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809章那惊艳的一剑
    而此时一楼场中,就在沈重山手中持剑的那么一瞬间,就在金炫成他们所有人闭上被刺伤的双眼的一瞬间,仿佛王者降临,君临天下,所有如同狂雪一样拍来的锋利刀锋,顷刻全碎!

    烫!

    烫!!

    烫!!!

    沈重山从来没有这么烫过!他感觉自己的手上好像拿着一块被烧得通红的烙铁,这种灼热感,仿佛要把他的整个手掌和手臂都烧穿,他甚至能感觉到从手掌心通过手臂传递到自己四肢百骸的一股热流,这热流狂暴而凶猛,强大得仿佛星河倒卷,无法形容的壮阔和雄伟让他整个灵魂都被冲击得摇摇欲坠。

    就在灵魂即将支离破碎的那一瞬间,一声轻笑,自从沈重山的灵魂最深处传来,那种感觉就好像是沈重山的灵魂最深处,还有一个灵魂,只是那个灵魂在沉睡,现在,受到了这股热流的刺激,这冲天的热流在沈重山体内掀起了惊涛骇浪,但是这一切都因为这一声轻笑而平息了下来,就好像这股力量,只是为了寻找一个主人,这声轻笑,就是它的主人。

    一个声音在轻笑之后在沈重山的灵魂里响起,是那个声音,那个面对钱四的时候,沈重山曾遇见过的声音,那是失忆之前的自己!

    “你还是太弱了啊,强行支配原本的力量,会让你的灵魂受损的”那个声音说。

    “是你!!”沈重山怒喊道。

    “弱小的我给强大的我来吧。”那个声音说完,沈重山就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被另一个绝对无上的存在给取走了。

    沈重山睁开了双眼,这一秒,他不是沈重山,却也是真正的沈重山。

    沈重山的双眼之中,爆发出令人难以想象的光芒,这光芒,如同天上的太阳,明亮耀眼好像天神,在俯瞰大地。

    只是这一眼,漫天碎裂的刀锋彻底失去了所有的力量,变成无数的铁屑落在地上,哗啦啦,落满了一地,地面眨眼之间就铺上了一层铁屑与此同时出现的,还有隐藏在半空之中的藤田左子郎。

    他身上的斗篷已经不见了,而面上的面具,也出现了一道深刻的裂纹,仿佛随时都可能裂开两半,和那面具上的裂缝一样触目惊心的,还有藤田左子郎隐藏在面具后面惊骇欲绝到了极点的惊恐眼神!

    那眼神,就好像见到了鬼一样!

    “骷髅会的蚂蚱,真是烦死人了!”沈重山喃喃地说,说完之后,手中太昊剑落地

    这一剑,好像天地初开,分开了混沌,划开了天空大地的一剑。

    无法形容,就好像在漆黑的夜中,一道炽白的光芒从黑夜的最深最远处跨过时间和空间而来,从最原始的无限小的点,瞬间拉长成一条无限长的线,再从这条无限长的线,拉开扩张成一片无限广大的空间

    白,驱散了黑夜。

    剑光,劈开了世界!plqx

    一剑过,沈重山手中的太昊剑仿佛崩溃一般,散成星光,融化进空间之中,而那一剑,毫无阻碍,毫无凝滞地冲过了空气、空间冲过了藤田左子郎的身体。

    藤田左子郎的身体凝在原地,一瞬间就好像变成了一具蜡像,动也不能动。

    剑气还未完,冲进了墙壁,穿透了整座建筑,一辆车停在对面马路边,被这道剑气从中而过,轰!油箱被划开,剑气切割开汽车车身带来的灼热点燃了这些汽油,整辆汽车瞬间爆炸,而在马路对面的建筑是一幢六层楼的楼房,这一瞬间,墙壁上出现一道巨大的沟壑,这楼房周身方圆数十米范围内所有的建筑物上的玻璃同一时间碎裂!

    尖叫声,哭喊声,爆炸声,玻璃碎裂从高空坠地的哗啦声,这个世界从之前的寂静,眨眼之间,热闹喧嚣起来。

    而沈重山依然保持着挥舞出这一剑的姿势,他的身体僵硬在原地,只是手中已经没有了剑,沈重山的身体虽然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但是整个精气神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大口大口地喘息着,沈重山知道自己又取得了身体的控制权,刚才发生的一切他虽然没有亲身经历,但是那种灵魂在体内旁观看着自己的身体做出这一切的他,就好像亲身经历了那种惊天动地的力量,那种力量让人迷醉,让人痴迷,让人舍不得从中脱离出来那是一种,能掌控这个世界的力量!

