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779章可以流血不可以流泪
    麻子脸在交代完之后立刻就下了船,重新回到他的快艇上很快就离开了这艘货轮,而巨大的货轮上,沈重山和谦哥还有其他偷渡的人一起领取到了一把房间的钥匙。

    虽然是偷渡,但既然是人总要住的地方,沈重山和谦哥自然被分配到了一个房间,位置是在船舱的最下层,穿过阴暗逼仄的钢铁通道,然后踩着积水和忍受着压抑沉闷的空气,来到最底层的一个房间外面,沈重山推开门进去发现这是一个大房间,而原先设想的双人间是不可能的,看得出来这个船舱原本绝对不是用来住人的,里面到处都是胡乱摆放的一些生活废弃用品,一些船员丢下的内衣裤和臭气熏天的袜子,食用过的罐头等等到处都是,沈重山甚至清晰地看见了在垃圾堆里爬来爬去的蟑螂和老鼠

    哪怕是这样的房间,但竟然早就已经安排了人住进来。

    一个房间大约有三十多个平米,光是臭气熏天的垃圾就占据了一大半的位置,剩下小小的角落,被一对胆战心惊畏畏缩缩的母子、两个蓬头垢面的中年男人给占据了。

    沈重山不太清楚这四个人是什么关系,但是沈重山不太喜欢那两个中年男人看着自己的眼神,那眼神,仿佛就像是一块烂肉看着另一块即将和它一样腐烂变质的肉块。

    谦哥也没有想到分配到自己的房间居然能差到这样的地步,震耳欲聋的引擎轰鸣声不说,还有因为在舱底所以格外颠簸的环境,这房间里面的垃圾就让谦哥皱起了眉头。

    “我过去和那些船员交涉一下。”沈重山对谦哥说道,说着转身就要走。

    “不用白费功夫了,那些外国人势利眼的很,你给了钱就能住好的地方,如果没有给钱或者得罪了他们的话,嘿嘿,能住在这里就算是不错了,你们是杭城这附近上船的吧?之前我们在大连那边也停靠了一次,一个看起来跟你们差不多的白痴因为没有给保护费,就被分配到了这里,他也去理论了,但是到现在都没有回来,显然是被杀了丢到海里去喂鱼去了,你们也想做下一个?”一个蓬头垢面的男人随手在垃圾堆里翻找出了一个罐头,很熟练地用手指头伸进去擦着罐头把里面的食物残渣抹到嘴里,咧嘴嘿嘿笑着说,一边笑,他一边看着沈重山和谦哥手里提着的手提箱,显然对里面的东西很感兴趣。

    沈重山扫了对方一眼,微微眯起眼睛,那一双在过去的那个晚上已经杀红了的眼睛杀气腾腾。

    谦哥一眼就看出了沈重山动了一些心思,他伸手按住了沈重山的肩膀,微微摇头,低声说:“我们现在出门在外,什么事情都不方便,别冲动。”

    沈重山看了谦哥一眼,说:“有些事情不是我们不做就不会发生的。”

    谦哥苦笑道:“无论如何,还是忍一忍吧。”

    沈重山不再多说什么,但是他很清楚,这些偷渡客的贪婪是绝对不会因为自己的忍让而有所收敛的,就好像那些船员一样,有些时候越忍,对方就会越得寸进尺。

    勉强在一个还算是干净的角落找到了一个位置,沈重山和谦哥席地而坐,这样的地方床铺什么的自然是很奢侈的东西,困了就躺在地上眯一会,累了就站起来随处走走,一般情况下是不允许走出船舱之外的,所以这个满是垃圾的杂物间其实就是他们的所有生活空间了。

    阴暗、逼仄、臭气熏天,这就是沈重山未来十天要度过的地方。

    那一对母子似乎很害怕,女人大约三十多岁,脏兮兮的看不出什么模样,到是那个十来岁的小男孩眼睛很明亮让人印象深刻,他好奇又害怕地打量着沈重山和谦哥,但是依然乖乖地趴在母亲的怀里不敢说话。

    时间就这样慢慢地过去,当差不多到了这一天十二点左右的时候,一直闭目养神的沈重山忽然睁开眼睛,此时船舱里那个蓬头垢面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起来,他一站起来沈重山就发现在对面抱着孩子的女人哆嗦了一下,脸上满是惊恐的表情。

    那男人嘿嘿笑着朝女人走了过去,说:“你自己脱还是我给你脱?”

