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765章如果是沈重山
    沪市外滩。

    从办公室看下去能看见对岸的金茂大厦和东方明珠塔,许氏集团的大楼比对面的金茂大厦还要高一些,所以在这里的视野极佳,整个外滩纳入眼底不说,沪市这座明珠城市最为繁华的中心地带都能一眼看尽。

    双手捧着一杯茶,许卿站在落地窗前,神色有些疲倦地说:“入秋了啊早上起来都有一些凉意了。”

    坐在柔软舒适的沙发上,林墨浓抬起手缓缓地将茶壶里的开水倒入自己眼前的杯子中,而后便看了许卿一眼,面带着微笑说:“春困秋乏,看你的样子就知道你又好几天没有按时休息了。”

    许卿摇头无奈地说:“集团事务繁多,而且越来越多的事情必须要我亲自处理了,底下的人虽然能做一些决定,但是难免有些选择做出来和集团的大方向是相违背的,这个时候我就需要多把把关,这种时候可不能出差错,一招走错,虽然不能说满盘皆输,但是对于集团走向国际的跨国转型是必然有影响的,现在整个集团就好像是要翻身的巨人,是最强大的时候,也是最脆弱的时候,一个细微的调整不当,带来的影响很可能是长远的,所以事情比较麻烦,而我又逃不了。”

    林墨浓好奇地说:“之前许叔叔不是给你介绍了很多专业团队,那些团队应该能帮上一些忙吧。”

    许卿叹了一口气,说:“也就是有了那些团队的帮忙,所以我现在才有这个闲工夫和你聊两句,要不然的话你当我还这么安逸呢,现在可以说是我进入许氏集团以来最繁忙的时间了,不过这段时间过去就好了,等集团转型完成,一切尘埃落定,已经制定下来的管理系统就会开始最大程度地发挥作用,那个时候我就没有多少事情了,各个部门各司其职,剩下需要我做决定的事情也不会太多。”

    林墨浓缓缓地点头,似有所悟地说:“明白了不过不管怎么说,你还是注意一下身体比较好,虽然你现在年轻还能扛得住,但那毕竟是透支,时间久了,终究会垮掉的,叔叔和阿姨嘴上不说,但是暗地里好几次跟我说劝劝你,你这么下去是不行的。”

    许卿轻哼一声,说:“我到是想休息,可哪有那个时间,哪像你这个大明星这么安逸,通告想去就去,想不去一口回绝了也没人敢说一个不字,我就不行了,好几千号人张着嘴等着我吃饭呢。”

    林墨浓刚要说话,敲门声便传了过来。

    原来是许卿今天早上已经安排约见的客人到了。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专程从东北过来的白求之。

    白求之到了大厦求见,秘书过来询问许卿是不是要见一下,因为之前有了安排,所以许卿也不惊讶,更没有把白求之阻拦在外,放行让他上来。

    “之前就听说集团在东北的业务拓展遭受了一些打击,看来是真的?”林墨浓有些好奇地问。

    聪明的女人自然能一举反三地看待一件事情,许卿平日里自己都忙的要死,一般情况下不会专门地约见什么人,但白求之这个东北白家的继承人专程过来,必定是很重要的事情,加上林墨浓最近有意无意地听到的一些传言,立刻让她反应了过来。

    许卿点点头,面色有些严肃地说:“东北那边的业务的确出现了一些问题,而且不是常规的问题,不但一些地痞流氓总来找事,工商税务部门连带消防和公安都三天两头来公司里查这个查那个,一些货款更是被催得不行,明明有合同,但是一些上游供应商却是明摆着拖着,下游的一些客户公司更是支支吾吾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这样的情况很反常是有人对许氏集团不满了,暗中在做手脚。”

    林墨浓微微皱起眉毛,现在许氏集团的名字可不只是在沪市响亮,全国商圈里头谁不知道许氏集团,哪怕不知道许氏集团,也该知道t药物,这么一个注定了前途无限的集团按照道理来说是走到哪里受欢迎到哪里,但是居然还有不开眼的商人和地方政府来找麻烦的,这不是疯了是什么?

    联想到最近听见的一些传言,林墨浓微微扬眉说:“是赵佛爷?”

