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899章我这是工伤
    听到组长的话,沈重山的脸一下子就又拉了下来,他不爽地说:“组长,你这就没意思了,我还什么都没事说呢我成了组长,你成了监察者,那么泰隆呢?”

    组长平淡地说:“泰隆的话我考虑过了,因为我刚去分会,所以我打算把泰隆带在我的身边,而且我也需要一个心腹手下帮我在分会那边站稳脚跟。”

    沈重山点头说:“有道理有道理,对了,组长,咱们组其他的人呢?我都没有见过,现在既然我成了组长,那你也叫他们出来见一下我这个新领导呗?”

    听到沈重山的话,组长沉默了一下,沉默中,那张脸上居然出现了一点尴尬而沈重山见到这尴尬的表情,他楞了一下,然后内心就忽然升起了很不好的感觉,他狐疑地盯着组长,缓缓地说:“组长你不是打算告诉我,我就是个光杆司令,这个什么分组从上到下就我一个人吧?”

    “”组长干咳一声,说:“虽然暂时上人手有些困难,但是你也要体谅组织,现在组织正是用人的时候,伦敦分会又是后方,一般也不需要那么多的人,所以很多分组里面的人都被抽调去了前线,现在的情况也是暂时的嘛,等组织上人手空出来了,就会给你安排手下来的。”

    组长说完老大半天却没有听到沈重山的回应,他抬起头来见到的却是沈重山冷冰冰的一张脸就这么充满了怨念地盯着他,组长打了一个哆嗦,他甚至能感觉到沈重山身上散发出来的怨气都快把附近的孤魂野鬼给召过来了。

    组长默默地撇过头去,不太好意思看沈重山。q79;

    “组长”沈重山幽幽地叫了一声。

    组长打了一个哆嗦,站起来严肃地说:“我今天过来就是向你宣布一下这个事情的,你的斗篷上一次战斗中已经损坏,我也代替你向组织申请了组长级别的斗篷给你,很快就会下发下来,过段时间再联系吧。”

    话说完,组长扭头就打算走,可是这么一转身,一只手已经把他的衣服给抓住了。

    组长转过头来,又被沈重山幽幽的充满了怨念的眼神给盯了一脸。

    “你就这么走了么?真的打算就这么走么?你忍心看着我一个人顶着个什么劳什子组长的名头在这里做个被人耻笑的光杆司令吗?”沈重山的声音好像是从地底的缝隙里传出来的,幽冷幽冷的让人打骨子里感觉到一股子寒劲

    组长义正言辞道:“胡说,谁敢耻笑你?身为组织的基层干部,你就代表了组织的脸面,谁耻笑你的话就是耻笑了组织,组织的威严绝对不容许任何人亵渎!”

    沈重山幽幽地说:“我自己都会嘲笑我自己的,组长,你好歹还有乔治泰隆和我呢,怎么轮到我了,就我一个人了?不行,我不同意,要么给我四个名额让我自己找小弟,要么这个组长谁要当谁当,我是不当的。”

    组长怒道:“组织的人事命令岂是儿戏?我在副会长面前费劲了口舌给你争取来这一次提拔的机会,你怎么不识好歹?”

    “得,给我个光杆司令当当现在成我不识好歹了是吧?我为组织出过力我为组织流过血,我为组织抛头颅连命都差点丢了现在就给个光杆司令当?还不如把这个组长的职位换成钱给我,我感激不尽啊。”沈重山也跟着拔高了声音不满地说道。

    组长瞪眼道:“你这是丢了西瓜拣芝麻你知道不知道?组织的任何一个任命都是有着深刻意义的,更何况是从普通的组员晋升到组长,我熬到这一步用了多久费了多少心思和血汗你知道不知道,现在你居然说一点钱给你就能换?”

    沈重山竖起四根手指说:“四个名额,要不然这个光杆司令我不要当,我还想去分会那边和副会长大人唠叨一下,组织这么做,伤我心了。”

    “”组长此时忽然肯定了一件事情,当初自己把沈重山给引入组织绝对是一个错误到了极点的选择!

    “顺道再跟副会长大人唠叨一下你和那个姘头的事情”沈重山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组长闻言勃然大怒道:“沈重山,你说什么!?”

    沈重山吓得后退了一步,警惕地盯着组长说:“组长,你想干啥?想打我?之前在黑玫瑰雇佣军的基地的时候,要不是我的话,大家早玩完了,我拼了命保下大家,结果你还想打我”

    组长的牙齿咬得咯吱咯吱响,他闷哼道:“别在这里假惺惺了,我知道你什么意思,四个名额不可能,最多两个。”

    沈重山竖起三根手指说:“最少三个,要不然就算。”

    组长阴沉地盯着沈重山说:“敢威胁我的人可没有几个”

    沈重山讪笑道:“别这么说嘛,都说男人四种最铁的友谊就是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还一起嫖过娼还有一起分过赃的咱们虽然没有同过窗吧,但是一起生里死里的战斗也算一起扛过枪是不是,虽然没一起嫖过娼的话,但是我们一起去洗脚了呀,还带你认识了那个小姘头,一起分赃这样的事情也没少干,这四种关系我们就发生了三种,咱们谁跟谁啊是伐啦?”

    “”组长无言以对地盯了沈重山一眼,闷哼一声说:“三个就三个,但这已经是我的极限了,你别企图再从我这里敲诈什么好处,我的容忍是有底线的。”

    沈重山干咳一声,慢吞吞地从枕头底下掏出一大把票据,腼腆地说:“不说起来我还真的忘了,组长啊不对,现在应该叫您监察者大人了,嘿嘿嘿,监察者大人啊,您看我这一次住院这些票我都留着了,谁给报个销?我这可是工伤,总不能叫我自己承担医药费吧?监察者大人啊,我都不叫你给我报了,但是起码给我带去分会单位那边,找财务说说?”

    组长根见到了鬼一样地看着沈重山,失声道:“你这个人,究竟厚颜无耻到了什么地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