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769章我可以给你钱
    不管杨倩倩的内心有多少只草泥马狂奔而过,已经替人消了灾的沈重山是舒舒服服地拿着从杨倩倩处拿来的五万块钱酬金离开了医院病房,只是刚出了电梯,沈重山就见到在医院门口不远处,一群一看起来就流里流气的小混混不怀好意地盯着自己看,沈重山抬头看了看,果然在医院对面不远处的冷饮店里见到了一个鬼鬼祟祟的熟悉身影,笑眯眯地迎着那群小混混走过去,沈重山也不觉得意外,这五万块钱可不好赚,不过既然接了这个生意自然要摆平到底,眼下这样的情况可以说是早就在他的预料之中了。

    沈重山刚出医院的大门,那一群五六个小混混就踩灭了烟头走过来,为首的那个留着一脑袋奶奶灰头发看起来好像很酷炫的混混刚要说话,沈重山就抢先开口了,“郝自健给你们多少钱?”

    那混混愣了一下,显然这敲闷棍虽然对他来说已经是很熟悉的事情,但是这么上道懂事的人还真的是第一次见到,嘿嘿笑了笑,这混混也很光棍地回答说:“怎么的,你要给我们双倍的价钱让兄弟几个饶了你?我青皮陈在这附近好歹也还算是有点名气,这样违背了江湖道义的事情可不会做的。”

    既然说了不会做,那么潜台词自然就是看你钱给的够不够了。

    叫青皮陈的混混内心是愉悦的,之前虽然通过一个朋友的小弟介绍了这么一次任务,好歹也有个两三千块钱,已经算是不少,但要是沈重山愿意出更高的价钱的话,他自然不会介意改变一下注意什么的

    哪知道这一次反而轮到沈重山愣了大半天,似乎是好不容易反应了过来,沈重山赶忙摇头说:“不不不,我的意思是打听一下在郝自健的眼里我值多少钱,要是少了的话我可不太开心,毕竟我也是个很值钱的人是不是,另外的话,要是真的少了,我很担心这些钱够不够你们等会看医生拿药的,虽然医院近,但是这些医院现在都黑的很,你们可要小心注意一些,有没有医保?有的话我就放心大胆地下手了。”

    看着沈重山一脸严肃地说着很不严肃的话,青皮陈怒笑了一声,说:“行啊哥们,老子出道这么些年,还是第一次遇见你这么嘴欠的,可以可以,兄弟几个,别废话了,抄家伙给我干了他!”

    话说完,青皮陈从腰间抽出一条普通混混手上很少见的双节棍,耍的飞起就朝着沈重山挥舞过来。

    见到这双节棍的时候沈重山还是十分意外的,难怪说现在混混这个职业也不好混了,行业竞争压力太大了,就算是要当混混,你没有一点特殊技能的话怎么带小弟?现在小弟也是很挑剔的好不好,不过看到青皮陈这双节棍,沈重山就放心了许多江山代有人才出,混混的职业圈子里也是能出一两个不错的人才的嘛。

    然而这并不能阻止悲剧的发生。

    当青皮陈眼前第一次花掉的时候,他手里一空,双节棍没了,第二次眼前一花,脑袋一疼,他已经趴下了。

    躺在地上的青皮陈看着自己带来的小弟被沈重山用属于自己的双节棍一个一个敲趴下,他捂着自己额头冒着血泡的伤口,内心几乎是崩溃的,挣扎起来的他哪里还有半毛钱之前的威风,爬起来勉强想要跑的他才翻身过来,就已经被沈重山一脚踩得重新趴了回去。

    沈重山的一只脚踩在青皮陈的后脑勺上,丢下了沾血的双节棍,扫了一眼旁边躺了一地的混混们,笑眯眯地说:“你看,我没有骗你吧,这才几分钟啊你就已经趴下了,还有你的这些小弟们你还没有回答我呢,郝自健到底给了你们多少钱?”

    “唔唔唔”青皮陈的身体死命地挣扎着,一双手不断地在地上划拉着,就好像是被翻过身来无助的乌龟一样。

    “嗯?居然还有心思跟我卖萌?”沈重山感觉自己被这个混混给调戏了,顿时板起脸的他劈头盖脸的朝着青皮陈就是一顿乱踹,这一次虽然没有用太大的力气,但是却也已经把青皮陈踹得满地乱爬,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喘口气的机会,青皮陈爬过来抱着沈重山的小腿就是一顿哭喊:“哥,别打了哥!真别打了,再打的话就要出人命了,求求你了哥!”

