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749章诱饵
    砰枪声嘹亮,枪口的火光就如同这个夜晚最绚烂美丽的灯火,绽放在那一刹那之间,同时,也带走了一条鲜活的生命。

    杀手手中的利刃距离沈重山的额头不足十公分的位置停下,但也就是这么短短的十公分,却成了生与死之间不可逾越的鸿沟

    这名杀手眉心一点嫣红,那是子弹钻入大脑之后留下的痕迹,也就是这么一点嫣红让他永远地凝固住了自己的动作,他手中的利刃,停顿在半空距离沈重山额头仅仅十公分的位置再也不能寸进。

    杀手双眸中的眼神复杂而震惊,他确实无法想象沈重山到底是怎么拿到地上的手枪的,但是一切就如同冥冥之中早就已经注定了一般,这把枪在几分钟之前还是在他的手上用来向沈重山索命的利器,但是现在,索命是索命了,但是索的却是他自己的命!

    子弹在击穿脑壳的瞬间就已经损毁了他的整个大脑组织,所以在枪声响起的同时,从某种程度上这名杀手已经是一个死人,但是人体的奥妙总是无法用科学来解释清楚,他的思维在脑死亡之后依然持续了那么几个呼吸的时间,就是这么几个呼吸的时间,他眼睁睁地看着沈重山转身朝着自己仅存的另一名同伴开了枪

    砰第二声枪响。

    枪声在这个寂静得如同死了一般的黑夜之中就好像是炸雷一般响亮,两枚子弹带走了两个杀手的性命,做完了这一切,沈重山平静地看着地上躺着的三名杀手的尸体,他抬起头,天空的皎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沉入了天边

    一丝黎明的曙光从极远的天边照耀而来,很淡很微弱的光芒,但就是这么一缕光芒,即便是整个天地之间黑暗还是主旋律,可这并不影响这缕光芒带给人们的希望。

    人们,总是向往光明的。

    沈重山丢下了枪,转头看了一眼灵堂,他知道经过刚才的这么一番激战,别的不说,光是几声枪响就已经足够这里的管理人员报警,而这里的血迹和尸体显然是没有办法在短时间内被隐藏掉的,所以这里已经不是久留之地,叹了一口气,沈重山扭头头也不回地朝着山下疾驰而去,这灵堂他已经没有办法继续留下来了。

    宋家老宅里,在第一缕曙光通过窗户照耀进房间的时候,宋成林手上烟头的烟灰掉落在地,手指被燃尽的烟头烫伤,宋成林猛地惊醒过来,将烟头丢进早已经满满的烟灰缸里,他这才察觉天居然已经亮了,而之前过去的这几个小时,他都在一种懵懵懂懂近乎半梦游的状态中过来。

    将烟头摁灭,宋成林推开了窗户,他自己都能清晰地看见弥漫在房间里肉眼可见的烟雾顺着打开的窗户,就好像找到了宣泄口一般蜂拥而出,随之而来的就是外面新鲜的空气,深吸了一口气,清冽的空气进入肺部,让他整个因为熬夜和精神透支过多而麻木疲惫的身体都为之一振,看着天空,此时依然是黑蓝色,但是宋成林知道,用不了一个小时,天就会彻底亮堂起来。

    “这个晚上,还真的难熬。”看了一眼满满当当的烟灰缸还有被丢弃在桌子上几包已经空了的烟盒,宋成林喃喃地说。

    “只是不知道”宋成林自言自语地说完,伸手去拿桌上的手机,只是才伸手,还未来得及抓起手机,房门就被敲响了。

    “进来。”宋成林平稳地说。

    房门被打开,进门来的是一个气度沉稳的中年男人,他站在门口,同样被房间里浓郁得几乎成了雾气的烟味给震惊了一下,皱着眉头等了两秒,等自己的身体稍微适应一些之后,他这才跨进房门里来,用担忧的口吻说:“少爷,您还是少抽一些烟,这样熬夜加没有节制的抽烟其实很伤身体的。”

    宋成林摆手说:“不碍事,一次两次也死不了人情况怎么样?”

    从语调的明显变高可以很轻易地看出宋成林非常关注后面的这个问题,而这个中年男人在沉默了片刻之后,才有些沉重地说:“到现在还没有消息回馈过来,派出去的杀手现在已经超出了正常的任务周期,按照常理来说,无论任务是成功还是失败,他们都早就应该和我们联系了,但是现在不但他们没有主动和我们联系,甚至我们也没有办法联系上他们从常规情况上来分析,他们的任务应该是失败了,而且是没有活口的失败。”

    听见这个消息,宋成林的拳头下意识地紧了紧,沉声说:“失败了?三个人都死了?”

