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1058章死性不改的沈重山
    人是会变的。

    随着人的阅历、经验的增加,感情世界也会很自然地发生改变,而这些改变,会直接导致对这个人的性格所产生一些潜移默化的改变。

    或许短时间内它并不明显,但是这种改变本身却是客观存在的不容抹杀,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会说人哪怕在成年之后,性格也会三年一变,特别是工作、生活环境变化越频繁的人,这种变化也就来的越大。

    现在的沈重山和当初在苍穹当老大时候的沈重山的确已经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几年来,他经历了太多常人可能一辈子都无法想象更不要说经历的事情,发生了这么多故事,经历了这么多的人,甚至还有一段长达一年多的失忆经历,这一切要说对沈重山没有任何影响,是不可能的。

    但是眼前最重要的,还是因为沈重山的胸腔内有一股复仇的怒火,他憎恨骷髅会,当时在国外恢复记忆和能力的时候,要不是叶琉璃的安危比一切都要重要,他会留在那里,屠杀每一个他看到的骷髅会成员。

    当然,如果真的那么做了,沈重山能否活着回来或许会是一个问号,但无论如何,他不会压抑着自己心中的怒火。

    这股怒火在面对许卿的时候,不能发泄,面对许远东、叶浮屠的时候,他不能发泄,可是现在面对冥刀,他仿佛找到了一个能寄托的媒介,他终于忍不住泄露出了这滔天怒火的一丝丝火焰。

    仅仅是这一丝丝的火焰,就让冥刀感觉沈重山彻底地变了。

    冥刀清冷的眸子里面没有任何恐惧,她就好像是一座亘古不变的冰山一样不带丝毫感情地看着沈重山。

    “你走吧。”沈重山淡淡地说。tcur

    冥刀闻言,骄傲地微微抬起下巴看着沈重山,说:“你这个失败的男人!”

    这话,就好像是一把刀子刺在了沈重山最柔软的地方,他豁然抬起头来盯着冥刀。

    “难道你不失败么?自从离开了苍穹组,你处处都需要靠着女人,楼下睡着的这个女人,给你带来了荣华富贵,而为你昏迷过去的那个女人,更是为了救你而生死不知,要不是她的话,可能你早就已经死了,到了现在,你自己没有去报仇,反而把怒火发泄在我这个女人的身上,你说你这个男人失败不失败?”

    冥刀的声音,句句如刀,扎在沈重山的心上。

    沈重山的表情阴冷的可怕,“今晚你的话,好像特别多啊。”

    “但是我一个字都没有说错,不是吗?失败的男人,不管你有什么理由什么借口,你都已经不是以前的你了,我之所以这么说,不是因为你的态度和神情跟以前不同,而是现在的你总是瞻前顾后,畏首畏尾,以前你身上的果断和勇敢还有那份天塌下来你能扛着的狂傲,全部都不见了,我早就说过,这些女人会是你的拖累,你不相信,现在你知道了,这些女人还是成为了你的拖累,她们拖累得你不敢放手去做,有了后顾之忧,让你害怕失败,然而就是在这样的害怕失败中,你变得越来越失败,要我说,你这样的废物,去死就是最好的下场和归宿,活着只是让人生厌而已。”

    冥刀极少连续说这么多的话,但是今晚的她腹黑毒舌起来却显得格外流利,那好像刀子的话一句接着一句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你这个娘们这么讨厌?”沈重山怒声说。

    冥刀嘴角微微上扬起一个极具嘲讽意味的弧度,她冷冷地说:“那是以前的你在我看来多少还算是一个不那么失败的男人,但是现在不同了,现在的你,一败涂地,是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

    回应她的话的,是沈重山呼啸而来的拳头。

    冥刀灵活地闪身躲过,而面对沈重山狂风暴雨一般的攻势,冥刀的身姿就好像是激流中的一叶扁舟,虽然危险,但却总能在关键的时候险之又险地避开,冥刀也不是没有反击,只是面对沈重山越发狂猛霸道的攻击,冥刀多数时候都只能防御。

    可是冥刀是什么女人,这个女杀手的凶悍简直比任何猛兽都要凶猛,她的概念中,永远没有纯粹的防御,只有进攻,她相信进攻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防守,事实上这也是沈重山灌输给她的概念,根深蒂固,哪怕是到了现在,当被沈重山的攻击激怒了之后,冥刀凶悍地彻底放弃了防御,开始和沈重山硬拼。

    两人的身影就好像是幻影一般不断地在天台上闪烁腾挪,看不见他们交手的身影但是却能清晰地听见空气中他们交手的时候爆发出来的砰砰闷响声,那闷响声就好像是皮鞭在空气中抖动发出的音爆声,噼啪噼啪,代表着两人用的力量已经达到了超出常人想象的地步。

    这样的高频率交手持续了足足十多分钟,终于,冥刀闷哼一声,她的胸口被沈重山拍了一掌,而沈重山也被冥刀一脚扫飞出去,跳开老远,两人的交手也到这里适可而止。

    冥刀冰冷地看着沈重山,愠怒道:“你没有用全力!”

    了解沈重山的她很清楚,依照现在沈重山的实力,那一掌打在她的身上完全可以一掌把她拍死,无论如何,不至于这么轻飘飘地没有任何受伤。

    而相比冥刀,沈重山就倒霉多了,毕竟冥刀可没有手软的意思,被扫中了一腿的他龇牙咧嘴地后退了好几步,感觉被扫中的大臂上阵阵疼痛,估摸着是要脱臼了,他闷哼一声,说:“你以为我真的疯了?我知道你只是在激发我的斗志而已,怎么可能真的对你下手?”

    冥刀仿佛被踩到了尾巴的猫儿一般怒道:“你不要自作多情等等,你刚才为什么故意打我的胸口!?”

    低头看了一眼自己高耸胸口的衣服上还留着某人的掌印,冥刀的一双眸子骤然变得如同冰晶一般冰冷,她低沉的声音好像九幽落来的雪花,“沈重山,你还是死性不改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