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889章生死一线
    从机舱中掉落下来,背对苍茫大地,面前是漆黑的夜空和瓢泼大雨,因为视角的关系,在沈重山看来,整个天空像是一个无限大的圆,而自己在圆的中心,从天空上落下的瓢泼大雨都倾斜着朝着自己落下,那是一种孤身一人对抗自然伟力的豪迈感

    自己的身体之上,漆黑夜空之下,一家巨大的武装直升机倾斜过来朝着自己压来,直升机的旋翼依然在轰鸣旋转着,呜呜的风声和打碎了的雨水形成茫茫的水汽在直升飞机的旋翼后方留下一道鲜明的轨迹整一架直升机压着自己一起朝着地面俯冲,而沈重山手中拿着手枪,对着追出来抓着舱门的骑士露出了恶魔一般的笑容。

    面具遮挡了沈重山的表情,所以骑士看不见沈重山的笑容,但是透过眼睛,他似乎察觉到了一些什么,那个瞬间,骑士整个人都绷紧了。

    这里是一百多米的高空,骑士自认为就算是他这么跳了下去运气不好都很有可能会活活地摔死,他不明白沈重山为什么在解决了安娜之后自己就自寻死路地跳下去了,所以他几乎是立刻追出来,但是抓着机舱的门,他看见的却是下方迅速坠入森林的沈重山还有那带着玩味笑意的眸子

    毛骨悚然!

    骑士下意识地感觉到大事不妙。

    但是让他憋屈的要吐血的是他根本不知道沈重山下一步要做什么,而那种危险的预感,又是来自于哪里?

    沈重山并没有让骑士等太久,之前从机舱出来的那一跳赋予了他足够的加速度,身体随着地心引力的拉扯迅速坠落地面的同时,他和直升飞机的距离也在一点点地拉开,终于,到了一个他觉得安全的距离了,于是沈重山抬起手,手中,正是那把已经没有了子弹的枪。

    沈重山缓缓地抬起手,然后重重地落下,漆黑的手枪如同一道精准无比的黑色闪电,从沈重山的手上电射向直升机机舱下方悬挂着的空对空导弹上

    一切的发生,不过是两秒钟而已。

    黑色的手枪被沈重山投掷出去,速度太快太快,而那一直都死死地盯着沈重山动作以防万一的骑士下意识地以为沈重山是朝着自己丢出的手枪,他下意识地腰部往后一闪,但是马上他就意识到这把枪轨迹有点诡异。

    这把枪的轨迹,是朝着他下方去的。

    骑士一低头,看见了在机舱下方悬挂着的导弹这一瞬间,他发出了一声惊怒到了极点的怒吼声。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黑色的手枪旋转着,穿过了很长的距离,撞击在了导弹的尖端精准地撞到了引爆点上,于是这枚已经被激活的导弹瞬间引发了一连串反应,最后的结果是在零点一秒之内爆炸了。

    轰隆!!!

    巨大的爆炸声压过了天地之间所有的声响,下雨声、旋翼旋转的声音、骑士的怒吼声,所有的一切,都被两枚导弹先后的爆炸声所压制了下去,然后漆黑的夜空,忽然被点亮了。

    绚烂无比的橘红色烟火炸开,两朵灿烂的蘑菇云,天地都在这一瞬间被点亮了一大半,黑红色的烟火升腾而起,整架飞机瞬间就被淹没吞噬在一片火海之中。q1wp

    而在那之前,沈重山早已经蜷缩着身体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冲击波。

    爆炸的冲击波如约而至,巨大的无形力量冲击在沈重山的身上,沈重山感觉自己好像是被一把看不见的巨大锤子给捶在了身上,紧接着到来的就是强烈的灼热感,那一瞬间沈重山明显感觉到周围所有的雨水都被蒸发掉了,连湿润的空气都跟着燥热了起来,这巨大的冲击波和燥热冲到身体上,沈重山张开嘴哇的一口吐出一口鲜血,而整个身体,被冲击波推得就好像一枚炮弹一样朝着地面以更高的速度冲下去。

    爆炸依然还在继续,子弹被点燃之后开始胡乱发射,而直升机的残骸和碎片跟那些子弹一样成了最危险的暗器,但是在沈重山空中完全没有办法,他只能咬着牙,死死地盯着越来越近,越来越大的地面和森林,希望自己的运气不错,能挂在一棵树上至少别直接给摔成了肉饼。

    沈重山下坠的速度越来越快,不知道多久,沈重山感觉到爆炸已经平息,周围天地之间的大雨依然如同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带着自己砸落地面,而这一百多米的距离,已经很近很近看着地面被迅速地无限放大,在空中处于失重状态下的沈重山咬牙坚持调整自己的姿态这一次着陆,难免要碰一碰运气了。

    森林之内,不乏十多米高的大树,甚至一些罕见的,更可以长高到二三十米之高,沈重山的运气不错,他努力地调整下坠的地点,终于他触碰到了一棵大树的树冠层,他的身体就好像是炮弹一样带着巨大的势能冲击下来,哗啦啦,沿路所有的树枝全部被沈重山刮了下来,而沈重山的身体也在这个过程中被伤得遍体鳞伤,每一次撞击,沈重山的身体就在承受一次摧残,越往下,树枝越粗,终于当一段足足成年人手臂那么粗细的树枝支撑住了沈重山的冲击力没有被砸断,而沈重山的身体也被撞得弹起来再落地,最终狠狠地砸在地面,掀起了一片雨水,当雨水还没来得及平静下来,血液就混合进了雨水中,沈重山的身体一动也不动地趴在被砸出来的深坑中,好像失去了呼吸一样,鲜血,不断地从他的身体下方流淌进旁边的水泊中,染红了树叶

    大雨依然在下,沈重山之上的森林,有一条笔直的明显通道能直接看到天空而没有树荫的遮挡,那是沈重山这一路摔下来的轨迹,无尽瓢泼大雨从这条轨迹中肆无忌惮地砸落,拍打在沈重山的身上,而沈重山,依然纹丝不动,似乎真的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