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774章杀人如杀鸡
    得到了沈重山的答案,谦哥似乎有了一些安慰,他并没有再说话,而是在沈重山的注视中走到了床边,缓缓地坐在卢霞的身侧,伸手推了推卢霞,轻声叫道:“卢霞?”

    正如同谦哥之前所说的那样,卢霞的确睡得很沉,对于谦哥的呼唤一点反应都没有,甚至那鼾声好像更大了一些,沈重山也是有些无语地看着躺在床上就好像一座肉山一样的卢霞,他能清晰地看见谦哥每推她一次,那一堆肥肉就跟着颤抖一阵,仿佛隔着衣服和被子都能看见那波浪在肉上荡开一个女人,长成这么胖,还这么大的鼾声,的确是一件很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一直到谦哥不知道叫卢霞第三次还是第四次的时候,卢霞的鼾声才停顿下来,她缓缓地睁开了眼睛,迷迷糊糊中见到一个人影坐在自己身前,吓了一跳的卢霞彻底清醒过来,当看清是谦哥的时候这才怒气冲冲地说:“你神经病啊,大半夜的不睡觉坐在这里吓唬我干什么?你要不要睡?你不睡我还睡!给我滚去外面睡沙发上!”

    按照卢霞原本的经验和逻辑,接下来应该是谦哥陪着笑脸道歉,然后告诉她为什么这么晚了还叫醒她,但是和她想象的一样的是谦哥的脸上的确带着招牌式的温和笑容,尽管那红肿得老高的脸颊让这笑容有些难看,但并不显得狰狞,然而不一样的是,谦哥却并没有道歉也没有解释,而是用很温和的语气声调说:“卢霞,我们结婚有十二年了吧。”

    卢霞眉毛一皱,说:“你说这个干什么?”

    谦哥好像没有听见卢霞的话,依然用带着追忆的表情说:“我还记得当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你还不像是现在这样,不管是身材还是脾气,都比现在好的多了,虽然那个时候的你也很胖也很暴躁,但是并没有到现在这样的地步,没错,我承认我从来没有对你有过哪怕一点点的感情,我就是贪图你的钱,那个时候的我穷啊,而且我已经明白这个社会上没有钱是寸步难行的,所以为了钱我什么事情都愿意做,更何况你好歹也是一个女人是不是?”

    听到谦哥的话,卢霞愣了一下,而后便是勃然大怒道:“你是不是又要找打?你对我什么态度!还有,还有你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谦哥用满含怜悯的眼神看了卢霞一眼,说道:“我真的觉得你特别可怜,真的,这么胖,是不是脂肪已经堆积满了你的脑子让你一点智商都没有了?”

    卢霞闻言更是怒极,她尖叫道:“你!好啊你!!!你给我等着,我现在就叫我哥来!”

    卢霞说着就要去摸手机,但是一把顶在她脖子上的水果刀却让她的一切动作猛地僵在了那。

    一般人面对一把顶在自己脖子上的水果刀的时候,大约都没有办法再激动下去了,卢霞自然也不能免俗,她惊恐地看着锃亮的水果刀寒光闪烁,似乎这一股子寒气能穿透她的皮肤直接冰冻灵魂一般,让她浑身的关节都没有办法动弹,她认得这把刀,今天下午她才用这把刀切了一个苹果但是当时的她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想到今天晚上这把刀居然会顶在自己的脖子上。

    “你你要干什么你别冲动啊你!”不知道是因为恐惧还是紧张,卢霞的声音都有些变形。

    谦哥平静地看着卢霞,脸上依然带着淡淡的温和笑容,只是之前看还不那么扎眼的笑容,此时竟然有几分令人不寒而栗的惊悚。

    “这么多年过去了,十二年了,我在家里当牛做马,你不开心了,我要给你当出气包,开心了,我也要给你当出气包,这十二年下来,我忍了多少气,受了多少的罪,原本我以为一切都能忍下去,毕竟和你结婚,我得到了我曾经梦寐以求的一切,我有了豪宅,有了豪车,也有了钱,在别人面前我光鲜亮丽,哪怕回到家里我就是你的龟孙子,但是这些我觉得都是可以付出的代价,但是我也是人啊,我也想要尊严的,终于我不打算忍下去了,卢霞你说,人这一辈子有几个十二年?十二个生肖都转了一圈过来吧,我这十二年,都经历过什么了啊你说啊,说啊!说啊!!!”

    说到后面的时候,谦哥几乎是在歇斯底里的咆哮,他站起身来,神色狰狞地一把掐住了卢霞的脖子,把她狠狠地摁倒在床上,另一只手高高地举起了手中的水果刀,狞笑道:“结束了,这一切都结束了这十二年的气,就在今晚一次性发泄出来吧!”

