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1067章偷猎者
    古老的丛林深处,这里失去了一些人类的踪迹,好像几千上万年来,这里始终都保持着它最纯天然的一面,没有人为的破坏,也没有任何现代科技的痕迹。

    林深树高,沈重山脚下踩着松软厚实的树叶,其实当他进入到这种深度的山脉之后,脚下已经踩不到真正的土地了,放眼望去,茫茫的全是拥挤的森林树木和灌木丛,而脚下全是或新鲜或腐烂的树叶,松软无比的树叶和藤蔓让沈重山感觉十分不好,因为在这样的环境下,沈重山根本无法判断脚下的树叶里面是不是藏着一些带毒的小可爱,要是被这些小可爱给来上一口,可不是什么舒服的事情。

    更可怕的是,现在沈重山被空气中那种淡淡的威压压制得只能动用不到百分之三十的实力,过了大半的实力折扣让沈重山很不适应,不过这没有办法,他意识到这是神的寂灭之地的特殊力场,是完全没有办法避免的。

    周围的森林虽然看不见任何动物,但是奇怪的是天地之间却并不安静,时不时地能听见鸟鸣和兽吼,还有动物从头顶上的树冠之间飞跃的声音,万籁寂静,可那些动物们,可并不安静。

    因为长时间没有人类踪迹的缘故,这里不管是野生动物还是野生植物的资源都非常丰富,而这种丰富必然会带来从事一种特定职业的人来到这里,那就是偷猎者。

    沈重山本以为这座山脉之中他不会遇到人类的痕迹,可是当他听见一声不远处传来的枪响的时候,他立刻就意识到了总有些人是真的不怕死的。

    原本沈重山不打算多管闲事,可是他这一路要前行的目的地首先就是找到叶浮屠说的那条溪流,然后顺着溪流进入到山脉的更深处才能找到真正的目的地,而那些偷猎者开枪的方位,恰好挡在了沈重山的路上。

    没有多久,沈重山已经能够听见几个男人欢呼的声音,拨开了眼前的灌木丛,沈重山清晰地看见有三个穿着冲锋衣背着各种装备和猎枪的男人正一脸高兴地蹲在一头倒在血泊中的猎豹身前。tksf

    “运气不错,第四天就遇上了这猎豹,看这个毛皮的成色,没有经历过什么战斗也没有外伤,完全可以剥下一张完整的皮下来,这一趟的路费算是有了。”为首的一个大约三十多岁的魁梧光头汉子拿着枪,熟练地翻动着猎豹的尸体,见到这猎豹的尸体没有什么明显的外伤,整个皮毛非常整洁干净,高兴地说。

    另一个瘦小的男子嘿嘿笑道:“头,这里可真是个好地方,可笑独眼狗那个胆小鬼还不敢来,说什么这里邪乎的很,不过这样也好,那些胆小鬼不敢来,才有这么多的货,这一趟下来,咱们可都能发财了。”

    光头大汉用一个钩子把猎豹钩在一棵树上,拿出了猎刀,一刀刺进了猎豹的脖子,然后竖着刀锋很熟练地一刀划拉到底,从猎豹的后庭处拉开,只见到他在猎豹的四肢处格子划了一圈,他伸手拉着之前从脖子处划开的伤口,然后猛地往下一拉,就见到一整张猎豹的皮轻而易举地被他剥了下来,光头大汉冷笑一声,把皮丢给了瘦小男子,说:“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那个独眼狗本来就是半道出家,听说以前是干摸金的,发的都是死人财,后来在陕南一个古墓里头好像出了事,这才洗手不干转了我们这一行,他见过这些东西,对这些玄玄乎乎的事情忌惮一点也能理解,不过咱们都是刀口上舔血的人,身上的煞气重的很,邪乎怎么了,一般的邪物根本不敢近身。”

    此时,一直没说话的另一个高瘦男子忽然抬起头看着树冠,惊恐道:“我曹,那是什么?”

    光头大汉和瘦小男子跟着抬起头看去,却见到一条足足成年人腰那么粗的大蟒正缠在树梢上,那一双灰色毫无感情的冰冷蛇瞳真盯着他们三个人,粗大无比的蛇信子缓缓地吐动着,仿佛随时都可能择人而噬。

    坦白地说,这么粗这么大的一条蛇盘踞成一团盯着你,不管是谁来,都会有极大的心理负担。

    光头大汉也皱起了眉毛,他们这些偷猎的虽然喜欢遇到猎物,但那也要看是什么,比如猎豹和老虎狮子这种珍惜又值钱的东西是他们最喜欢遇到的,可类似大蟒这种,真的是个麻烦,主要是蟒蛇这东西力大无穷,而且杀起人来比什么猛兽都凶狠,一般的子弹最多只能打伤它,想要打死它却是很难的事情,更重要的是,这玩意根本不值钱,没有人会要,所以对于他们这些偷猎者来说,蟒蛇是他们最不愿意遇到的猎物之一。

    “走!”光头大汉果断地下了命令,身为一个资深的偷猎者,他比绝大多数动物专家更懂动物,他知道恐怕是之前猎杀身边的这头猎豹散出的血腥味引来了这条蟒蛇,而对于蟒蛇来说,唾手可得已经死去的猎豹显然比他们这三个大活人更具有吸引力,只要他们慢慢地离开,这条蟒蛇不会追来。

    随着光头大汉的一声令下,三个人开始慢慢地后退,而那条大蟒蛇依然盘踞在树梢上,果然没有追下来的意思。

    见到这一幕,这三个偷猎者也松了一口气,蟒蛇不比其他,他们手上的猎枪的作用无限被缩小,能不起冲突是最好的。

    只不过让沈重山也没想到的是,这三个人后退的路线竟然正好是朝着自己这个方向来的。

    皱起眉头,以前在国外做雇佣兵的时候没有少在深山老林里执行任务,这些偷猎者的习性他清楚的很,别的不说,光是他们刚杀死的这头猎豹就足够判他们好几年,做这种犯法的勾当,他们的警惕性比任何人都强,一旦遇到了外人,肯定是要灭口的。

    毕竟在深山老林里,杀死一个人和杀死一头动物,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差别。

    而就在沈重山考虑先下手为强干掉这三个人的时候,那树梢上的蟒蛇,猛地动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