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807章没人能带走她
    所有人都有些担心地看向藤田左子郎不管是谁,被人这么说了,都会大发雷霆的吧?毕竟,这不但羞辱了藤田左子郎的穿衣审美观,更是羞辱了他是一个变态谁能忍这个啊。

    但是和所有人所想象不同的是,藤田左子郎仿佛并没有因为这句话而暴跳如雷,甚至连生气的意思都没有,他很平静地抬起头看着二楼的沈重山,那双漆黑幽深如同深渊一般的眸子中死寂得就好像枯萎的沼泽没有半点情绪波动,他平淡地说:“这种低级的刺激情绪的手法对我来说并没有任何作用,所以你可以放下你的小伎俩了,我已经感受到了你内心正在沸腾的战意,既然想要打一场,何必要忍耐呢,来吧,我赢了,你死,你赢了那是不可能的事情,而这一切,你只要把你身边的那个女孩交给我就能避免,我相信你是一个聪明人,不会做出愚蠢的选择。”

    沈重山伸手缓缓地抚摸着艾薇儿的脑袋,平静地说:“这个小女孩是几天之前我捡来的。”

    听见沈重山的话,艾薇儿仰头张嘴就想要去咬沈重山,但是紧接着,他后面的话就继续用那种平静的语气说了出来,“但是就算是一只流浪猫,养了一段时间也会有感情的吧,我不是石头,也做不出来因为自己内心的懦弱和害怕而把一个无辜的小女孩交出去的事情,或许你会,或许你们都会,但是你们怎么做是你们的事情,至少我知道我不会。我不知道你把她带走以后会怎么对待她,但是无论是锦衣玉食的供着,还是残忍地杀死,她既然在我身边跟着我,只要她不愿意,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带走她。”

    沈重山的语气很平静,就好像是在说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但是这平静的语气中却蕴含着不管是艾薇儿还是霍刚他们都从来没有在沈重山身上发现过的力量,这种力量,就好像是平日沉默的大海忽然掀起了惊涛,面对它的敌人会觉得如同面对海啸一样可怕,而背靠着它的自己人却会感受到如同山一般的可靠

    而沈重山的这句话,让藤田左子郎的眼色也阴沉了下来,他阴森地说:“看来你是做出了愚蠢的选择。”

    沈重山轻笑道:“或许愚蠢吧,但是我做过很多在别人看来愚蠢的选择,可至少这么做了,我内心是愉快的,愚蠢不愚蠢,不去做一做,谁知道?”

    的确,有些事情,不去做一做,你永远不知道结果会是什么。

    大家都一样,一个脖子上面扛着一个脑袋,没有道理这件事情你做得了,我做不了。

    沈重山抱着这样的心态,一路从杭城杀出来,杀得血流成河,现在到了英国,他依然不曾底下自己的头颅。

    男人的尊严,不容亵渎。

    藤田左子郎似乎也感受到了沈重山的真实想法,他轻笑一声,说:“有意思,真的很有意思华夏人,如今很少遇到你这么有骨气的了,因为那些有骨气的,都已经死了,那么今天你就成为其中一个吧。”

    话落地,藤田左子郎身上的斗篷无风而动,他身上的幽深如深渊一般的气势就在这一秒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此时就好像是从深渊中冲出的猛虎,凶残、狂暴、嗜血和疯狂,无穷无尽的负面狂躁情绪从他的身上爆发出来,现在的他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一头已经没有了理智的疯虎,他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可尽管如此,他给人最深刻的印象还是一个字强!

    强得可怕!

    这种强大并没有因为他站在原地不动而有丝毫的折扣,反而因为这种蓄势待发如猛虎一般的平静,显得更加深不可测,他身上的气势越来越强,他给周围人的压迫感越来越大,在他的身边周围,其他柔道武馆和跆拳道武馆的人很自觉地退开了很大的位置,几乎把所有人都挤到了墙角实在是因为站在他的身边,几乎压抑不住内心面对猛兽的那种恐惧,深怕他下一秒就把自己给杀了。

    站在二楼的沈重山给了一个眼神给周志清,他很自觉地拉着自从沈重山说出那番话之后就一直处于呆滞状态的艾薇儿跟着霍刚两人一起退到了练功房门口,他们知道,这一场战斗是属于沈重山和藤田左子郎的,他们还有底下的金炫成、矢野浩二这一帮人,都只能是看客。

    战场让开,沈重山一跺脚,整个人从二楼飞天而起,凌空的他看着底下抬起头看着自己的藤田左子郎,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相遇,此时此刻,也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什么,金炫成和矢野浩二他们居然同时感觉一阵没有来的狂风吹过了自己的脸颊,这狂风就好像一辆高速行驶的汽车用极快的速度从自己眼前冲过,带起的空气漩涡,让他们不得不微微眯起眼睛。

    就是这么一眯,沈重山已经直接冲下!