    卢霞惊骇欲绝地看着几乎如同疯魔了一般的谦哥,惊恐的她下意识地想要尖叫,但是这一声尖叫却被谦哥抓过了枕头硬生生地给捂住了,卢霞疯狂地挣扎着,被闷在枕头下面的嘴巴发出呜呜的求饶声,但是面对已经疯魔了的谦哥,这一切都是徒劳的,谦哥举起了手中的水果刀,就好像在扎破麻袋一样疯狂地朝着卢霞身上扎去,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接下来就是红色的鲜血从卢霞身上不断增多的伤口中喷涌而出,鲜血溅出来染红了雪白的床单和被子,也把谦哥的身上沾得到处都是血迹

    因为谦哥每一刀都扎在卢霞躯干四肢的缘故,一时半会卢霞居然还能挣扎,但是刀子没一次扎进体内带来的剧痛让她的意识有些模糊,到了最后,足足扎了二十多刀的谦哥确认卢霞不可能再挣扎逃跑或者尖叫的时候才松开了枕头,此时卢霞的意识已经开始涣散,她就这么软倒在已经变成血泊的床上,身体四肢还在轻微的抖动抽搐,那是神经反射的缘故,事实上,哪怕现在不做任何事情,卢霞的性命也不过是这么三五分钟的事情了。

    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谦哥盯着卢霞逐渐涣散却还依然带着恐惧的瞳孔,说:“卢霞,下辈子,我还跟你做夫妻好不好?”

    卢霞的嘴巴动了动,谁也不知道她要说什么,就在这个时候,谦哥举起水果刀用全身的力气一刀插进了卢霞的眉心卢霞的身体猛地如同触电一般弹射起来,最后四肢僵硬地举在半空,最后缓缓地落下,咽下最后一口气的卢霞瞪大了双眼看着依然还骑在她身上的谦哥,眉心插着的水果刀几乎只剩下了刀柄在外面卢霞彻底地死透了,杀她的人,正是她一直看不起和鄙夷的丈夫。

    做完了这一切,谦哥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踉踉跄跄地走到沈重山面前,勉强笑了笑,说:“我去洗个澡,换一套衣服。”

    沈重山没说话,让开了位置,看着平静地从衣柜里拿出一套全新的衣服的谦哥走到浴室里,不一会,浴室里传来了水声,仔细地听的话,甚至还能听见谦哥愉悦的哼歌声

    摇摇头,沈重山瞥了一眼充满浓郁血腥味的房间里卢霞的尸体,他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经历才能把一个本就擅长隐忍的男人给逼到这样的地步,果然还是那句话,别逼人太甚,这卢霞,估计是逼人太太甚了兔子急了还咬人,更何况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很快,谦哥洗好了澡换好了衣服走出来,两人对视一眼,谦哥带上了房门,和沈重山一起走下楼去。

    反手把别墅的大门关上,谦哥看向沈重山说:“现在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先去拿东西。”

    沈重山玩味道:“你那个大舅哥那边的事情?”

    谦哥残忍地笑了笑,说:“正事要紧,我还没有被仇恨冲昏头脑解决掉他们,我想给你的话,二十分钟就够了吧?”

    沈重山耸耸肩,说:“给我是没问题,但是我可不白出手。”

    谦哥点头说:“好,我懂规矩,一百万。”

    沈重山哈哈大笑,说:“告诉我他住在哪里,现在距离我们打算好的时间还有十五分钟,足够了,这一百万,算是我请你买酒喝了。”

    “可以。”谦哥重重地点点头,带着沈重山径直朝着旁边一幢别墅走去,他指了指里面说:“这里的别墅里面格局设计都是一样的,他们的主卧也跟我那套别墅一样,人应该在里面,三个人,一对大人还有一个十岁的孩子,一个不留。”

    沈重山没吭声,走到别墅墙壁下面,抬起头看了看旁边的排水管道和窗户阳台,提了一口气,身体一个纵跃就如同灵猴一般蹿到了二楼的高度,在二楼的窗户前,沈重山抓着排水管,推开窗户直接跳了进去。

    谦哥坐在旁边的马路牙子上,抽着烟,听到别墅里传来一声很细微的哼声,一支烟还没抽烟,两大一小三具尸体被从窗户口丢了出来,这赫然就是卢毅一家人的尸体。

    看着从窗户里跳出来的沈重山,谦哥咧嘴笑道:“这份人情,我会报答你的。”

    obu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