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744章滥杀无辜
    滥杀无辜,算不算是残忍?

    滥杀女人和孩子,算不算是没有人性?

    算。

    不管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沈重山都会很肯定地回答说是算。

    但是没人性、残忍又怎么样,越是极端特殊的方法就是用来对付特殊极端的人的。

    一想到赫连一家人惨死在街头,赫连秀秀更是受尽了几天的折磨才死去,沈重山就恨不能把刘能身上的皮肉都给生生扒下来。

    蹲下来将刘能身上的皮带抽出来,沈重山把刘能摁在地上将他反手绑着,确保刘能没有办法起来之后才站起来,对整个过程一直在不断地怒吼挣扎的刘能说:“这个夜晚还很漫长,不要着急,我们慢慢地享受这个过程”

    说着,沈重山走到了刘能一直在哭泣颤抖的妻子面前,伸手将她整个人提了起来

    “沈重山!你放过她!有什么都冲着我来!”刘能仰着头怒吼道。

    沈重山淡淡一笑,轻声说:“冲着你来?我的确就是冲着你来的啊不过是你老婆的运气不太好,嫁给你,就要承担一些风险的嘛现在,你的头脑还能救你吗?”

    说着,沈重山伸手捏住了女人的脖子,女人仰起头,口中的呜呜声更加急切,她努力地仰着脖子踮起脚本能般地想要挣脱开沈重山的手,但是沈重山的手却好像长在了她的脖子上,最后,形成了她倒在沈重山臂弯里,而沈重山的另一只手却捏着她脖子的诡谲画面。

    刘能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他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盯着沈重山,嘶哑着声音说:“沈重山,我知道宋家的很多秘密,你应该知道虽然我是经办人,但是真正的幕后主使还是宋家,你想要扳倒他们,没有我的帮助是不可能的,所以留着我对你来说还有很大的作用”

    就在刘能还在急切地表现着自己的利用价值的时候,沈重山已经如同变戏法一般地从手中变出了一把首,这把锋利无比的首缓缓地划过了女人白皙的脖子,那脖子在首划过之处,嫣红的血线留下一条触目惊心的痕迹,紧接着鲜血从中就好像是水管漏了一般渗出,那白嫩的肌肤被鲜血浸润之后竟显得格外恐怖

    鲜血迅速地从伤口中滚涌出来,滴落在衣服上,然后晕开了一片触目惊心的血红沈重山平淡地看着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刘能,缓缓地说:“嗯,你的话说的很对,我很喜欢听你继续。”

    刘能又不是傻子,怎么能看出沈重山对自己的话完全没有半点兴趣,他用尽全身的力气挣扎了一下,身后的皮带因为他的剧烈挣扎而深深地嵌进他手腕的皮肤里面,感觉手腕发麻发胀的他死死地咬着腮帮子,说:“沈重山,你难道就不想扳倒宋家?”

    “想啊。”沈重山很理所当然地回答说,“你说的我都知道,你不过是宋家的一条狗,不是宋家的话你也不会做这些事情,所以真正要为此负责的还是宋家,而你不过是我的开胃菜罢了,所以我很想扳倒宋家,可是我又不是笨蛋,这么多年过去了,你那么信任宋家,宋家又那么信任你,你们之间会没有一些特殊的保留秘密?而你说的话,我又怎么相信那不是另一个陷阱?所以你放弃吧,对付宋家,其实并不难,和进你家来一样就好了,一个个杀过去,人头滚滚,谁敢对我说个不字?”

    听见沈重山的话,刘能的眼神里第一次露出惊恐的神色,他不敢置信地说:“疯子你简直就是一个疯子!”

    他的最后一个字落地,一蓬鲜血猛地从女人的脖子中爆出来,好像是水管彻底爆炸,无数的鲜血在房间里盛开成了一朵血色的曼陀罗花,鲜血喷溅在雪白的墙壁上,床单上,窗帘上,还有刘能和沈重山的身上。

    灼热的鲜血刺痛了刘能的心和灵魂,他的整个身体都在颤抖着,鲜血从睫毛滴落下来,糊了他的脸,透过血雾他清晰地看见自己的妻子软绵绵地倒在地上,依然还不断地有鲜血从自己妻子的体内流淌出来,浓郁的血腥味在房间里弥漫开来,咽了一口唾沫,刘能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咸腥的鲜血让他张开嘴哇的一声就吐了出来。