    沈重山停下手,很不满地说:“你先松开我,大庭广众之下青天白日的你这么抱着我的腿,会让人误会的,打人不打脸,你这样让别人觉得我和你这种混混有什么不可见人的勾当,你还让我怎么活?你过分了啊。”

    青皮陈嘴角抽搐着,甚至嘴角被打得都是血沫都顾不上了,他觉得比起身手来,沈重山的这张嘴才是最伤人的,这么一句话简直对他造成了如同暴击一般的心理创伤治都治不好的那种。

    颤抖哆嗦着,青皮陈委委屈屈地说:“他给了我们三千块钱”

    “才三千!?”沈重山瞪大了眼睛,怒发冲冠地吼道。

    青皮陈都要哭了,他赶忙说:“哥,您别生气啊哥,我们这个行情就是这样的,出来打一顿就是三千块,要一只手的话就加五千这样。”

    沈重山这才觉得心里舒坦了一些,斜眼问:“那要命呢?”

    兴许是被沈重山杀气腾腾的表情给吓住了,青皮陈哆嗦着说:“哪敢啊杀人是犯法的”

    说完这句话,青皮陈自己都羞愧地低下了头毕竟就他的职业而言,说出犯法这样的字眼是很丢人有损颜面有损职业道德的。

    果然,沈重山硬生生地给逗乐了,说:“犯法?亏得你们还知道这是犯法的。滚远点,看见你们就觉得一股子十几天没洗澡的酸臭味扑面而来,也不知道会不会传染。”

    一脚踢开了青皮陈,沈重山看着马路对面一个仓皇而逃的身影,嘴角上扬起一个很邪恶的弧度

    有些人啊,不见到棺材是真的不会掉眼泪的。

    吓死了吓死了,真的吓死了郝自健跑到自己的车上的时候依然惊魂未定,他倒车镜里看到自己惊恐的表情,他自己也知道自己很丢人,但是没辙啊,哪个正常人见到在一分钟之内能解决掉五六个专业在街头打架斗殴的混混的人会不害怕的?现在的郝自健只能祈祷沈重山没有发现自己,要是被抓住的话郝自健简直不敢想象自己的下场。

    伸手去摸汽车的启动按钮,郝自健刚想开车逃离,就听见车窗被人敲了敲,然后他僵硬地转过头去,见到的是沈重山一只手支着驾驶室的玻璃窗笑眯眯地看着自己的脸

    坦白地说,郝自健哪怕是看鬼片的时候都没有对一张脸产生过这么大的恐惧,当他看见沈重山的时候,整个人的灵魂头都要从天灵盖里跑出来了,这么一个大男人活生生地被吓得尖叫一声,手忙脚乱地发动车子就想要跑

    而沈重山早就知道这货不会老实就范,扬起拳头一拳就砸在车窗玻璃上,天知道,这副驾驶的车窗玻璃哗啦一声脆响,在沈重山的拳头面前就好像是一层纸一样脆弱不堪,当无数玻璃的碎片中沈重山那砂钵大的拳头冲过来的时候,郝自健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闭上眼睛尽情地放声尖叫一直到当他被像是一条死狗一样从副驾驶的车窗里拖出来

    砰的一声摔在地上,郝自健内心都是崩溃的,又疼又怕的他想要告诉沈重山其实驾驶室的车门是开着的能打开车门斯斯文文地解决的事情为什么要把自己从车窗玻璃的窗口那里给拖出来

    而把郝自健给拖出来之后,随之打开的车门让沈重山也发现了这个事实,顿时有些尴尬的他怒瞪了郝自健一眼,他觉得自己装逼装的有些蠢了可是看电影和里面讲的,主角装逼都是不开车门直接砸窗户的,貌似很帅的样子

    “妈了个逼,你车门开着不会自己滚下来?”沈重山恼羞成怒地说。

    郝自健委屈地揉着自己摔疼了的身体,哭丧着脸说:“我见到你都怕死了啊哪里还敢打开车门下来?你打我怎么办。”

    沈重山乐了,说:“合着你的意思是这样被我拖出来我就不打你了?”

    郝自健咬了咬牙,对沈重山严肃地说:“你不能打我!”

    “你是蛆吗?打了你会爆出屎来?”沈重山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能这么理直气壮地说出你不能打我这么怂的话来,于是他很好奇地问。

    呼吸一窒,郝自健此时忽然有了和青皮陈感同身受的感觉,他咬了咬牙,强行忍下爆起跟沈重山拼个你死我活的不明智冲动,说:“我我可以给你钱!”

    ot;4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