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773章我是孬种吗
    关掉车库的监控之后,站在家门口的谦哥深吸了一口气,说实话,要不是为了今晚这个计划的话,他是真的不想回到这个家里来,但是没有办法,为了今晚和沈重山一起配合的这个计划,哪怕他知道这一进门肯定是一顿常人几乎都难以想象的横眉冷眼,但是他还是要咬牙忍耐下去毕竟,这么多年都忍下来了,再多几个小时,也不会憋死人。

    这么想过之后,谦哥总算是气顺了一些,然后拿出钥匙去打开门,只是钥匙才插入钥匙孔中,还没完全打开呢,这门就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站在门内的是一个微胖的四十来岁男人,谦哥认识这个男人,他就是卢霞的堂哥,叫卢毅,以前读书的时候就是个混混,后来闯了祸弄出了人命,家里用了大钱把他送出去留学几年,这一回来脾气到是改了很多,但江山易改秉性难移,这位大舅子可不是什么好伺候的主儿。

    “堂哥”谦哥陪着笑脸一开口,这话还没有完全从嘴里说出来,卢毅扬手就是一个巴掌煽在谦哥的脸上,这兄妹俩都喜欢拿手拍人嘴巴子,但卢毅毕竟是个男人,早年在街头上混的时候也是习惯了打架的,这手劲比卢霞要大多少都不知道,谦哥挨了这一个嘴巴,整个人被煽得在原地转了大半圈,脸颊肉眼可见地红肿起来老大一块,嘴角更是立马就出了血。

    疼痛和红肿起来的脸颊让谦哥的表情都变得有些扭曲,但是面对卢毅他却仿佛完全没有脾气,那个巴掌更是好像不是打在他身上的一般,他咧了咧嘴,吸了一口冷气之后说:“堂哥,这是怎么了?这么大的火气,谁惹你了?”

    卢毅看着谦哥,冷笑道:“我就是喜欢你这没出息的样子,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但我也最喜欢你这没出息的样子,否则的话就你这煞笔样子还能娶了我妹妹?谁惹我生气?除了你还有谁?嗯?今天骂我妹妹的时候,叫嚣着要离婚的时候不是挺能的?我还当你真的骨头硬了翅膀上长毛了能飞了,怎么的,不还是老老实实地回来了?”

    谦哥依然咧着嘴笑着说:“堂哥,今天的事情的确是我不好,你看我身上这样子,到处都是汤汁连衣服都还没有换,我这不是一直都在后悔呢嘛,这次回来就是跟霞道歉来的。”

    卢毅闻言伸手点着谦哥的鼻子,一下一下地戳着他,而谦哥被卢毅这么极具侮辱性地戳着,也没有反抗甚至连躲避都没有躲避,而此时卢毅又说道:“你还有脸回来?你知道不知道你把我妹妹气成什么样子了?从回来哭到了现在,以前看你还像点样子,起码知道现在你吃的穿的用的都是谁给你的,但是现在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你别忘了你他妈就是一个入赘我们家里的小白脸,要不是看在你这么些年也还算是老实,对我妹妹还算是诚恳的份上,我他妈早弄死你了!就你现在还想进门?给我在门口跪着!什么时候我妹妹气消了你再给我进来。”

    谦哥的脸上陪着笑,一只藏在背后的手却缓缓地抓紧了自己的裤子,很用力,甚至让他的手腕和手臂都在微微的颤抖,但是哪怕被羞辱愤怒到了这般地步,谦哥依然不能少了脸上的笑容,他努力地做出谦卑的样子,也没有反驳,而是缓缓地弯下了膝盖

    卢毅冷眼看着谦哥,他知道自己的这个所谓妹夫是肯定会跪下来的,就好像之前的很多次一样

    果然,谦哥笑了笑,说:“堂哥,今天的事情的确是我不对,只要能让霞消气,不管让我做什么事情我都可以”话说着,谦哥的双腿缓缓地弯曲下去,一直到两个膝盖都碰到了地面,此时的谦哥就跪在卢毅的面前,他抬起头来才能看到卢毅,卢毅很享受这种感觉,他鄙夷又不屑地说:“真他妈的是个软骨头,你哪天能真的像个爷们一点我都把你高看一眼。”

    话说完,卢毅刚要转身走,就听见里面房间里传来了卢霞的声音,“哥,让他进来吧。”

    卢毅愣了一下,看了跪在自己面前的谦哥一眼,冷笑道:“算你运气好,滚进去吧,不过你态度给我诚恳点,说话给我小心点,要是再让我妹妹生气,我他妈真的会弄死你。”

    谦哥点头哈腰地进了门,才进来就见到卢霞就如同一座肉山一样坐在沙发上,她的面前放着一大堆的水果和零食,看旁边的瓜壳果皮,很显然,卢霞并不像是卢毅所说的那样正很伤心的在哭。

    卢霞冷眼看着进门来的谦哥,见到谦哥的身上依然还穿着之前那件被汤汁洒满了的衣服显得狼狈无比,她的眼里没有丝毫怜悯,反而冷声说:“穿成这个样子,你想丢死我卢家的人吗?”

