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782章反客为主
    一个打几个的都能叫做猛人,那么一个打十几个、打几十个呢!?

    在正常人的理解中,这似乎已经超出了科学所能解释的范畴,一个人经过后天的训练,他的速度、力量的确可以超出正常人许多,因此这样的一个人打寻常几个普通人并不是什么太难以接受的事情,但是量变是会引起质变的,当几十个人扑上来,你只有一双眼睛一双手和两条腿,你能挡得住前面和左边右边,那么后面呢?总有防范会疏漏的地方,而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一旦防范疏漏了,那么接踵而来的很可能就是毁灭性的下场。

    沈重山现在就已经感受到了这种毁灭性下场所带来的灾难,在人群拥挤之中,他已经分辨不清楚自己是把第几个人砸得满脸是血软绵绵地倒下去,也分不清楚自己周身四面八方围拢过来的攻击有多少真正地落到了自己的身上。

    沈重山感觉自己现在就好像是一块香喷喷的肉,而身上有无数的蚂蚁正攀附在自己的身上,他们渴望从自己的身上咬下一块肉来,吸走一口血,但哪怕他们只是这么拥挤着,沈重山都感觉自己的行动就好像在泥浆中进行,无比的困难。

    而接下来,沈重山一直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的。

    一把雪亮的首被沈重山抓在手里,拿着刀柄的人似乎完全没有想到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偷袭出手居然还会被抓住失败,他眼神惊恐地抬起头看着沈重山,恰好见到沈重山那双黑的发亮,如同黑洞一般几乎能把人的灵魂给吸纳进去的眸子。

    锋利的首锋刃割开了沈重山手掌的皮肤,鲜血淋漓而下,沈重山却好像丝毫感觉不到痛苦,他就这么抓着首的锋刃,将其从这名船员的手中给夺了过来,毫不犹豫,反手一刀

    首深深地刺进船员的胸口,船员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沈重山,但是不管什么事情都没有办法阻止他生命的流逝缓缓地,他倒了下去,很快就被淹没在其他船员的脚下。

    手中拿着沾血的首,沈重山现在就好像是虎入羊群一般,杀起了凶性的他几乎完全不在乎后果和下场,一刀一个,而对于那些膀大腰圆的船员的攻击,沈重山也几乎完全无视掉,反正你给我一拳,我给你的是一刀子,怎么算都是我赚!

    这种混乱持续了不知道多久,终于在某一个时间节点,有人受不了了,看着越来越多的同伴倒下去,而沈重山虽然承受了很多的攻击,身上到处都是鲜血,可他却好像完全不受影响一样,他依然站着,那如同铁塔一样的身影就好像被钢钉钉在了甲板上,没有谁能让他倒下,而倒下的都是企图让他倒下的人

    一声尖叫,有船员崩溃掉扭头就跑,而这么一跑,就好像引发了连锁反应一样,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是真的不怕死的,有人说世界上最疯狂的人是夹杂在疯狂的人群中完全践踏了道德和法律的人,但是事实上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人是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的人。

    沈重山站在这里,他就没有打算活着出去,抱着这样的信念,他比任何一名船员都强大,因为不管是哪一个船员,都没有那个勇气下定决心来和沈重山拼命。

    何必呢,这是大家伙的事情,凭什么让自己去拼命?

    这种想法,成了崩溃的导火索。

    几乎所有幸存的船员都喊着魔鬼,他们眼神惊惧表情惊恐,就如同是受到了惊吓的羊群,他们此时才发现,羊是他们自己,而沈重山是真正杀起羊来不眨眼的猛虎!

    当船员们后退着散开,此时人们才发现在沈重山脚下,倒了几乎整整一圈的身体,有些死了,一动不动,有些还活着,正不断地呻吟,相同的是他们都穿着船员的制服,身上都留着鲜血而沈重山的身上也在流血,在承受了这么多攻击之后,沈重山整个人看起来就好像是从地狱里走来的狰狞恶鬼,鲜血和淤青让他几乎变了形,身上的衣服早就已经被扯烂,光着上身的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每一次呼吸,那肌肉结实的胸膛上的伤口就渗出一股鲜血。

    沈重山丢掉了手中已经扭曲变形的首,抬起眼看着周围噤若寒蝉的船员们,开口说:“还有人要上吗?”