    许卿点点头,表情冷淡地说:“赵佛爷和我爸交上手了,上次我回去问我爸,我爸的意思是先过一段时间,这段时间赵佛爷正憋着火,我爸也在弄他不过毕竟在东北地界上,赵佛爷的力量比我们要大得多。”

    两个女人说话的功夫,办公室的门再一次被敲响,这一次进来的是白求之。

    白求之依然穿着一身白色的中山装,明亮耀眼,面带笑容的他就好像是从画卷中走来的贵公子一般,浑身上下不但没有东北人的那种豪爽和粗犷气度,更是有一种比江南公子还明显一些的书卷气,一双狭长的丹凤眼很明亮,总而言之,白求之是无论哪个方面都能让人耳目一新的人,外貌、气质,都算是上佳。

    白求之进门来不管是神态还是表情都显得很恭敬,虽然沈重山已经消失离开快一年,但是白求之可不敢有丝毫的其他想法,经过两年的融合和互相合作,白家和许氏集团已经在各个方面都捆绑在了一起,现在的白家对于许氏集团的依赖可以说比管风行、宁威更甚一些,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说的就是他们的关系,现在许氏集团在东三省遭受到了赵佛爷报复性的攻击,连带着白家都有些举步维艰,这一次要是许卿不召见他,他自己也要想办法过来一趟了。

    “许总。”白求之首先问好道,对于林墨浓这位国民明星在许卿的办公室里他也不觉得奇怪,很客气地问了一句林小姐好,而后便站在原地了。

    许卿点点头,指了指办公桌对面的位置示意让白求之坐下来说话,林墨浓在办公室里她也不觉得有什么,两人关系莫逆,很多涉及到集团最核心商业机密的决定都是在这个办公室里她当着林墨浓的面做出决定和指示的,这么多年了,两人的感情也自然不会顾及到这些东西。

    等白求之坐下了,许卿这才严肃地说:“东北那边的局势还不明朗,但是目前看来对许氏集团是不利的,这种不利的局面还会持续一段时间白家,白家这段时间也不太好过吧?”

    白求之苦笑道:“确实是不太好过,事实上白家比集团更难过一些,毕竟赵佛爷对许氏集团虽然有一些动作,可还是有很大的顾忌的,不敢做的太过分,毕竟不管是明面上还是私底下,许氏集团的名望摆在那里,他真的做的过分了,政府也不会答应,其他商人也总归是要吃饭的,现在赵佛爷这么做,等于是断了别人的财路,一时半会的赵佛爷的威望之下别人不敢说什么,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时间长久下去,谁愿意砸了自己的饭碗讨一个赵佛爷的欢心但是白家就不同,在东北,白家虽然是根深蒂固,比赵佛爷还要正统一些,但毕竟赵佛爷的势大,赵佛爷对白家下起手来也更狠,这段时间白家光是人就死了有四五个,还都是关系比较亲近的,生意和地盘上更是被蚕食的厉害,长久拖下去,白家的确有些难以维持了。”

    许卿微微扬眉,她和沈重山不同,她一直坚信的是生意场上的矛盾和恩怨自然有生意场上的规则来解决,用一些手段是在所难免的,它本身也是游戏规则之一,可要是弄出了人命,那就超出了生意场的规则范围了,许卿自己一直在遵守这个游戏规则,最反感见不得的就是别人明目张胆地破坏这个规则

    “赵佛爷居然敢杀人。”许卿微怒道。

    似乎知道许卿会有这样的反应,白求之微微叹了一口气,而后便说道:“许总,这一次我过来,就是想问一问,这样的情况还要持续多久,白家不能这么被动下去,在必要的时候,也是要采取一些行动的。”

    许卿手中的钢笔轻轻地点在书桌上,好看的眉毛微微上扬,说:“白家打算怎么采取行动?”

    白求之眼神之中闪过一抹阴厉,沉声说:“白家虽然的确不如赵佛爷势大,但在东三省也绝对不是好捏的软柿子,只要许氏集团支持,白家有那个能力和信心让赵佛爷崩下一颗牙下来,赵佛爷毕竟年纪大了,年纪一大,难免有个三长两短的,到时候,东三省的天是怎么样的,谁能说的好?”

    许卿微微握紧了手中的钢笔,她看着白求之没有说话,她不是笨蛋听的出来白求之话语之中是什么意思这是白家真的被逼急了,要跟赵佛爷死磕了但是哪怕是许卿现在也不能很快地就做出反应这样一来的话,局势对许氏集团是有利还是有弊她忽然很想知道,如果是沈重山的话,他会怎么做选择。

    o9vx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