗,所以现在的赫连秀秀住在无菌病房中,沈重山进来也要经过繁琐的消毒手续,他全身都包裹在海蓝色的消毒服里面,戴着口罩的他只能露出眼睛,但是在和赫连秀秀虚弱的双眼对视上的一瞬间,他们彼此都知道就是对方。

    “沈大哥”赫连秀秀虚弱而柔软地叫了一声,依然那么柔柔的软软的,让人打心眼里舒服,但是和以前比起来,现在赫连秀秀的声音却充满了令人心疼的虚弱和沙哑。

    “对不起,我来晚了。”沈重山坐在床边,按照规定,现在的沈重山是不能触碰赫连秀秀的,而事实上,全身被纱布包裹着的赫连秀秀也没有办法和往常一样腻在沈重山身边,他们只能一个躺在病床上,一个坐在床边。

    “没有晚,而且我知道沈大哥你肯定会来的。”赫连秀秀吃力地说道。

    沈重山轻声说:“你现在还很虚弱,医生说你需要多休息,所以不要说话了,我在这里跟你说说话,你听着就好。”

    赫连秀秀露在纱布外面的眼睛眨了眨,说:“沈大哥,我现在是不是特别难看?”

    沈重山摇头说:“谁说的,我家秀秀最好看了,谁敢说我家秀秀不好看?”

    赫连秀秀的眸子里露出一抹很艰难的笑意,她轻轻地说:“沈大哥,谢谢你。”

    沈重山抿起嘴唇,他皱着眉头,极力掩饰着自己凶厉的他用最温柔的声音说:“秀秀,你任性一些吧,难受,很痛就哭出来,跟我说你坚持不下去了,你越懂事,就越是让人心疼,你也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有自己的喜怒哀乐,如果你难受,就告诉我。”

    赫连秀秀的眼角迅速积蓄起泪水,她虚弱而坚定地颤声说:“沈大哥,从来身边的人都叫我要懂事,要乖巧,只有这样才不会给别人带来麻烦,而只有你让我任性一些,让我难受就哭,不开心就喊,所以沈大哥,你在我心里一直都是最重要的人但是沈大哥,现在我已经这样了,我一直都坚持着,坚持着在我爸爸和妈妈死在我眼前之后一直都坚持着,就是为了坚持见到你一面,沈大哥秀秀可能坚持不下去了,我真的好累,好累好累”

    赫连秀秀说出这番话的同时,一直都检测着她生命体征的仪器忽然尖锐地报警起来,而沈重山扭头见到赫连秀秀的血压直线下降,心电的起伏也越来越弱,就在他要大吼护士的时候,病房的门忽然被推开,护士冲进来观察了一下赫连秀秀的情况,急切地说:“病人的病情开始迅速恶化了,要马上抢救!”

    几名护士迅速推着赫连秀秀要去急诊室进行抢救,而赫连秀秀却始终努力地看着沈重山,她用尽这一生最大的力气说:“沈大哥帮爸爸和妈妈报仇”

    赫连秀秀从来都不是一个善于斤斤计较的女孩子,甚至于单纯的她很多时候吃亏了都不觉得是自己吃亏了,而报仇这样充满了尖锐气息的字眼更是从来没有在她的嘴里出现过,但是现在,最怕麻烦别人的赫连秀秀居然对沈重山说出了这种话

    “你放心。”对着赫连秀秀被推走离开的方向,沈重山缓缓地捏紧了拳头,仿佛在做出一个无比沉重的承诺。

    抢救室外,灯一直都亮着,赫连秀秀进去之后始终没有出来,而沈重山就坐在外面,一动不动,如同雕塑,一直到陆清影匆匆地赶来。

    “有些人不杀,我此生难安。”这是沈重山对陆清影说出的第一句话。

    mha8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