    人们看着地上躺了一地的同伴身体,没有人说话。

    沈重山转头看着在门口呆若木鸡一般的大副,抬脚走了过去。

    大副见到沈重山朝着自己走过来,他哆嗦了一下就想要跑,可是被吓得腿都软了的他才一迈开步子居然就感觉自己的腿软绵绵的用不上力气,一个踉跄就跌在地上,只能无助地看着沈重山靠近。

    “别,别靠近你别靠近我!我是大副!你不想上岸了吗!?我可以带你回到陆地上,把你送去目的地”

    沈重山走到大副面前,抬脚踩在依然还在喋喋不休的大副胸口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大副,嘴角上扬指着后面站成一圈却没有一个人敢轻举妄动的船员们说:“这些都是你的手下,但是他们现在似乎都不打算救你了。”

    大副眼神恐惧地看着沈重山,看着沈重山鲜血淋漓的模样,大副浑身都在颤抖,他可是亲眼看到沈重山是怎么一刀一个连续杀了四五个船员的,那些船员的尸体现在还躺在那里没有冷掉

    杀人!

    这是对于普通人来说多遥远的词。

    但是现在,大副却感觉距离自己无比的接近,近到了好像就贴着自己的呼吸一般。

    沈重山眯起眼睛看着眼前的大副,他是真的想要下手宰了这个东西,但是现在,却还不是时候至少,沈重山暂时不想彻底把这货轮上的所有人都得罪光,毕竟沈重山一个人是没有办法开展这么巨大的货轮到大洋的那一头的。

    想到这里,沈重山抬头看向不远处,而那边,谦哥带着一大群人浩浩荡荡地跑了过来,而跟着谦哥的人,全部都是之前已经上船的偷渡客。

    一大群人浩浩荡荡地在谦哥的带领下冲过来,而绝大多数人的手上都带着家伙事,最夸张的谦哥居然不知道哪里找了一把大菜刀,这菜刀大到估摸着去杀猪都够了,扛在本就显瘦的谦哥身上居然有一种令人哭笑不得的戏剧性反差感。

    当谦哥一行人来到食堂的时候,看到眼前的画面一个个都被吓得够呛,当所有人都明白过来这一切就是沈重山一个人做到的时候,他们看向沈重山的眼神就和看怪物没有什么区别。

    “这”谦哥也是错愕不已,他惊讶地看着满身是血的沈重山,说实话,这样形象的沈重山谦哥已经不是第一次接触了,但是每次见到,谦哥总是心惊肉跳,虽然明知道沈重山不会伤害自己,但是沈重山身上散发出来浓郁的杀气和血腥味还是让谦哥感觉有些不安,他是真的怕有一天沈重山杀红了眼,走火入魔到六亲不认的地步

    “全解决了。”沈重山笑了笑,看向谦哥后面的那一群人,有一些是之前他在蛇头的快艇上见到过的人,还有一些则没有见到过,估计是之前就上船了的偷渡客,之前上船来的偷渡客一个个大多面黄肌瘦精神不振,想想也是有道理的,在这货轮上,所得到的食物吃了之后别说营养,就是别闹肚子都算是身体抵抗能力不错了,加上住的环境那么差,怎么可能有好的身体和精神状态?

    之前沈重山让谦哥去办的事情就是鼓动其他的偷渡客一起反抗这些船员,沈重山捉摸着依他的力量就算是能把所有的船员都解决掉,但是开货轮他可不会,那么他就需要其他的偷渡客帮自己管理这些船员,让他们老老实实地开着船把自己送到目的地,否则这大海上,真的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沈重山再自信,也不至于狂妄到能脱离这艘货轮独自到达陆地的地步。

    指挥偷渡客把那些都老实起来了的船员一个个地看守了起来,而沈重山则和谦哥一起带着已经面无人色的大副走向船舱驾驶室的位置。

    通过楼梯来到驾驶室,沈重山见到在驾驶室的门口有两名船员站岗,只是见到大副在,他们也没有阻拦,而是表情奇怪地看着无比惨淡好像死了亲爹一样的大副带着几个不认识的偷渡客进入驾驶室。

    在驾驶室里,船长和副船长都在,他们正安逸地喝着红酒高谈阔论,对底下之前发生的事情完全没有任何察觉,而沈重山用了几分钟立刻让他们明白了这艘货轮现在到底是谁说了算,于是在沈重山的指挥下,货轮开始全速朝着目的地行驶,整艘货轮,到处能见到表情憋屈的船员在偷渡客们的监督和押送下开始工作

    ovan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