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813章我想要
    在今天之前,沈重山从来不知道艾薇儿除了从自己偷刷银行卡之外居然还有唱歌这项隐藏技能更加重要的是,哪怕沈重山这个对音乐一窍不通的人,都能听得出来艾薇儿的歌声绝对是顶级的优秀,那种感觉不在现场的话很难形容,就好像整个身心都沉浸在这歌声的包围中,整个人都不由自主地沉迷了进去

    艾薇儿的歌声,通过音响环绕着每一个人,他们疯狂地呐喊着,随着音乐的高低起伏而激动,而站在舞台上的艾薇儿,这一秒就仿佛真正的公主,用音乐主宰着所有人。

    一首歌,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是享受愉悦的时间总是这么快,当最后一个字节落了地,艾薇儿站在舞台上,高傲地扬起了下巴,对着麦克风大声喊道:“贱民们,还不快为你们的公主欢呼!?”

    “嗷呜”一大群完全不在意自己的自尊心被践踏的外国人一个比一个兴奋地开始狼嚎。

    艾薇儿用骄傲的眼神扫视着全场,最后落在沈重山这边,事实上她早就发现了沈重山所在的位置,只是沈重山身边的那个狐狸精让艾薇儿公主殿下十分的不爽,所以艾薇儿并没有过去,而是选择了这么一种方式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其实在沈重山注意到艾薇儿的时候,兰冬秀也一直都看着那个之前就被她发现站在沈重山身边的小女孩,这种小女孩说实话,并不能给兰冬秀带来任何的威胁,可以说除了许卿之外,最了解沈重山的就是她兰冬秀了,她知道沈重山喜欢什么样类型的,而虽然现在的沈重山已经失忆了,但是一个男人的审美观和偏爱始终是不会变的,哪怕有,也不可能会产生太大的变化,因此兰冬秀能很笃定沈重山对这种还没成年的小花骨朵儿并不感兴趣。

    兰冬秀自然感受到了站在舞台上的艾薇儿眼神里的挑衅,轻轻一笑,年纪比艾薇儿大了十岁的兰冬秀并不在意这种小孩子的挑衅,她太小了,想要和沈重山有点什么,至少还要等上四五年,所以兰冬秀完全不介意。

    更何况,兰冬秀也并不确定艾薇儿对沈重山是小女孩对成熟男人的喜欢,还是一种对长辈的依赖,只是同样的是不管是哪种情绪,在这个世界上,出了许卿之外,没有其他女人能让兰冬秀避而不战。

    她轻声说:“这个女孩唱歌很好听。”

    沈重山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说:“其实就是一个问题少女,天天意淫自己是公主,开口平民闭口贱民的,古灵精怪的很,是个麻烦。”

    兰冬秀支撑着下巴有些醉意迷离地看着沈重山,嘴角微微上扬说:“你身边出现的女人,好像都不一般呢。”

    沈重山闻言愣了一下,赶紧严肃地解释说:“这是个小女孩,不是女人,还有,我身边可没有什么女人。”

    兰冬秀失望地说:“原来我在你眼里连个女人都不算啊。”

    “是女神。”沈重山大笑道。

    兰冬秀不说话了,咬着嘴唇波光流转地看着沈重山,忽然站了起来,凑到沈重山耳边轻轻吐着带着酒气的芳香口气说:“我想要了。”

    这个世界上,男人最想听见的,无非就是女人说想要。

    当然,最怕女人说的就是我还要这句话就不要再提了。

    沈重山是知道兰冬秀很奔放的,但是他再怎么知道,也不可能想到兰冬秀会奔放到这样的地步,他惊奇地看着兰冬秀,有那种男人初次尝到新鲜猎物的新奇和惊喜,也有那种对兰冬秀这种奔放的迟疑。

    兰冬秀仿佛猜透了沈重山的心思,她伸手抓着沈重山的衣领,说:“你放心,我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虽然上一次我没有流血,但那是因为我的第一次早就给了失忆之前的你我兰冬秀的身体,这个世界上只有你一个男人碰过。”

    再没有什么话比这更能刺激一个男人的荷尔蒙了,沈重山的眼睛都红了,他喘着气,捏着兰冬秀的下巴,笑道:“那么你这只馋嘴的猫儿,我们要去车上解决吗?”

    “车太小了。”兰冬秀显然不乐意,她有更好的办法

    衣领被兰冬秀抓着,沈重山跟着起了身,和兰冬秀一前一后穿过人流,渐渐地,沈重山怎么感觉兰冬秀去的方向不但不是酒吧外面,而且还是更深的里面当周围的装饰装修越发熟悉起来的时候,看着不远处闪亮亮的wc招牌,沈重山的小嫩脸都红了尼玛,在酒吧的厕所来?玩的这么大!?

