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1056章倘若我问心有愧呢?
    这是沈重山回来之后和许卿共度的第一个晚上,两人洗漱过后,沈重山抱着许卿躺在床上,他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只是看着许卿,而躺在他的怀里,许卿也抬头看着沈重山,两人就这么对视着,房间里面没有对话的声音,剩下的只有彼此的呼吸声,还有那几乎要浓成实质的暧昧氤氲。

    “好多次,我都以为你不会回来了。”许卿轻声说。

    沈重山笑着紧了紧怀中的佳人,轻声说:“我会回来的,不管在哪里,都会想尽办法回到你的身边。”

    许卿嘴角上扬,似乎很满意,她找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躺在沈重山的怀里,如同梦呓一般说:“如果你真的不回来了,我也不去找你了,你过你的生活,我做我的工作,我不会嫁人,也不会看别的男人一眼,等哪一天你要是又忽然出现在我眼前了,我就打你一巴掌。”

    沈重山低头问:“那这一次怎么没有打我?”

    许卿抬起头来,那灿若星辰的眸子里面全是秋水一般的莹润,她说:“说是一方面,可事情真的到了眼前,又是另一回事。”

    沈重山轻笑,抱着怀里的许卿,轻叹道:“这一年多的时间,我忘了自己是谁,也忘记了之前所有的事情,但是我却总觉得我应该活着,好好地活着,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可以苦一点累一点,但是必须活下来,因为感觉到有人在等我,很重要的人,比自己的生命还要重要的人。”

    在沈重山的怀里,许卿轻轻地颤抖着,她把脸蛋埋在沈重山的胸口不敢抬头,声音闷闷地从里面传来,她说:“你这人,怎么消失了一年多回来,变得这么油嘴滑舌的。”

    “爱听吗?”沈重山轻佻道。t:8u

    回应他的,只有许卿象征意义更大过实际意义的轻轻一拧。

    小别胜新婚,只是阔别了这一年多,沈重山和许卿共同度过的第一个晚上他们什么都没有做,看的出来许卿是真的累了,心里上的累比身体上的累有过之无不及,一年多的等待和煎熬,没有人知道她这一年多是怎么过来的,但是到了现在,她终于能够放下一切安安心心地好好休息,所以许卿很快就陷入了睡眠之中,她均匀的呼吸轻轻地扑在沈重山的胸口,那温暖和温热让沈重山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是如此的有意义,一切,不为天不为地不为苍生,为的仅仅是怀中的倾国佳人。

    沈重山感觉自己要是古代的皇帝的话,肯定是类似周幽王那种烽火戏诸侯只为博佳人一笑的昏君。

    只是这昏君于千古历史而言,自然是要被人唾弃和耻笑的,身为皇帝,他是个昏君,可身为丈夫,他却是史上第一情圣,这样的男人,对于任何一个女人来说都是致命的毒药。

    夜色越发的深沉,仿佛天地之间的一切都进入到了休眠之中,黑夜笼罩大地,万籁寂静,此时房间里面,沈重山却掀开了被子,松开许卿的手,轻手轻脚地离开了房间。

    带上了房门,沈重山上到楼上,属于叶浮屠和叶琉璃的房间,来到叶浮屠的房间里,没人,叶琉璃的房间里,只有叶琉璃自己躺在床上平稳地呼吸安睡着,若不是知道叶琉璃的情况,只怕是连沈重山都觉得她只是睡着了而已,但是沈重山却知道叶琉璃的性命,就在接下来不多的这二十多年之中被决定,一切,都看在他的身上。

    关上房门,来到阳台,果然,叶浮屠在这里。

    今夜,明月皎洁,坐在阳台上,叶浮屠手里拿着酒杯,抬头看着明月。

    虽然没有回头,但是叶浮屠却好像看到了沈重山的到来,他朗声说:“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千年之前诗仙李白是否和我一样寂寞,只能饮一杯无?”

    天气虽然已经初春,但这夜晚却还是凉的很,搓了搓手掌,沈重山来到叶浮屠身边坐下,不客气地拿过了他手上的酒杯仰头一饮而尽,笑道:“你的运气可比他好的多,他是高处不胜寒,天地之间能知他懂他成为他至交好友的没有,而你却还有我陪你。”

    叶浮屠斜眼看着沈重山,不满道:“你这话的意思是我还不够高处不胜寒的格?”

    “够够够。”任何时候都不要和一个已经微醺的人钻牛角尖,否则的话你肯定要吃亏,深谙个中道理的沈重山咧嘴笑嘻嘻地说,笑过之后,他脸上的笑容渐渐地消失,叹一口气,沈重山说:“我想,我欠你们父女的已经很多了。”

    叶浮屠面无表情地说:“欠?无所谓欠不欠,若是想要让你还人情的话,当初就不会拉你一把了,只能说是命运弄人,若是躺在那里的是我,我无所谓,可现在躺在那里的是琉璃,早知道如此的话,当时还会不会依然这样选择,我不知道。”

    沈重山也不见怪,点头说:“这话说的是大实话,琉璃重要过你自己,早知如此,事情或许不会变成这样,但是这个世界上哪里有那么多早知如此?太多的事情就是因为早不知,才演变成这样解不开的局。”

    叶浮屠仰头喝了一口酒,平淡地说:“我这一生,辉煌过,落魄过,站在九天云霄过,也跌落泥尘过,但是唯独不曾愧疚过,曾经我一直觉得我这一辈子走下来,对得起天对的起地,也对得起苍生,更对得起自己,我应该问心无愧才是,但其实不然。”

    话说完,叶浮屠转头幽幽地看着沈重山,眼神的深处除了那浓郁的沧桑之外,还有一抹深深的愧疚,他的语气变得很轻,说:“倘若我问心有愧呢?”

    沈重山抿着嘴唇,没有说话。

    叶浮屠苦笑一声,仰头再喝一大口烈酒,发泄一般说:“我问心有愧,我愧对琉璃,我不配做人父。”

    沈重山豁然站了起来,他严肃地看着叶浮屠,郑重地说:“琉璃,我一定救回来,无论付出任何代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