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1062章这里还有,要吗
    西凤边境,既然是边境了,那么自然是比较偏远的,经过了长达四个半小时的飞行之后,沈重山到西凤省国际机场已经是下午四点,因为还要马不停蹄地赶到大风县,而从地图上查询得知大风县距离自己现在所在的机场至少有将近三个小时的车程,沈重山并没有在机场逗留太久,直接就包了一辆车,朝着大风县行驶而去。

    机场并不缺乏这种等生意的包车,沈重山找到的是一个看起来面相挺憨厚忠实的中年男子的车,两百二十多公里,算上高速和省道将近三个小时的车程,两千块钱的生意在西凤边境这个经济并不发达的省份已经算是一趟肥差了,所以这师傅很热情地和沈重山一路聊天,那浓重的西凤口音让沈重山听得有些吃力,来往几句话,这师傅看出来沈重山不太乐意说话的样子,也就闭嘴不吭声只管自己开车。

    托国家西部开发的福,哪怕是在全国经济排名倒数的西凤边境,这儿也已经通上了四通八达的高速公路,只是那大风县是一个边陲县城,加上也不是什么贸易集中的地方,所以到了半道上,需要从高速公路下来走省道。

    车子下了高速公路之后速度立刻就慢了下来,沈重山看着两边漫漫的黄土,泥尘飞扬,这是在沪市和杭城都很难见到的景象,特别是这里地广人稀,往往十多分钟都不一定能见到路边有什么建筑,能看到的只有一条省道穿行在黄土地里,还有两侧的绿化带。

    西凤边境民风彪悍,哪怕是在建国之后很多年都时常有一个古老的职业横行,那就是土匪这里的民风彪悍到了什么地步?彪悍到随便一个村子的村民可以扛着自己的锄头和猎枪,然后在马路上设卡强行索要过路费这种地步。

    虽然近些年这种情况变得很少了,但难免路上不出点幺蛾子。

    沈重山之前对这里是有一些了解过的,对于这种情况他是不怎么担心,但没想到的是,偏偏这种事情还真的就发生了。

    不过,沈重山遇到的是升级加强版的。

    砰,随着一声闷响,沈重山所在的车子忽然就失去了平衡,开车的师傅也算的上是一个老司机,临危不乱的他死死地抓着方向盘,没有一脚踩死刹车,而是很富有技巧性地点刹,慢慢地控制着车身的平衡然后降低车速,在车子高速行驶的过程中忽然爆胎,事实上最可怕的不是爆胎本身带来的危险,而是车辆失去平衡之后司机踩死刹车,这种时候车辆就非常容易因为巨大的惯性失去平衡而翻车。

    车子停下之后,师傅和沈重山一起下了车,回头看去,只见到那路上,很明显地撒着一排的地钉,这种玩意不可能是意外散落在这里的,唯一的解释就是有人故意把地钉撒在道路上,等着倒霉的车子开上来之后爆胎。

    “娘咧,遇到霸王咯。”司机师傅脸色发白地说。

    霸王是本地的土话,用比较通俗易懂的解释来说就是遇到拦路敲诈的了。

    果然,之前还不见人烟的道路两侧,忽然跑来了三个膀大腰圆的男人,这三个男人一路一晃地走过来,为首的那个隔着老远就咧着嘴用本地话说:“怎么的,爆胎了?”

    司机师傅忙高声说:“是的咧,不过没事,车里有备胎。”

    司机师傅用的是本地话,那三个人听见之后表情就有些谨慎了,一般这些人针对的都是来西凤边境自驾游的外地人,外地人在这种地方人生地不熟,吃亏了也只能自认倒霉,而相比之下,本地人就不太好对付了。

    司机师傅显然很懂里面的套路,他小声地对沈重山说:“大兄弟,这些人都是本地的流氓,他们发现你是外地人肯定要敲诈你,你别惹事,给点钱打发了就算了,一般几百块一千块就差不多,他们也不会太过分,千万别犟,这些人凶的很。”

    沈重山笑了笑,说:“好。”

    出门在外,破财消灾,能不惹事就别惹事,能给钱解决的事情就别动手,这是一般人出门必须要明白的准则,只是老沈的钱是那么好抢的?对于出门在路上没捡到钱就算是亏了的沈重山来说,你想抢他的钱?问问他的拳头答应不答应。

    所以,沈重山其实已经做好了揍人的准备了。

    说话之间,那三个人已经走了上来,还是为首的那个嘿嘿一笑,说:“怎么也不小心点,你看这轮胎爆了多麻烦,要不要我们几个帮忙?”

    司机师傅赶忙上去散烟,他呵呵笑道:“大哥,我是怀龙县的人,娘家也是大风的,就不辛苦你们了,这事我们自己解决。”

    那为首的接过了烟,很自然地看了沈重山一眼,见到他身上背着的包,眼睛一亮,说:“外地的?”

    司机师傅人不错,刚要帮着解释两句,就听见沈重山笑眯眯地回答说:“是,刚下的飞机。”

    就没见过这么老实的!司机师傅内心叹了一口气,觉得这个小伙子要挨宰了。tgwe

    一听见沈重山果真是外地的,那三个人对视一眼,为首的那人一扭头,连掩饰都懒得掩饰了,直接对着沈重山伸出手说:“来我们这外真是好,我们最欢迎你们这些外地人来玩了,既然来了,先交个过路费吧,也不用多,我们兄弟三个人,每个人给个三五百也差不多了。”

    每个人三五百,三个人就是一千多了。

    而沈重山,听见这话却完全不见恼怒,他甚至很自然地从身上背着的包里面随手拿出了一捆崭新的钱,从里面抽了五分之一大概二十张的样子,好像没看到那三个人眼珠子都瞪大了的表情,甩了甩手上的两千块,崭新的纸钞在空气中抖得哗哗响,他说:“两千,够不够?”

    够不够?

    打劫的哪里还有够的道理!?

    在场包括司机师傅在内,四个人都觉得眼前这个外地人莫不是一个白痴?

    “不不不,我刚说错了,我们每个人都要这么多!你手上的都给我们!”为首的那人赶忙说。

    沈重山闻言一笑,又从包里拿出一捆来,说:“这里还有,要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