    酒吧这种地方,千万不要把洗手间当成一个简单的排泄的地方,这么想的人你就太low了,在这种每个人都被酒精刺激得理智退散荷尔蒙占据顶点的地方,洗手间就是这些荷尔蒙爆棚的年轻男女发泄的最好地方,甚至在一些酒吧,洗手间没有那么大,于是一些奔放一些的人可以很轻松地随便找一个比较昏暗的地方就开始亲密接触

    不过,知道归知道,当沈重山见到兰冬秀也朝着洗手间去的时候,他内心的节操和羞涩还是让他有些不自在,不过这种不自在,很快就消失在自己眼前兰冬秀随着走动而扭动的翘臀上这儿的手感有多好,只有沈重山才知道。

    来到洗手间里面,万幸的是tnt的洗手间足够大,兰冬秀挺胸抬头地走进了男厕所里面,到是遇到了几个男的,但是这些男人并不因为一个女人来到男洗手间而感到惊讶,他们甚至很是羡慕地对沈重山竖起了一个大拇指,然后在大家心领神会的眼神中离开了。

    打开一个没有人的隔间,兰冬秀拉着沈重山就走了进去,小小的隔间里面因为放了一个坐便器再加上两个人站着就显得很拥挤,但也正是这种拥挤,让人和人之间的身体更大限度地接触在一起

    柔软而芬芳,沈重山甚至怀疑兰冬秀整个人是不是用香水洗澡的,怎么就能香成这样

    相比沈重山的羞涩和被动,兰冬秀就主动的太多了,她把沈重山抵在隔间的木板上,身体贴靠过来,丝毫不在意自己被沈重山占走了不知道多少便宜,她仰起头用自己的鼻子轻轻地蹭着沈重山的脸颊,兰冬秀是一个女人,一个很敏感的女人,她能感受到在这种程度的接触中沈重山的变化,甚至连脖子都起了一层小小的鸡皮疙瘩

    “很刺激,是吗?”兰冬秀轻声说,温热的气息扑在沈重山的脸上,带着一种如同催情药一般的效果,让沈重山感觉自己口干舌燥。

    何止是刺激,简直是太刺激了!

    沈重山看着兰冬秀,用最后仅存的理智说:“在这里,不太好吧?”

    沈重山是真的担心办到一半,尼玛的有人开门怎么办,这种隔间的门锁都是塑料的,质量可真的不怎么样。pq8d

    沈重山感觉自己被看去了是没什么,但要是兰冬秀被人看去了,尼玛的不是要杀人?

    兰冬秀却不知道沈重山的内心这么复杂,她攀上了沈重山的肩膀,气喘吁吁地说:“可是,人家已经等不及了”

    这句话,就好像是一根巨大的撞门木轰然一声撞在沈重山那扇叫做理智的大门上,大门艰难地嘎吱一声响声,防御力瞬间下降了无数个档次,而就在这要紧的关头,隔壁的隔间忽然传来了剧烈的喘息声和女人高亢的喊声,似乎完全不在乎外面是不是有人一样,居然就这样进入了忘我之境

    尼玛的

    理智彻底被粉碎的沈重山气喘如牛,他一伸手粗暴蛮横地抓住了兰冬秀的柳腰,咬着牙说:“跪在马桶上,背对着我!”

    酒吧里头,霍刚他们今天算是真真正正地体验了一把什么叫做有钱人的生活,什么好上什么,什么贵点什么,平时只是看看不敢买的,甚至连问都不好意思问的,今天一次性全部统统都满足他们,而这样的客户不管到哪里都是被高规格接待的,这不,酒吧的经理就来了好几次,还亲自送了一瓶好酒过来,而之前周志清垂涎了很久的女公关,此时正妖娆地躺在周志清的大腿上用嘴对嘴的方式给周志清喂水果吃

    正享受着,刘建新嘴里塞满了食物,喝了一口酒之后含糊地说:“你们说,老大知道我们这么花他的钱,他会不会把我们宰了?”

    刘建新的这句话,让大家伙的动作都凝固了下来,就连狗爪子消失在女公关衣服里面的周志清都没有继续撸那只狗爪子了,他干咳一声,没什么底气地说:“应该会吧?”

    霍刚闻言顿时感觉喝到嘴里82年的拉菲都不那么是滋味了

    话说完,大家的眼神都看向了坐在对面翘着二郎腿一身朋克打扮的艾薇儿身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