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951章最神秘的组长
    此时在现实世界的秘境入口外面,气氛显得压抑而紧张。

    包括监察者在内,一大批骷髅会伦敦分会的中高层干部围成一圈,眼神惊疑不定地看着不远处的那一扇铜门,此时铜门正发出嘎吱嘎吱好像是钢铁被扭曲的那种声音,铜门内虽然还是一片黑暗,但是在场的都不是一般人,甚至可以说是骷髅会伦敦分会的高层精英战力,以他们的目光看去,一眼就能看出来铜门内的黑暗虽然看起来很正常,但是如果仔细地去看去感知的话,就会发现那如同深渊一般黑暗的铜门内,密布着密密麻麻的裂纹

    这些裂纹,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完全空无一物的黑暗之中都能出现裂纹?

    这两个问题困扰着所有人,而最让他们不敢掉以轻心的还是在铜门附近一具人首分离的尸体,那具尸体同样穿着黑色的斗篷带着面具,鲜血流淌了一地,让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监察者再次看了一眼那具尸体,只觉得刚刚平复下来的心惊动魄又有复发的征兆

    和其他所有人一样,监察者刚才清晰地看见从虚空处凭空地飞来一道剑气朝着铜门内就斩过去,而躺在地上这具无头尸体的主人监察者也认识,他是伦敦分会天谴战斗部的部长,天谴战斗部顾名思义,主要负责的就是伦敦分会的一切战斗安排,如果说把骷髅会比作是一个国家政府的话,那么长老院是最高权力机构,统筹一切,而天谴战斗部则是军方的代名词,骷髅会有一个天谴战斗总部,而每个分会都有一个天谴战斗部,虽然是一个战斗部门的分支机构,可却是一个完整的缩影。

    在伦敦分会这样的大型核心分会,能当上天谴战斗部的部长,他的实力自然不容小觑,监察者从不惧怕过什么人,但是他自诩自己在这位部长面前,恐怕走不过十个回合,可就是这么一个综合战斗力在整个分会可以排进前五的人,他妄图想要去阻挡那一剑,却被那一道不知道隔着多么遥远的距离挥来的一道剑气如同切豆腐一般切成了两半,甚至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来更不用说反抗之力

    太可怕了。

    那一剑,直接吓得所有人闭嘴到现在,没有人敢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道剑气挥进了铜门内部,那无尽的黑暗中传来一声如同洪钟大吕一般的轰击声之后,一切归于死寂,然后铜门的扭曲嘎吱声和黑暗中能看见的裂纹,就更多了。

    “这秘境世界,只怕是要完了。”

    监察者听见这声音立刻转过头去,见到的却是第二组的组长约翰站在自己身边,监察者微微皱眉,这个第二组的组长来历很神秘,而且资格老的不像话,从他进入骷髅会之后晋升到了队长开始就已经听说这位约翰当了第二组的组长,到现在,他从队长变成了副组长再变成组长到现在的监察者,十多个年头过去了,连伦敦分会的会长和副会长都调动了两届,但是这位第二组长的位置却稳如泰山,按照到底来说,这么多年下来就算是约翰什么功劳都没有,但是毕竟从来没有听说他出过什么问题,十来年熬下来,只要不出问题,就算是靠着时间都能熬出头到分会或者是其他的分会去担任一个更高的职务了,但是这位约翰组长,当了十多年的第二组组长,不但自己的位置没有变化过,甚至他手底下的人也没有任何怨言,心甘情愿地给他当了十多年的小兵r2kn

    要说整个伦敦分会,监察者觉得谁最捉摸不透的,大约就是这位神秘兮兮的约翰组长。

    此时听到约翰组长的话,监察者也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意思,只能沉声说:“秘境是从来都没有出过问题的,今天这一场意外,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造成,之前已经把消息传到分会去了,副会长大人正在过来的路上,马上就等到,相信副会长大人一到,一切就能迎刃而解。”

    约翰组长神秘一笑,说:“那可未必,这秘境世界里面的秘密,别说我们分会的一个副会长,哪怕就是总部那边一般的人都没有资格知道,你说为什么会长不来而是让副会长来?副会长和会长现在争权夺势厉害着,这么一个机会等闲岂能错过?只怕是这里面有个天坑在等着,要是秘境真的出了什么事情,谁在这里负责谁就要倒霉,副会长以为自己白捡了一个好处,却不知道他还是斗不过会长,会长现在大约正在向总部的人汇报情况这件事情,有意思咯。”

    监察者一边听一边锁着眉头,约翰这一番话的意思并不难听懂,然而让监察者搞不明白的是约翰说这些话背后的目的是什么,自己是副会长的人这一点在分会内也不算是什么秘密,毕竟自己的第七组从一开始就是属于副会长管辖,而自己也的确是被副会长大人提拔起来的,如果说这是一个阴谋,约翰和自己说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也想要亲近副会长,借此机会讨好?

    很快,监察者就把这个可能性剔除掉了,不因为其他,就因为这么久以来,当了十多年第二组组长的约翰从来不参加任何一届会长和副会长之间争权夺势的斗争,这是所有人都清楚的事实,约翰也不可能忽然就选择倾向副会长那么,约翰背后的目的就需要思考了。

    监察者不说话,约翰却仿佛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意味深长地看了监察者一眼,用那依然平缓而温和的语调说:“不用想的太多,我对谁吃亏谁得好处,谁大权独揽一点兴趣都没有,我感兴趣的只是接替你位置的你的那个心腹,他给我一种很不一样的感觉如果你愿意听我的,不想你的那个心腹那么早被组织发现秘密,你就等会在他冲出来的时候去把他掩护下来,要不然的话嘿嘿嘿,我想,整个伦敦分会可能都有一场大乐子好看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