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897章视金钱如粪土的沈馆主
    听到沈重山的话,威斯汀夫人的眼睛都亮了,她激动地看着沈重山说:“准!真准!真是太准了!你真的会看相啊?没错没错,我的孙女啊,哎,都已经很大的一个女孩了,长得又漂亮,从小到大追她的男孩一直都不缺,我和她的父母从来不为她的男朋友担心,但是没有想到,她这么大的年纪了还不说结婚,我之前给她打了电话,她居然跟我说不打算结婚了,就是因为这件事情我天天在和她的爷爷念叨,让她一定要结婚,我还想要抱一抱重孙子的,所以才不留神在家里摔了,哎呀,这真的是我的烦心事啊,没想到你这都能看出来大师,你有什么办法能解决吗?”

    错愕地看着威斯汀夫人很熟练地喊出了大师这个极具华夏文化特色的称呼,沈重山咽了一口唾沫,感觉现在其实不但是国人对外国的文化接受度高了很多,连国外也受到了不少我们自己国人的思想,你看这个功夫,这个大师啊,还有这种人情世故啊什么的,不都是和国内一毛一样?

    干咳一声,沈重山有些腼腆地说:“我帮忙到是可以,不过威斯汀夫人,这个问题的结症不在你的身上,而是在你孙女的身上,所以想要解决的话,我觉得我需要和你的孙女接触一下,这样一来的话,或许我还有点办法解决”

    威斯汀夫人惊喜地说:“好好好,那我下午就会把我的孙女叫过来,到时候让大师你给她看一看大师啊,这件事情可就拜托你了,要是你能帮我解决掉这个麻烦的话,我一定会非常非常感谢你的!”

    沈重山笑眯眯地说:“不用客气不用客气,虽然我们是住在医院里面,但是这几天好歹也还是邻居嘛,我们华夏有一句话叫做远亲不如近邻,咱们既然是邻居的话就要互相帮助的。”

    话说到了这里,威斯汀夫人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她赶紧从自己的身上拿出一些钱递给沈重山说:“大师,我看华夏的电视,找你们大师来帮忙的话都是需要钱噢,不对,你们华夏的话说是意思一下,这些给你意思一下,你一定要收下。”

    居然连意思一下都知道!?沈重山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老太太,他觉得这个世界真的是发展的他有些看不懂了,一个七八十岁的外国老太太居然拿着一些钱一脸暧昧笑容地跟自己要意思一下

    干咳一声,沈重山严肃地说:“不行,威斯汀夫人,这个钱我不能收。”

    这钱当然不能收了,沈馆主这一波过来装了一次神棍可不是为了这点钱来的,开玩笑,沈馆主是那种贪财的人吗?熟悉他了解他的人就会知道,沈馆主根本就是一个视钱财如粪土的人!钱算什么?特别是在美女的面前,要不是看到了威斯汀夫人孙女的照片的话,沈重山还不如回去跟黑猫玩躲猫猫打发时间呢,谁有空来装神棍。

    “我虽然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人,但是我也不缺钱,更加重要的是,我学习的是我们华夏最正宗古老的八卦占卜之术,这种占卜术就算是在我们华夏都是最好最顶级最古老的那种,不过我们的传人很少,所以大家几乎都不知道,而我当初答应过我师父,轻易不会表露出自己会占卜看相,而且就算是用了,也绝对不利用它来赚钱,这是我做人的底线!”沈重山的话说得掷地有声,活脱脱地塑造出了一个视钱财如粪土,心中怀揣着执念和理想的好青年的形象来,看的威斯汀夫人两眼放光,她一个劲地点头说:“好好好,大师你果然是大师,这些话说的我心服口服既然不要钱的话,这些,这些你一定要带走。”

    说着,威斯汀夫人从自己的病床旁边抓了一大把别人送来的礼物啊营养品什么的

    看着眼前热情的威斯汀夫人,沈重山感觉自己要是再拒绝的话,就有点不识抬举了啊这里面有一盒营养品他早就听说了,老贵老贵了q59l

    沈重山抱着如同小山一样的营养品乐呵呵地告别了威斯汀夫人,关上门之后,沈重山还依稀听见了威斯汀夫人压抑着自己的兴奋给什么人打电话,内容大概是:“亲爱的,我跟你说,我遇到了一个华夏来的大师,小伙子长得不错,还会说话,更加重要的是我跟你讲,他还会看相”

    摇头晃脑地抱着一大堆营养品要回去自己的病房,沈重山一转头就看见一张熟悉的老脸挡在自己面前。

    “我曹,组长你没死啊!?”沈重山惊喜道。

    组长依然是那平淡的模样,点点头说:“我没死,不过”

    说着,组长低头看向了自己的左手,沈重山顺着组长的视线看过去,却见到组长的左手袖子空荡荡的,显然,组长丢了一只手臂。

    莫名的,沈重山心中有些难过,他腾出一只手来一把拉住了组长的右手,说:“走,我们进去说。”

    病房里,空荡荡的,霍刚他们都在武馆里面,现在是没空过来的,而黑猫也不知道跑哪里去玩了,沈重山拉着组长进门来关上门,放下了东西就认真地看着组长说:“组长,到底怎么回事?”

    组长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沈重山放下的一大堆东西,他意味深长地说:“先别说我,你到是还和之前一样,坑蒙拐骗的对象都越来越下作了。”

    沈重山干咳一声,有些不开心地说:“组长,怎么听这都不像是关心的话啊。”

    组长摆摆手,说:“好了,不跟你开玩笑,正如同你所看到的那样,这只手臂是我那一天和忒弥斯的战斗中丢失的,不过我丢的是手臂,他丢的却是脑袋,结果还算是可以接受,而且泰隆也没事,不过他受到的伤比较重,需要休养一段时间,暂时不能过来看你了。”

    沈重山抖着眉毛眉飞色舞地说:“组长,这一次咱们给组织抛头颅洒热血,连命都要丢了,组织不给点大奖励说不过去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