    二楼距离一楼的高度大概是三米五,四米不到的样子,而沈重山的纵跃足足有两米,两者相加,就是将近六米的高度,这六米冲下来,势能转变成动能带来的巨大力量加持让沈重山的击向藤田左子郎的这一拳无比的强大,甚至因为空气在沈重山的拳头前方因为被高速分割和压缩,居然形成了一声肉耳清晰可辨的音爆声

    拳头还没到,拳风已经先来了,面对这一拳,藤田左子郎抬起头来目光始终牢牢地锁定着沈重山,猛烈的拳风让他身上的斗篷抖动越发剧烈,就好像站在风口一样,猎猎作响的斗篷加剧了场中萧杀的气氛

    左腿微微后撤,藤田左子郎的两腿在地上支撑开形成了一个三角顶住他的身体,此时见状,所有人都吸了一口冷气,藤田左子郎竟然不打算躲闪,而是站在劣势的下方去抗衡沈重山这自上而下的优势一拳!

    说时迟那时快,其实一切发生在眨眼之间,沈重山的身体被地心引力拉扯着以极高的速度下降,而拳头成了他整个人的最前端,这一拳,和藤田左子郎的拳头在半空对撞!

    藤田左子郎站在地上,沈重山以斜冲的姿势凝在半空。

    两人的拳头对着拳头。

    此时,仿佛连时间都凝固了。

    咔啦

    这一声脆响,不是谁的骨头裂开的声音,而是藤田左子郎的身下地板龟裂开的声音!

    藤田左子郎的身上,那件斗篷忽然出现了一圈肉眼可见的涟漪,这一圈涟漪迅速地从上到下荡开来,最后消失在斗篷的末尾,那件斗篷就好像被人抓着很狠地抖了一下,发出砰的一声,无形的力量从这件斗篷上震开,在藤田左子郎的脚下,地面迅速龟裂开来,形成一道以藤田左子郎的双腿为核心朝着四周放射性散开的裂纹,只是在这裂纹的中央,斗篷尾部下垂,之前那无形力量震荡开来的位置,还有一圈锋利得就好像被利剑斩出来的细密沟壑

    藤田左子郎身上的这件斗篷毫无疑问是无价之宝,居然卸去了一大部分沈重山这一拳的力量。

    而此时,沈重山已经落了地,两人相隔五米的距离站好。

    无论是沈重山还是藤田左子郎,他们之前对了一拳的右手都下垂着,仔细看的话,都能看出来他们的双手在颤抖。

    钻心的疼痛从手掌上传来,这种疼痛刺激得沈重山精神更加清晰,他看着眼前的藤田左子郎,最后眼神聚焦在那一件斗篷上,这斗篷帮了藤田左子郎的大忙,也是他能站在原地硬抗自己占尽了便宜优势一拳的最大依仗,要不是有这件斗篷的话,藤田左子郎是绝对没有那个自信站在原地稳接下这一拳的,而更加让沈重山在意的是,既然这件斗篷有这样的功效,那么同样诡异的那个面具,又有什么神奇的作用?

    藤田左子郎甩了甩右手,声音有些嘶哑地说:“你比我想象的要强一些你的身体强度,似乎并不是你现在的实力能拥有的,看来你的确有那个实力狂妄不过现在,该轮到我了。”

    话说完,藤田左子郎站着的原地,忽然掀起了一阵黑色的飓风,这黑色的飓风,分明就是藤田左子郎抓着自己的斗篷散开的,他的身体从黑色飓风中冲出来,那一瞬间就好像是一道闪电一样,只是半个眨眼都不到的功夫,跨过了五米的距离,他已经来到沈重山的面前速度太快了,甚至于根本不给人反应的时间他已经来到近前,而这距离太近了,甚至于沈重山能清晰地看见那张面具上复杂诡谲的花纹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沈重山甚至能看到这张面具在笑,好像鬼哭一样的笑容

    无比危险的预警在沈重山脑海中炸开,这种危险的感觉,仿佛是一头猛虎已经把牙齿放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要是自己不躲开的话,下一秒,这利齿就会毫不犹豫地咬穿自己的脖子!

    plqx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