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938章只是一招
    听完沈重山的话,奎奥的表情很精彩,他实在是想不通自己到底哪里露出了马脚被沈重山给看出了这么多东西来,最为重要的是沈重山所说的一切,正是事实原本的样子!

    奎奥并不知道的是原本若是只有沈重山一个人,他哪怕就算是神仙也没有多少可能仅凭之前所见到的那么一点点信息就推断出这么多还是如此精确的结论,真正让沈重山做出这些结论的,还是沈重山肩膀上的那只黑猫。

    这黑猫的鼻子可比天底下所有的狗加起来都要灵敏,是它嗅出了奎奥的身上那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然后警告沈重山之后,这一人一猫互相商量讨论最后得出的结论。

    很显然,这个结论已经无限接近了事实真相。

    只是被猜出了真相,又能怎么样?

    奎奥的眼神阴鸷而冰冷,他忽然嘿嘿笑了笑,一改之前的凶神恶煞,但是身上的气势和冰冷的杀气却有增无减,双眼毫无感情如同看着一具尸体一般地看着沈重山,奎奥说:“被你看出来了又怎么样?我就是对你承认了你说的都是对的又怎么样?没错,我承认你的确是有一些小聪明,要不然的话你也没有办法成为组织历史上晋升最快的组长,但是你要知道组织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组织现在面对的是什么情况,组织需要的是真正有实力的人,而不是只有脑子却没有武力的废物,你这样的小聪明或许能让你得意一时,但是遇上了我,你的这些小聪明在我绝对强大的实力面前又算得了什么?你知道为什么连总部都没有去过,正是的祭拜骷髅神都没有祭拜过更没有被长老院和骷髅王大人认可的你能进入秘境?你真的以为仅凭一个刚晋升没几天的分会监察者就有这个能力把你送到这里来?这是因为副会长欣赏你,而会长大人却很讨厌你,因为你属于监察者这个派系,而监察者却是副会长这边的人,会长大人会容忍自己的副手有那么多手下?来到秘境里面,生死有命,所以会长大人点头答应让你占用了一个秘境的名额,为的就是除掉你,本来我是打算让你再活两天,等我得到了骷髅神之血再慢慢地对付你,但是你居然自己上门来找死,那么也由不得我心狠手辣!”

    沈重山一直都等着奎奥把一大堆废话说完,等他说完了之后,沈重山才侧过头来用饶有兴趣的眼神看着奎奥,似笑非笑地开口说:“你知道不管是电视剧还是电影或者之中得意一时的反派都死于什么吗?”

    “”奎奥感觉很烦,因为他发现自己听不懂沈重山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什么电影电视剧和?这种东西他几乎全部没有接触过,你总不能指望一个堂堂骷髅会的成员浑身冒着杀气地坐在沙发上盯着电视等八点档的狗血韩剧上映但是相比之下,沈重山却能够三言两语地就道破他自己的所有计划,这种上下之落差让奎奥在沈重山的面前有一种智商被完全给碾压了的挫败感,自己想什么做什么,对方了如指掌,而对方别说想的是什么,就算说出来的话是什么意思他都听得云山雾罩,这怎么让人能开心的起来?

    “不用想了,你肯定不知道,我来告诉你吧,那些反派统统死于话多不过你稍微聪明一些,知道趁着跟我说话的机会拖延时间来疗伤,我之所以看着你表演不是因为不知道你在拖延时间疗伤,而是我觉得不管是受伤还未痊愈的你还是巅峰时期状态好到爆炸的你,对我来说都是一只蚂蚁,没有在乎一只蚂蚁是断了一条腿还是多了一对钳子,不是吗?”沈重山轻笑道。

    奎奥闻言勃然大怒,他尖啸一声,发狂道:“好好好!我奎奥加入组织十三年,亲手拿下的人头比你吃过的果子都要多,战场上九死一生归来的我居然有一天会被你比作是一只蚂蚁!今天我就让你看看,到底谁,才是蚂蚁!”

    话说完,奎奥身上的气势提升到了极致,宽阔的天地空间之间一股澎湃无比的激昂战意就如同一曲铮铮的琵琶曲,澎湃激烈又绵延悠长,那气势如龙,那气势如虎,包裹在奎奥整个人的身上让他看起来如同一尊真正的战神一般的恐怖,而这样的气势若不是在真正的战场上经历过九死一生的厮杀是绝对培养不出来的!

    气势席卷而其,和奎奥整个人一同,如同惊涛骇浪,朝着沈重山拍打而来。

    而面对奎奥狂暴的攻势,沈重山站在原地平静地看着对方的表演,一直等到奎奥的气势已经提升到了极致带着如同千军万马奔腾而来一般的气势冲杀而来,沈重山这才抬起手来在虚空,轻轻一招

    这一招刹那之间风云变色,星河倒卷!

    锋利无比的剑气从天地之间的四面八方,每一个角度每一个细微如尘的空间里喷涌而出,这剑气,俨有将着一片天地都化作三尺青锋的架势,气度森严的大气象就如同宇宙星辰化作了一片海,这一片大海就是星河,星河倒卷而去,卷起了奎奥的千军万马,那之前一秒还霸道无比的奎奥眨眼之间,人仰马翻,人在嘶吼马在惨叫,但这却丝毫不能挽回他的颓势

    奎奥保持着冲刺的姿势站在原地,那剑气汹涌而来也汹涌而去,眨眼之间消失不见,而奎奥身上的气势也随着他脚步的停下而消散于无形,就站在那里,保持着冲刺奔跑的姿势,奎奥的双眼看着沈重山。qobn

    “这是什么招数?你,到底是谁?”奎奥一字一顿地开口问,每说出一个字,奎奥眉心的鲜血就滴下一滴来,滴滴答答,最后竟连成了一条血线从他的眉心挂落衣襟,将他胸前大半的衣服用鲜血给洗了一遍。

    沈重山看了奎奥一眼,嘴角上扬,伸手从他怀里取出了一枚拳头大的玻璃珠,并未说话,转身就走。

    沈重山转身,身后,奎奥的尸体轰然落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