    女人的眼神里满是屈辱的眼泪,她用带着很浓重地方口音的普通话说:“放过我吧,我的孩子还在旁边不能,不能这样”

    男人闻言一脚就踢在了女人的肩膀上,把女人踢得痛苦的闷哼一声靠在船舱的墙壁上,男人走上去就开始撕扯女人的衣服,骂骂咧咧地说:“妈的,前几次你这孩子不也是在旁边?又不是第一次看了,有什么好奇怪的,反正等到了地方就再也不会见到了,给老子爽一下有什么关系。”

    女人哭喊着,男孩声嘶力竭地叫着妈妈,他努力地捏着拳头想要用自己还稚嫩的武力保护自己的妈妈,但是面对一个成年男人,他的那么一点力道显得那么微不足道,男人狂笑着,他一把推开了小男孩,然后骑在女人的身上就开始撕扯着她的衣服,女人也在反抗,但是她的反抗显得那么苍白,丝毫不能阻挡这个男人继续施展自己的暴行。

    沈重山的眉毛皱起,他豁然站起来,可就是他站起来的同时,另外一个蓬头垢面的男人也跟着站了起来,他歪着头神色不善地看着沈重山说:“朋友,想要上可以,但是总要有个先来后到,我第二个你最后,不要插队啊。”

    “很难想像,你们是怎么把这么人渣的事情做的这么理直气壮的,而且你似乎觉得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和你一样?”沈重山冷淡地说,话说完,他猛地抬起脚一脚就踹在这个男人的腹部,这一脚势大力沉,那男人也显然没有想到沈重山会说动手就动手,他惨哼一声,整个身体被沈重山踢得腾空飞起砰的一声就撞在钢铁的船舱墙壁上,整个墙壁发出沉闷的碰撞声,然后这男人萎顿在地,抱着自己的腹部张嘴就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来。

    这边的动静吓到了那个正在女人身上施展暴行的男人,他转过头来看了自己的同伴一眼,而后警惕地站起来有些紧张有些惊恐地对沈重山说:“你,你要干什么!?”

    沈重山走上去,说:“我觉得这个房间太拥挤了,所以你们两个人需要滚出去。”

    话才说完,沈重山都不等他开口,一伸手,那手掌就好像五指山一样抓在了男人的脸上,这男人想要挣扎还击,但是他的那么一点力量在沈重山的面前和之前小男孩对他的攻击一样显得苍白可笑,沈重山就这么抓着他的脸,掐住了他的脖子,一拳就砸在他的脸上,简单直接又粗暴,这一拳下去鲜血飙射,这男人仰头喷出一股血箭,血液中夹杂着两枚森白的牙齿,然后就这么软软地倒在了地上。

    沈重山看了一眼脚下努力地用衣服遮挡自己身体的女人,叹了一口气,没有去碰被吓坏了她,而是走到小男孩的身边伸手把他瘦弱的身体搀扶起来,用手擦掉了他脸上之前被男人打出来的鼻血,说:“很好,可以流血但是不可以哭,你要记得,作为一个男人,有些人是值得自己用生命去捍卫的,自己的女人和自己的妈妈,哪怕就是死在这了,你也要挡在你妈妈的面前。”

    小男孩倔强又坚定地看着沈重山,重重地点头,说:“我知道了!”

    沈重山笑着摸了摸他的头,说:“好样的。”

    做完这一切,沈重山才扭头对女人说:“你怎么样?”

    女人伸手把自己的孩子抱在怀里,摇摇头,不敢看沈重山,显然之前沈重山所做的事情虽然救了她,可也把她吓坏了。

    但凡是偷渡出国的人多半身上都有自己不可告人的秘密,这样一个女人孤身带着自己十多岁的孩子远渡重洋偷渡去国外,天知道她到底经历了什么,所以沈重山对她那种戒备和警惕并不感觉意外,叹了一口气,沈重山说:“你放心吧,我不会做什么的,你们只管自己就行。”

    说完,沈重山回去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半晌,才听见那女人小声地说:“谢谢你。”

    沈重山听见了,嘴角上扬,但是没有回应。

    旁边一直都冷静地看着一切发生的谦哥笑着拍了拍沈重山的肩膀,算是赞许,但他也没说什么,坦白的说,要是依照他的性子,刚才多半会当作没看见,但是沈重山去阻止了,他也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人嘛,总有一些事情是看不过眼的,有那个能力,可以帮一帮的,不说多图报恩,至少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而没有平静多久,舱门忽然被推开,三个身材魁梧的船员从外面走了进来,他们厌恶地看了船舱里的沈重山等人一眼,然后丢下一个如同垃圾袋一样的黑色袋子,转身就要走。

    opfg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