    谦哥看了看自己身上,陪笑着说:“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好,我现在就去换衣服。”

    说着,谦哥想要上楼,但是却被卢霞一把抓起了茶几上的一个苹果给砸得闷哼一声,卢霞怒气冲冲地说:“现在还换什么换,一路都回来了人都已经给你丢了,现在知道去换衣服了?我怎么就找了你这么一个孬种,最可气的是,你这个孬种居然还敢跟我提离婚!?”

    谦哥对卢霞露出一个卑微的笑容,低声说:“我哪里舍得对你提离婚,刚我不是喝了一点酒就有些意识不清,后来酒醒了我就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我后悔到现在,想着绝对不能一错再错,所以我赶紧回来向你赔不是了,霞,我真的错了,你就原谅我吧。”

    说这话,谦哥走到了卢霞的身边,伸手握着卢霞满是果汁和零食残渣那油乎乎黏糊糊的手,深情地说。

    卢霞冷笑着说:“别以为我真的不知道,你哪里是喜欢我?你不就是舍不得我家的钱和地位,你有这样的觉悟就行,我也不在乎你的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我乐意花这么多钱养着你这样的一条公狗在我身边,你这条公狗乐意不乐意被我养?”

    一边说话,卢霞一边拍着谦哥的脸颊,一字一顿的问。

    谦哥看着卢霞的脸,没有任何犹豫,他点头说:“我当然乐意了。”

    “嗯!?”卢霞拔高了声音,皱眉吭了一声。

    “我这条公狗很乐意被你养。”谦哥笑着又说了一次。

    听到这句话,卢霞仿佛才算是得到了她想要的答案,满意一笑,而后便横眉说:“滚上去洗个澡把衣服给换了,刚我妈打电话来了,说让我们晚饭过去吃,记住别给我丢人。”

    谦哥点头哈腰地应着,转身上了楼,他假装自己没有听见身后卢霞和卢毅两人对自己的嘲讽和鄙夷,来到楼上的浴室里,站在镜子前面的谦哥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此时他才能把笑容收起来,张开双手,发现因为握拳太紧的缘故,指甲都深深地嵌入了肉里面留下几个血红的指甲印,深吸了一口气,谦哥低声说:“再过几个小时就不用再忍了我受够了!!!”

    夜色缓缓地降临,这座专门给卢霞和谦哥夫妻俩的别墅因为他们去了隔壁的别墅吃饭,也显得冷清了下来,十点多之后,谦哥一路被卢霞煽着巴掌走回家,他不但要忍受着卢霞的巴掌,还要陪着笑哄着卢霞,仿佛她打的越用力自己就越幸福越开心一样,在卢霞一声声的废物和窝囊废之中,谦哥打开了别墅的门,临进去之前他朝着车库的方向看了一眼,这时候正好到十一点。

    卢霞的吵闹到十二点多才稍微平息,看着睡着还依然鼾声如雷,就如同一头死去的母猪一样躺在床上的自己的妻子,谦哥看了一眼时间,凌晨一点十分。

    谦哥起身缓缓地打开了房门,而门口,一脸笑容的沈重山正如同幽灵一般悄无声息地站在那里。

    要是平常人打开自己卧室的房门看见门口就一个人站在那里朝着自己笑,恐怕被吓得亡魂都要冒出来,但是谦哥却仿佛早就有预料一般,他说:“我就知道你能准点到的。”

    沈重山看了一眼谦哥身后,卧室的床上和母猪一样躺着睡觉鼾声如雷的卢霞,说:“会不会醒?”

    摇摇头,谦哥说:“不会的,她睡着了就很死,打都打不醒。”

    “那现在开始?”沈重山说。

    谦哥咧嘴笑了笑,指着自己脸上红肿的巴掌印,说:“看见没有,她堂哥打的。”

    点点头,沈重山说:“那动静,我在车库里都听到了。你打算怎么做?”

    谦哥轻声说:“给我几分钟,我先为我自己做点事情,她堂哥那边的事情,我们等会再商量。”

    话说完,谦哥走去客厅半晌才回来,回到房间经过沈重山的时候,平静得近乎诡异的谦哥说:“我是孬种吗?”

    看着谦哥手上的水果刀,猜到谦哥要做什么的沈重山耸耸肩,说:“要是别的杀自己老婆的人这么问我,我肯定说不是,但是你,我说是。”

    ozv3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