    没有丝毫怜悯地看着刘能就在自己面前吐得天昏地暗,沈重山起身走到了那个已经被吓晕过去的小女孩身边,这小女孩十四五岁,已经到了落落开放的年纪,但是当沈重山弯腰去抓她的时候,却听见了刘能虚弱无比的声音,“沈重山,杀了我,求求你杀了我如果这样你能泄愤的话杀了我!用你最残忍的手段来,杀了我!她还是一个孩子,你忍心对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孩子下手吗?她是无辜的!她什么事情都不知道!求求你放过她求求你了”

    沈重山的手顿了顿,他转过头来看着用祈求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刘能,忽然笑了,沈重山说:“别急,我现在忽然不想立刻杀人了或许我们还有那么几分钟的时间聊聊。”

    几分钟之后,这小区的楼顶天台上,十二层的楼高让它能够俯瞰绝大多数的建筑,加上这里的地理位置极其优越,所以在这里远眺过去,小半个杭城都能看见,风景极佳。

    而就在这天台的护栏上,此时坐着三个人。

    刘能坐在天台的护栏上,脚下就是三十多米将近四十米的高空,空荡荡的没有任何支撑,而身边是他依然昏睡着的女儿,沈重山就站在护栏上,那不过是五六公分的宽度,但沈重山站着却没有任何问题,似乎他一点都不担心自己会掉下去,迎着风,抬起头,看着皎月。

    今夜的月色很美,虽然此时依然是仲夏,但这几天杭城的天气却还算是凉爽,这小区附近并没有太多的摩天大楼,因此夜风能高无阻碍地吹拂过来,沈重山轻叹道:“这个世界尽管有那么多腌臜,但还是很美的不是吗?至少,它让人很眷恋,不管是被生活压得喘不过气来的普通人,还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的有钱人,每个人都有着自己需要留在这个世界上的充分理由大家都不想死,所以活着显得格外可贵,对吧?”

    有着轻微恐高症的刘能浑身紧绷一动不敢动,更加重要的是身边完全依靠着自己的女儿让他无法动弹,任何细微的动作都有可能让自己的女儿从高空摔落下去,而这样的高度,没有丝毫防护的掉下去,生还的概率几乎和中彩票没有什么区别。

    面对沈重山的话,刘能没有吭声,此时这个男人更像是一个一身落魄事业无成的中年男人,他谨小慎微地用自己的能力保护着身边的女儿不至于掉下去,而面对沈重山,他则没有丝毫的办法。

    “其实我真的从一开始就觉得,我很羡慕你们这些有钱有权的人,可我也知道这些东西是我没有的,我会去努力争取,那不代表我会嫉妒你们这些已经拥有的人,可能你听了会觉得可笑,我真的觉得要是我很努力地去得到什么东西的话,不管是什么我一定会得到的,因而我不恨你们这些比我有钱比我有权的,我知道我真的想要,一切都会有,但是你们不这么想,你们觉得我这样的丝就应该挣扎在社会的最底层被你们鱼肉,被你们看不起,被你们差遣和奴役,似乎你们愿意奴役我,差遣我就是我十辈子修来的福分,我应该感恩戴德一般,好像我稍微有一点点其他的野心,那就是不可饶恕的重罪一个臭丝不安安心心地做自己的丝,居然妄图跟你们这些高贵的上等人平起平坐,这不是异端是什么?”沈重山扭头看着刘能,轻笑道。

    沉默片刻,刘能艰涩地说:“我自己也是一条狗。”

    沈重山哈哈大笑道:“没错,你就是一条狗,一条宋家的狗,事实的确是这样,你嘴上也的确是这么说的,但是在心里,你却不把自己当成了狗了,习惯蹲在宋家人的身边借着宋家的权势去耀武扬威,你已经潜意识地觉得你和别的狗是不一样的,你更高贵,更接近那个圈子,你看不起所有企图变成人的狗,甚至试图抹杀掉他们,因为你嫉妒,你怕,你怕那些狗一旦成功了,你兢兢业业地做了一辈子狗,到头来却看着别人成了和你主人平起平坐的人,你心里会舒服吗?”

    刘能闻言脸色煞白,甚至身体都在轻微地颤抖着他必须要承认,沈重山的这几句话就好像是闪电一样劈进了他的内心深处,这是他从来不愿意正面面对更不愿意承认的事实而这一切,被沈重山都说出来了,就这么简单直接地暴露在空气中,那是刘能心中最阴暗的一面。

    mha8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