    失忆之前那个强大的自己在出了这一剑之后就消失不见,沈重山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但是有了之前的经验,他知道那个灵魂,就沉睡在自己灵魂的最深处。

    缓缓地抬起头,现在的沈重山感觉自己的身体无比虚弱,这种虚弱感就好像是饥饿了很久很久在丛林中跋涉了好几天的人,他甚至感觉自己走路也走不稳,呼吸都在颤抖,眼前一阵阵的发黑,仿佛随时随地,他都会倒下。

    但是沈重山依然坚持着走到了藤田左子郎的面前后者依然看着他,沈重山能清晰地从藤田左子郎的瞳孔里看到自己逐渐靠近的身影。

    哗啦

    藤田左子郎脸上出现一条深深裂纹的面具这一秒好像终于坚持不住了,裂开两半,掉落在地。

    与此同时,藤田左子郎的脸也出现在沈重山的眼前。

    无法形容这是怎样一张脸,因为这张脸已经没有了五官。

    血肉模糊,好像整张脸是被烫烂了,然后被腐蚀掉之后带上了那张面具,整张面具随着脸上皮肉的愈合,和整张脸长在了一起,这种面具,是不可能取下来的,除非像是现在这样的情况硬生生地把它从脸上劈开,但是那个时候,戴着面具的人也已经死了。

    一张腐烂得没有五官的脸,只有代表着嘴巴和两个鼻孔的孔洞,还有就是唯一完整的眼睛。

    这样一张脸,比一部恐怖电影还要来的令人毛骨悚然。

    而此时,就在沈重山的面前,藤田左子郎的身体,从额头到胯下,一条笔直的裂纹出现,就好像被锋利无比的长剑从中间给劈开了,藤田左子郎整个人的身体变成了无比对称的两半,朝着两边倒下。

    哗啦,藤田左子郎变成了两半的尸体倒下,内脏和鲜血流了一地。

    藤田左子郎死了。

    沈重山早就知道,刚才那一剑的威力下,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生物能存活下来,更何况藤田左子郎本身就是首要的攻击目标?

    此时这武馆一楼门面被那一剑劈开的墙壁也跟着轰然倒塌,明亮的路灯从外面照耀进来,也惊醒了在场所有其他人。

    没有人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他们只是知道,明明上一秒还是藤田左子郎占尽了优势,但是下一秒,忽然从沈重山的右手上出现了一道猛烈的白光,那些白光刺痛了他们的双眼,让他们短暂地失明,接着耳边有爆炸和什么东西轰然倒塌的声音传来,再接着眼前的景象就变成了他们看到的这样

    “你用了炸弹!?”金炫成失声尖叫道。

    闪光,爆炸声不是炸弹是什么?金炫成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这样,他是来不及多想多看,而矢野浩二不同,矢野浩二第一个去寻找的就是自己师兄藤田左子郎的身影,当见到沈重山面前地上那一具被劈开两半因为内脏流出而显得干瘪无比的尸体时,尽管面目全非,但是矢野浩二还是一眼就认出来那就是自己师兄的尸体,他的瞳孔缩到了极限,干涩地咽了一口唾沫,此时的他只来得及对自己带来的手下说一句快走

    当矢野浩二带来的弟子手忙脚乱地推着他的轮椅朝着门口跑,当回过神来的金炫成使劲地转着自己的轮椅想要跑的时候,他们的身后传来沈重山的声音,“三天,三天以后,这个社区里只有华夏武馆一家,再没有柔道武馆和跆拳道武馆。”

    矢野浩二和金炫成闻言顿了顿,他们彼此看了一眼,默不作声同时逃离这里生意赚钱尽管重要,可是谁都不会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有再多的钱,命没了还有什么意义?

    所以他们算是默认了沈重山的决定跑吧,当看着藤田左子郎都死在了沈重山的手上,他们就已经明白,自己和沈重山不是一个层面的,这里不能生存,但是英国还很大不是?就算是英国也没有地方了,但是这个世界还很大不是?

    矢野浩二和金炫成他们走了,筋疲力尽的沈重山也一屁股坐了下来,现在的他只感觉累,四肢百骸都在颤抖,好像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在渴求休息,眼皮一阵阵地耷拉下来,沈重山忽然好像睡一觉。

    楼上传来了蹬蹬蹬的脚步声,霍刚四个人急匆匆地跑过来搀扶起了坐在地上的沈重山。

    “老大,你怎么样?还好不?”周志清关心地问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