    中年男人没有再吭声,他知道宋成林需要一些时间来消化掉这个消息。

    闷哼一声,宋成林凝重地说:“我早就和父亲说过,沈重山绝对不是我们所想象的那么简单,但是他不信,这些普通的杀手对付一般人还行,对付沈重山那还不是送菜是什么?这一下不但没有完成预期的目标,甚至还打草惊蛇了,我们想要主动找到沈重山就更加困难了简直就是雪上加霜!”

    中年男人闻言神情动了动,对宋成林言辞之中的抱怨他自然不敢插口,想了想整理好了措辞,他这才说:“少爷,依我看事情也未必就那么糟糕,毕竟沈重山再强大也只是他一个人,他也不太可能杀上我们宋家的老宅,少爷,这件事情我们只要慎重一些从长计议,也并不是没有办法。”

    宋成林看了他一眼,沉声说:“你们都不知道沈重山这个人到底有多恐怖,你和我爸他们一样都觉得我是小题大做,是被吓破胆了吧?你们都不懂!之前刘能也和你们一样不相信,但是现在结果呢?他已经死了,全家都被沈重山给弄死了!对于沈重山这个人,我有感觉,如果不谨慎地处理好的话,或许是我们宋家的灾难!”

    中年男人从没有在宋成林的嘴里听到过这么严重的话,他的脸皮都跟着紧了紧,紧接着,他咬咬牙,说:“少爷,现在木已成舟,再说什么都是无济于事的,我到是有个办法”

    “说。”宋成林看向他,沉声说。

    男人点点头,恭敬地说:“依照少爷的看法,我们不妨先把这个沈重山的人的危险程度提升到最高,不吝以最严正以待的态度对他,这总是没有错的,狮子博兔尚用全力,更何况是被少爷您如此看中的人,怎么对待都不过分在我看来,虽然我们现在的确已经打草惊蛇,但这是木已成舟没有办法再改变的事情,但也不完全是没有转换的余地,比如说站在他的立场,我们可以知道,他既然要复仇,那么必然是要主动找上我们的,而我们完全可以用这一点来做一些文章就好像是钓鱼一样,想要鱼儿上钩,撒网自然是有效的办法,可下饵钓鱼,这才是最传统的办法,并且这是一个正大光明的阳谋,他没有办法不上来。”

    “下饵钓鱼”宋成林喃喃地念叨了一句,眼神闪烁了一下,他看向中年男人说:“说的具体一些。”

    中年男人应了一声,微微弯腰的他以示自己的恭敬,对宋成林说:“少爷,既然他想要复仇,刘能已经死了,那么您就自然是他下一个复仇的目标,您在老宅里,他反而要精心谋划一阵,到时候他有了诸多的准备,我们也不一定好下手,可要是您忽然因为某种特殊的情况而要在没有多少防护的情况下出去呢?那样一来少了老宅的保护,也少了很多明面上的手段,再加上要是这个特殊情况时间持续的很短,对于要找您复仇的沈重山而言机会很难把握,一旦错过就要面对老宅里强力的保护手段,他会不会因为想要抓住机会而放弃很多准备呢?他少了准备,而我们有心算无心,对付他的把握就大得多了。”

    听完中年男人的话,宋成林乐了起来,他皮笑肉不笑地说:“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之前你嘴里所说的那鱼饵,其实就是我?”

    中年男人神情一肃,慌忙说:“少爷您别误会,在目前的情况下这的确是最好的选择,我也知道让您来做诱饵的风险太高,所以我看是不是能找一个相似的人冒充您?”

    宋成林眼神闪烁,他考虑了足足数分钟,而这个过程中男人始终保持着微微弯腰的姿态没有动弹,良久,宋成林沉声说:“你的计划可以照办,至于找人冒充我算了,沈重山这个人我了解他,说他是黄鼠狼都不过分,他必然能发现那个假冒的我,而到时候,恐怕就前功尽弃了现在时间已经不多了,我不想再在这件事情上继续浪费下去就按照你说的办,越快越好,我来做这个诱饵这一次,不是沈重山死,就是我亡!!!”

    ndbg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